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武裂天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卑劣无下线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卑劣无下线

 热门推荐:
    "什么?"虚苍月全身一颤,艰难的吞咽一下,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怨毒的看了陆随风一眼;这头名状也太狠了,居然让自己去斩杀叔辈的虚无狂,简直是将自己推向人神共愤的境地。可是,有选择吗?

    "有什么问题吗?"陆随风戏谑的出声道:"就算你不出手,他也沒有机会活下去,这不过是让你证明一下自己罢了。你可以选择拒绝!"

    虚苍月的脸色一片苍白,眼神变换不定,內心正在挣扎,嘴唇都被咬出了血来。不知过了多久,目光变得冷漠,身上流露出的杀气,似乎已说明了他的最后决定。

    感受到虚苍月身上的变化,虚海狂猛地提起龙形画戟,目眦欲裂的断喝道:"那就让我在临死之前,为虚家清理这个背祖叛宗的孽障吧!"

    "狂叔,你误会小侄了!"虚苍月拿出紫*,苦笑道:"之前不过是权益之计,只是为了让你我争取点时间,恢复战力而已。"随即冲着陆随风怒喝道:"我虚家之人可杀而不可辱!狂叔,你我叔侄今日就轰轰烈烈的杀一场,就算生死道消又如何!"

    "好!这才是我虚家弟子应有的气节和胆魄!"虚海狂仰面大笑出声:"你我叔侄就一起杀身成仁,大不了再转世轮回重修。杀!"话落,便当先抡起龙形画戟,朝着陆随风一往无前的奔杀过去。

    虚苍月也跟着大吼一声;"杀!"手中的紫*同时绷直成枪,仙力喷薄的倾力一枪刺出。只是他此时与陆随风相距有百米之遥,如此远的距离刺出一枪,目标当然不会是陆随风,而是冲在他前面,与之近在咫尺的虚海狂。

    这一枪,可以说是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包括虚海狂在内,无不骇然惊容。之前那番大义凛然,豪气冲天的话犹在耳边,虚海狂已感受到身后有可怕的恶风袭来,只是由于距离太近,事出突然,惊觉时再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

    耳轮中只听"噗嗤"一声脆响,那是护体仙铠破碎的声音,这奔电般的一枪狠狠的扎在虚海狂的背上,其强大的力道直接将他击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弹出十来米才"扑通"一声砸落地面。

    如此近的距离,被这势大力劲的一枪偷袭,所有人都认为虚海狂必死无疑。殊不知,他落地之后,只滚出了数米便翻身爬了起来。只是站起的身形禁不住的一阵摇晃,最终还是沒能挺立住,单膝跪下的同时,嘴中"哇"的喷出一口血来。

    此时再看他的背后,多出了一条斜肩至背,尽许多长的口子,不仅仙铠被撕裂开来,就连里面的衣甲也尽被破碎,血肉翻卷,森森白骨外露,鲜血顺着创口不断涌出,瞬间就将整个背部染红。

    这还是他反应够快,倾力的向前冲了冲,泄去了一部分力道。否则,这一击便能当场让他毙命。

    "啊!"刚硬坚强如虚海狂,也忍不住痛呼出声,跪在地上,抬头望向虚苍月,眼角都瞪得开裂,脸色一片铁青,咬牙切齿的嘶声道:"你居然卑劣如斯,连禽兽都不如!"

    在虚海狂近乎噬人的注视,虚苍月也是愣住了,握着紫*的手禁不住有些颤抖,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摇头苦笑了一下,出声道:"对不住了,狂叔!你如果还活着,那我的命就难保了。反正你已决定做虚家鬼雄,那就成全小侄活下去吧!"

    "呸!"虚海狂吐出一口血沫,只可惜距离远了些,沒能吐在那张无耻至极的脸上,大笑出声;"你这种猪狗不如之辈,也配活着?哈哈,我会拉着你一起上路!"

    世上沒什么比被人在背后通一枪更悲哀,此时的虚海狂已是恨意滔天,临死也会拖这畜牲垫背。说话间已用战戟支撑起身体,拖着战戟一步步朝虚苍月走去,身后留下一条血线。

    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战斗,虚苍月也是吃惊不下,但很快便看出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掀不起多大浪花来。深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一道厉芒,神色冷酷无比,手中的紫*再度绷直如枪,倘未等虚海狂靠近,已是一枪电奔而出,毫不留手的直奔咽喉而去。

    虚海狂侧身闪躲,枪锋斗然化刺为扫,横抽向对方的头颅。虚海狂这回沒有闪避,戟尾倒竖的架挡。

    呯!本以为身遭重创的虚海狂无论如何也接不下这一击,沒想到非旦硬扛了下来,而且连身体都没晃动一下。就在虚苍月稍一惊愣的刹那,虚海狂的战戟已由下而上的挑向了他的小腹。

    果然是身经百战的狂仙,捕捉战机的能力令人惊颤。虚苍月的身体本能的作出反应,身形后仰,小腹紧缩,躲过戟锋的同时,回枪刺向虚海狂的大腿。

    虚海狂双目怒睁,却是完全无视刺向大腿的一枪,手中战戟悍不畏死的劈向对方的胸部。

    噗嗤,咔嚓!枪锋狠狠的扎进虚海狂的大腿,战戟将虚苍月的肩膀划开一条大口子,鲜血喷溅而出。

    此时的虚海狂明白,以他当下身受重创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是虚苍月的对手,想要搏杀对方,只有采取以命搏命,同归于尽的打法,反正自己横竖都是一个死字,已再无任何生机可言。

    一仙拼命,十仙难挡,更何况还是狂仙,虽然是重伤,搏起命来也是令人颤栗不已,逼得惜命的虚苍月有些手忙脚乱,连连闪退,状极狼狈。

    看着这对叔侄反目搏命的场面,陆随风反倒对虚海狂的铮铮铁骨,心存敬佩之意,而看向虚苍月的目光却是带着鄙夷和厌恶,冷笑不已。两人无论谁胜谁负都不重要,因为他从来就沒想过让两人活着。与其让二人找自己拼命,还不如令其自相残杀来得轻松。

    叔侄两人的生死搏杀已进入了白热,你刺我一枪的同时,也会被我斩上一戟,彼此的身上不时都有血光乍现。只是片刻之间,各自的身上都已布满了大大小小伤口,浑身浴血,就像是在血泊中战斗一般。

    刷刷刷!虚苍月一连刺出三枪,在虚海狂的身上开了三个血洞。而此时的虚海狂却是不闪不避,甚至连眉头都沒有皱一下,事实上也无力避开。手中战戟毅然决然的斩下,同样一戟斩在对方的腿上。却是再也坚持不住的"扑通"跪倒在地,以戟撑着身体,血水顺着鼻头,脖颈等处汩汩流淌到地上。

    虚苍月见状,这才长出了口气,一腐一拐的走到他面前,枪锋顶在他的咽喉上,喘着粗气说道:"与活着相比,一切都是浮云。放心去吧,每年的今日,我都会为你点上一柱香,烧上几张纸。"话落,枪锋挺进,沒有一絲愧疚,冷酷无比的猛然一下刺入咽喉,只听"噗"的一声,枪尖从后颈透出,有血从上面滴落。

    然而,就在所有人认为虚海狂已死得不能再死了,而后者那双变成死灰的眼睛,却猛然睁大,金芒乍现,撑在地上的战戟,竟是毫无征兆的横抡而出。

    耳轮中清晰的传出一声"咔嚓"响彻,虚苍月只觉双腿间传来一阵锥心剧痛,身不由己的向后仰倒,艰难的撑起上身,探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两条腿,膝盖以下竟是光禿禿的,鲜血正由断口处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

    "啊!"虚苍月见状,顿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不知是痛彻难忍,还是被惊吓过度,只见其满地翻滚,哀嚎不断。

    绷直的紫金长弓还插喉咙间,虚海狂用战戟柱地撑起身体,摇晃着站立起来,低头看向在地上痛苦哀嚎虚苍月,对一个修者来说,失去了双腿,就等于失去了一切,再沒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了。除非他能寻到七品生肌仙丹,才有望让断肢重生。

    只是在这下仙界,七品仙丹师少如凤毛鳞角,绝不会超过五指之数,且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就算寻到了,也未必会为你炼制。

    所以,虚海狂只是悲悯的看了他一眼,收回了举起的战戟,转过身来望向陆随风,视线已经迷离,只能看到一个模糊影像,甚至连轮廓都分不清楚。他以戟撑地,凭感觉艰难拖动着双腿向前走去,嘴巴一张一合,继继续续的说道:"你……可敢……与我一战?"

    咽喉中还插着紫*,換着旁人早就倒地气绝身亡,而虚海狂居然还能站着,还能挪动,甚至还要找陆随风一战,狂仙之称当真名符其实,即便是敌人也不由在暗中挑起大拇指。

    数万人的场面诡异的安静,陆随风轻叹一声;"我成全你战死沙场的愿望!"

    只可惜神智开始模糊的虚海狂已听不清了,仍旧在朝前挪动着,嘴里不停的喃喃道:"与我一战……与我一战……"

    陆随风的手中多了一把精致的玲珑小弓,将箭搭在弦上,瞄向虚海狂,就像是盯着一只猎物,而非一军之副帅,铁骨铮铮的狂仙。有时候,陆随风表现出重情重义,侠肝义胆,悲悯天下的情怀,但面对敌人,以及必杀之人时,却是冷酷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