笔趣阁 > 八十年代的小媳妇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领养失败

第三百二十九章 领养失败

 热门推荐:
    不就领养个孩子吗?哪来的这么多条条款款。我看别人家随便捡个孩子,不是照样养吗?

    牛娃自言自语小声的嘀咕着,一脸的不耐烦。

    张晓琴迫不及待抢着回到:“可以可以可以,院长,如果没有别的事,现在可以带我们去看一下孩子们吗?”

    “行行行,不过办领养手续之前,我们还会再向有关部门确认一下你们的情况。”院长合上桌上的本子,起身准备带她们去选孩子。

    那几年生活条件不好,再加上计划生育严,健康的男孩不好找,健康的女孩一抓一大把。

    这福利院是人满为患,院长是盼前来领养的人盼得望眼欲穿,所以这些前来领养的人,院长都是视为座上宾。

    “可以,领养手续我们不着急,我们先去把孩子选好。把事情先定下来,先和孩子培养培养感情也好。”

    张晓琴说话很圆滑,院长是听得乐呵呵,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两人跟着院长一起来到孩子们玩耍的院子里,院长叫助手把孩子们都叫到跟前来。像上体育课一样排成一队,站在她们面前。

    男男女女,高高矮矮,参差不齐的站了好长两排。有眼睛有问题的,有腿脚有毛病的,当然也不少四肢健全、一切都正常的孩子。

    院长拍着手,用很和蔼可亲的语气对孩子们说:“孩子们,快叫人。”

    “叔叔好!阿姨好!”孩子们齐声喊到,可以看出,福利院对她们管教有方。

    张晓琴看着听着这些稚嫩的声音,看着这一张张可爱的笑脸,她心里美滋滋的。

    “你们好,阿姨给你们买了些糖果,这就分给大家。”她从牛娃手里接过糖果,走到那些孩子跟前,把袋子里的糖果分发给他们。

    发完糖后,她回到院长身旁,笑着说:“孩子们好!院长,这些孩子都好可爱呀!”

    “是啊!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为什么那么狠心,将他们遗弃。好了,你们选吧!选好了我们这边就尽快帮你们办手续。”

    “誒!谢谢院长。”张晓琴转身对牛娃挤眉弄眼,催促着他赶紧去把付娇蓉给找出来,“木头,愣着干嘛?还不快去选。”

    牛娃跌跌撞撞走到那些孩子面前,开始寻找付娇蓉的身影。

    这些孩子,就像商品一样,站在那里等着买家来挑选。

    牛娃围着孩子们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付娇蓉的影子,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回过头去再继续找了一遍,还是无果。

    他垂头丧气的回到张晓琴身旁,皱着眉头冲着张晓琴摇了摇头。

    张晓琴压低声音急问:“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院长看出牛娃的表情不对,也追问:“怎么了,没选到满意的?”

    “这……不……”牛娃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院长的话。

    “这些孩子个个都聪明睿智,你们放心,都是些省心的孩子。当然,这些也都是些可怜的孩子,你们领养她们,不但可以满足你们做父母的心愿,也是在做善事。”

    院长在一旁不停的说好话,她是担心牛娃他们没相中。

    “你说话呀?”淑梅急得快抓狂了,眉头紧锁着问牛娃。

    牛娃支支吾吾,“这……”

    张晓琴是看出他有难言之隐,转身挤出尴尬的笑容对院长说:“院长,我们商量商量。”

    院长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回到,“行,这也不是什么小事,也不能太草率,你们好好商量,想清楚再决定。”

    张晓琴赶紧把牛娃拉到一旁,气得喘着粗气。

    “你这是怎么会事呀?叫你找你亲闺女,你磨磨唧唧干什么呀?要是我认识,哪里还轮得到你在这里瞎磨叽。”

    “不是啊,这里边就没有娇蓉。”

    “什么?没有?怎么会没有?你是不是把她送到这家福利院的?”

    “是,当然是,不是六个月前我还来看过吗?她还好好的在这里,可今天这些人里就是没有她。”

    张晓琴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嘀咕着,“难道她生病了,所以没有出来……更或者被……被人领走了……”

    她急得跑到院长跟前,急问:“院子,福利院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了吗?”

    院长把视线移到一边的助理身上,用眼神给她示意,助理赶紧回到,“院长,所有孩子都在这里了,一个也不少。”

    “都在这里了?不可能……”张晓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赶紧把牛娃拽过来,拽到院长跟前,“你快给院长形容一下,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牛娃唯唯诺诺的向院长形容到,“就是皮肤有点黑,眼睛小小的,个子差不多这么高,大概四五岁的女孩子。”

    “院长,这个女孩去哪里了?你们知道吗?”张晓琴赶紧附和着追问。

    “不是,你们这样形容,进进出出的孩子这么多,我们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是哪个孩子呀!你们这是非得领养那个孩子吗?”

    张晓琴急得在原地团团转,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怎么办?怎么办?”

    牛娃害怕的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要是他能隔三差五来看看孩子,就不至于找不到了,哪怕是一个月来看一次也好呀!这下好了,孩子不见了,张晓琴还不把他皮给拔了。

    “院长,你们这里应该有合影,或者是每个孩子的照片吧?”

    “当然有,每个孩子我们都有做仔细记录,还有平时一些活动,我们都有做合影留念。”

    “那能带我们去看看吗?”

    院长愣了一下,笑着回应,“当然可以,你们跟我过来。”

    她们来到一间类似于展览室的房间,墙上挂着很对孩子们的合影。

    院长在那里细心的为她们介绍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张晓琴陪笑着跟在后面。

    牛娃则在张晓琴的眼神指挥下,在众多照片里寻找付娇蓉的身影。

    “找到了,找到了……”

    他的一声大吼,打断了院长的话。张晓琴也激动的跑过去,看向牛娃手指着的付娇蓉。

    走时,付娇蓉还在襁褓之中,没想到再见,已经是这么大的小女孩了。

    墙上那张脸对张晓琴而言是陌生的,但却她却能从那张脸上感觉到亲切感,体会到牵肠挂肚的感觉。

    “院长,就是这小女孩,她现在去哪里了?”

    “原来你们是想领养小疙瘩呀!她呀!真是不巧,前天刚被一对夫妇领走,此刻应该怕是已经在国外了。你还别说,这小丫头命真好,本来那一对夫妇是要领养另一个孩子的。是她看见那对夫妇的透亮的皮鞋脏了,主动跪到地上去替她们擦鞋。夫妇觉得她乖巧懂事,才临时改变想法,领养了她。她估摸着是太想有个家了,每次有人来领养,她就变着法讨好她们,那次总算让她如愿了。”

    院长摸着墙上付娇蓉的照片,情真意切的诉说着。

    张晓琴仔细听着院长的话,心里酸酸的,眼里挤出了泪花。

    “院长,怎么才能找到她们,你这里有那对夫妇的联系地址吗?”张晓琴有些激动。

    “有是有,不过也只是国内的,现在她们移民外国,也没在这里留她们在那边的地址。不是,你们为什么就非得领养这个小疙瘩呢?”

    “院长,实话告诉你吧,那就是我的亲生女儿,之前因为一些不得已的苦衷,才会被迫把她送到这里来。院长,我求求你,体谅体谅我这个做妈妈的人,告诉我她们在哪里吧?求求你了……”

    张晓琴用近乎于哀求的语气,抓着院长的胳膊哭求。

    “不是我不告诉你,是真不知道呀!如果你真想找到她们,那就去国外碰碰运气吧!只是,这人海茫茫,想要找到一对移民的夫妇,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那你总能告诉我,她们移去哪一个国家了吧?”

    院长无奈的摇摇头,她这一摇头,张晓琴心中那唯一的一点希望都全部磨灭了。

    她原本想着如果知道她们去了哪个国家,她还可以漂洋过海去寻她们,可如今,一切都不可能了。

    其实即便她知道她们在哪个国家又能怎么样,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还没找到付娇蓉她们,她就去见阎王爷了。

    她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彻底的焉了。

    是她,爱慕虚荣,贪图淫乐,才会让自己的女儿无家可归,以至于现在漂流到异国他乡。从今以后,也许再也回不到这片生养她的土地。

    此刻,她是彻底的生无可恋了。

    这就叫老天有眼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当初她是有个多么完整的家庭呀,两个乖巧的儿子,一个任劳任怨的老公,一对任她拿捏的公婆。生活是艰苦了点吧,但是一日三餐,衣食住行还是可以保证的,而且家里所有的钱都掌控在她手里,蒋福从不吝啬她怎么花。

    可为什么当初自己就眼瞎,自己就是眼高于顶,非得想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结果摔得个粉身碎骨。

    她现在心里除了悔不当初,还是悔不当初。可尘埃已定,一切都已经无法再回头。

    曾经那些和蒋福吵吵闹闹、鸡飞狗跳的日子,直到现在却成了她最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