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七十一章颛顼变法,东王改革,张梁张宝

第七十一章颛顼变法,东王改革,张梁张宝

 热门推荐:
    在天女起舞之时,白玉台中央的楼阁之下,罗列了两排案几,帝子伯钧坐在首位,天庭银河水师的校尉跟着坐在次席,还有许多容姿不凡的大人物依次而座,梵无劫他们先前所见的太平道教主张角赫然就在其中。

    这些大人物把酒言欢,欣赏台上妙曼的歌舞,俨然一副歌舞升平的景象。

    帝子伯钧饮过三回,方才命人撤下歌舞,道:“自颛顼帝变法,东王公开一时风气以来,天庭罢旧规陋章,访察四野贤德,使众生同心,天人同德,上下同求,而海内同喜。东王公废天庭诛妖之苛政,示众生予平等!”

    “昔年天帝逐妖皇而立天庭以来,虽有功德法得以治理天下,提拔四方顺从之神,然野有遗贤,大能威德自加而不得用,洪荒常有怨愤之心,时进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而东王公独度以为未也。上书天帝曰安且治者,非愚则谀,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

    “时四方躁动,妖族不安,紫阳帝君进曰:天帝何贵人族而贬妖灵,羁万族而奉一族?请平等于万族众生。天帝不许,贬东王公于东海,下野于紫府洲,四野遗贤不奉天庭者,自号野仙散流,与东王公浮于海上,聚于三岛十洲之间。”

    “故有妖族不臣,狼烟四起,四方云动,天庭失礼于各教贤德,天军讨妖镇魔,疲于奔命。”

    “天帝闻东海有散仙,奉东王公而忘天庭,乃命神鳌托山,再贬东王公于扶桑,流放诸贤德于五座神山仙岛,竟使龙伯国人钓鳌毁山,岱舆,员峤乃沉归墟!”

    “而后天帝合道,颛顼治世变法,方才请东王公归政,乃招抚四方!”

    “东王公使众生乐如今同,而加之诸贤德大能轨道,兵革不兴,民知帝德,妖族宾服,四荒文质,凡俗素朴,而争斗衰息。大数既得,则天下顺治,海内之气,清和咸理,东王公与天庭曰明帝,为众生曰明神,名誉之美,垂于无穷。”

    “紫阳帝君招安妖王大圣,求贤德于四方,抚万族以共举,废严刑峻法,立天庭天条以德政不以刑法,与众生万族和解,及四野妖蛮示之以宽,曲之以法,乃至天下大同,众生同庆,天下咸服,妖蛮宾服!”

    “且饮此杯,为东王公并紫阳帝君贺!”

    在场列席的一众大能便共同举杯,乃至白玉台下,诸多妖族,散修都兴高采烈的同举杯,齐声道:“为东王公,紫阳帝君贺!为天庭贺!为伯钧帝子贺!”

    那画舫之上的白衣女子,拉着小青在白玉台下观礼,见此盛大的场面也不由面露喜色:“天帝贱妖而贵人,据说天帝治世的时期,对妖族极为苛刻,那时妖族想要开灵智,都有天雷谴之,修行而愈难……不成人身,甚至难以吐纳灵气,便是行走四方,也要受山川神祇,四时神主的监管。”

    “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皆不予妖,更时常派遣天兵神将征讨妖族,动辄杀戮无数!”

    “如今我们能吞吐日月精华,甚至有月华流浆助新生妖灵开智,皆要感谢东王公之宽厚,天帝之时,洪荒妖族艰难,非先天血裔,根基深厚,乃至半神异兽不能修行,绝大多数的妖灵只有凭借本能,遵循血脉成长,而无有修行。”

    “那时天下有灵智的妖族,只有如今的百一,自东王公开妖禁之后,才有我等族类之昌盛!”

    小青笑着附和道:“是啊!姐姐,如果不是东王公对我们一视同仁,如今我们哪里敢混迹于世?不是躲在某个没有神祇的荒山野岭,悄悄吞吐元气,窃取日月精华修行,做一对野姑娘……就只能苦苦修行功德,指望登入天籍,摆脱妖身!”

    白衣女子道:“即便如今天庭法度宽厚,却也不能忘记积累功德。唯有得功德庇佑,才能摆脱妖身,证得正果。此乃骊山圣母教诲,我们可不能忘!”

    “这位帝子伯钧很是不凡,丰神俊朗,而且修为极为强大……”小青低声笑道:“伯钧帝子的境界非常完美,据说他正准备完善洪荒的修行境界,开辟太乙道果呢!也只有如此完美无缺的境界,才能成就常人所不能,开辟出道君金仙之上的道果吧!”

    梵无劫和元育等人对伯钧帝子的话并不惊讶,他们已经隐隐的看出来了,天庭已经分裂,当年天帝制定的天条法规,已经被改革派借变法的借口破坏,天庭苦心营造的秩序法网出现了漏洞,让被压制的地方豪强有空子可钻。

    虽然改革派也有借此放松对地方豪强的控制,营造更宽松的风气,缓和矛盾之意。

    但是压抑已久的火山,骤然失去压力,是爆发还是徐徐泄露压力,平缓内部的矛盾,后果难以预料,改革派能不能控制住那些没有被纳入天庭体制的鬼魅魍魉,妖魔鬼怪,各教大能,散仙大妖,完全不可预知。

    因为天庭的突然毁灭,打断了改革的进程,所以即便梵无劫他们这样来自历史下游的穿越者,也看不清楚。

    那位帝子伯钧伸手一指,一道虹桥就从白玉台上升起,蔓延到台下,跨越无数飞舟画舫,铺开一条金虹为桥,铺陈天花的道路。

    伯钧帝子笑道:“吾受命天庭,察举天下贤德!能者上,而庸者下。”

    “若是一时俊杰,请上此桥,展示神通,折服在场的仙家,只要能服众者,吾便提举他一个出身。同样不服台上擂主,亦可上前挑战之……”

    “咦!”梵无劫不禁有些诧异。

    “这般设下擂台比斗,岂会有真正的高人大能上去?那不是自折面子吗?”

    牧公子笑道:“兄台难道以为这擂台是设给太平道教主张角,大妖狐王这样的名宿的吗?他们这等有头有脸的豪强,哪里会就这样上去?擂台只是给那些没有跟脚的散修和大教宗门的新秀露脸张目用的。”

    果然,不一会就有一名中年道士,踩着金桥拾级而上,来到白玉台上。

    “果然是年轻俊秀!”伯钧帝子赞道。

    “这是……”梵无劫敏锐的察觉到,此人的法力元神的气息,与张角如出一辙,甚至相貌也有些许摸样相似之处,他皱眉道:“此人修行的是太平经,也证了金仙道君果位,虽然面皮还年轻,但能修成道君,年岁肯定也不小了!胡子一大把,这样也能被称为年轻俊秀吗?”

    “怎么不能!”牧公子开口道:“这是太平道的张梁,是掌教张角的弟弟,张角代师收徒,所以算是他的师弟。”

    “虽然张梁修行亦有数万年,但在道君之中,如此年岁,便有这等修为,尚可称一声——年轻俊秀。仙人有仙人的年轻俊秀,道君也有道君的年轻俊秀,若是只以寿元来算,许多洪荒异种成年就需数十个元会,数万年寿元得还只是一个宝宝,难道你我就能以大欺小了?”

    梵无劫嘀咕道:“若是按照道君的寿元计算……谁还不是一个宝宝呢?”

    血屠魔君亦笑道:“若是这样算来,四弟你还在吃奶呢!”

    “居然是太平道的张梁公子……张公子乃是张角掌教的嫡亲兄弟,得张角代师收徒,传授《太平经》,仅仅数万年,就修成道君果位。《太平经》玄妙莫测,不知张梁得了其中的几分精髓,据说张角将《太平经》分为天地人三书,只要修成其中一卷,只怕在此擂就已经无敌了!”

    承天大会中各方仙家来自四方,太平道虽然也是一方豪强,但洪荒何其广大,信息交流难免有些滞后,因此在场大多数人,还真不认得擂台上的那位中年道士。

    就在困惑之时,却有人大声解说,当下就汇聚了过来,围绕着解说的那人。

    更将张梁的来历身份,向左右小声传递,不一会就传到人群之中沸沸扬扬。

    更有似乎来自太平道左近地区的仙家,小声补充道:“我认得他,真的是张梁。传说张家有三杰,张角,张梁,张宝,被称为张家的龙虎狗,张角乃是张家之龙,张梁便是张家之虎,还有一个张宝,乃是张家之狗。这三人出自张家的支脉,后来受张家的嫡系排挤,张角一怒之下出去自立门户,与仙人左慈,于吉等人,同参南华真人的留下的一本《南华经》,得以证得大道。”

    “在南华三友分道扬镳之后,张角拉着两个弟弟立教太平道,南华三友声名赫赫,张家亦是世家大宗,这张梁得张角悉心传授,年少时便是天才人物,如今正好在天庭巡查使面前挣得一个头彩,日后前途必然远大!”

    混在人群中的无生教主一脸我和张角三兄弟很熟的神色,对左右不小声的嘀咕道。

    而被那些闲散仙家围在中心的元育继续假装惊叹道:“张梁承袭太平道真传,不知天地人三书之中,修习了几卷。即便只修了人书,也无人可挡啊!”

    梵无劫默默的也窜到人群中,面露不忿之色说了一句:“那张梁什么名声,我们听都没听过,这里豪杰无数,凭什么说他无敌了?”

    他鼓噪起来,当即就有人不满道:“是啊!是啊!他算哪根葱,比得上王家的年轻强者王皓吗?”

    “我王辰不服!”

    “嘿嘿!”元育默契的接过话道:“人家太平道的教主就在白玉台上,坐在伯钧帝子的左侧,位列第三席……这擂台之上,乃是年轻强者一较高下的所在,老牌强者若是上去挑战,岂不是自认为低太平道教主一头?”

    “太平道教主修行不过九万年,说起来也是年轻俊秀,不过因为他太强,没有人把他列入年轻一代而已,与张角同辈的大能,又岂会在张角面前欺负他弟弟?有这本事的,直接挑战张角不好?而张角之下的那一代,近五万年修行的那一辈,又有几个能证道道君的?”

    “所以,张梁在擂台上,肯定莫有匹敌者!”

    几人一唱一和,不但把张梁的老底给泄露了出来,更是无声之间挑动众人的情绪,牧公子在旁边看的哭笑不得,他悄悄给梵无劫传音道:“无劫道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梵无劫给他低声传音回复道:“牧兄,那张角肯定已经投靠了伯钧帝子,这张梁出场,估计是表演作秀,方便伯钧帝子提拔。他们算计的倒好。我们却不妨阴他们一把,造势把轿子抬上去,肯定会有人想要踩张梁成名。”

    “若是有人出头,牧兄正好可以借此给伯钧帝子一个难看!”

    牧公子目瞪口呆,还可以这么玩,心里却隐隐有些兴奋:“无劫兄是要我打伯钧帝子的脸吗?”

    他惴惴不安道:“伯钧那样子就很嚣张讨厌,若是能打他的脸,那真真是极好的,也算为我出了一口气。但无劫你把张梁说的那么厉害,要是真的无人挑战,那该如何是好?岂不是白白让他成名?”

    “公子放心,张角厉害,但张梁不过是一个依仗兄长的二流货色,虽然修炼的《太平经》高深莫测,记载的道法神通必然强大,但也不过勉强将他提升至一流。洪荒藏龙卧虎,想要收拾他,简单的很。”

    “实在不行,我亲自上马?我修行至今不过三万载,还很年轻。上去打他的脸,也没人能说个不字!”梵无劫鼓动道。

    可不是,梵无劫如今不但很年轻,简直年轻过了头,连卵都还不是。

    根本没有出生啊!

    在没有出生的情况下,他就算打一个宝宝,也不算以大欺小!

    牧公子又兴奋,又紧张,有一种做坏事的感觉,他偷偷传音道:“那就如无劫兄说言……给伯钧脸上一个难看,我要让他没脸回天庭见人。”

    “无劫兄你尽管落伯钧的面子,有事我给你担着。只要不破坏天庭的法度,我能撑得住场面!”

    血屠默默来到梵无劫跟前低声道:“天庭秩序法网确实厉害,功德法我们肯定是无法出头了。且不说我们从未来来到这个时代,是否能得到功德的承认,就算能获取功德,我们也没那个时间。想要回到混沌海上,逃离这个时代,只能趁着混沌钟响,或者找到诛仙四剑帮忙。混沌钟响,就是妖庭入侵的时候,若是等到那个时候再逃,在那旷世战场上,我们怕是连骨头都剩不下!”

    “所以必须找到紫阳帝君,他跟紫阳真人一定有关系,也一定有接引混沌海上的未来之身降临的办法。”

    “天人隔绝,法网之下,想要混进天庭太难了!还好天庭的帝君破坏了功德法的法度,留下了漏洞,能让我们混进去。”

    “想要混进天庭,最好的办法就是辛进,抱住那个牧公子的大腿。”

    梵无劫了然道:“但牧公子没有察举权,所以我们要借牧公子的势,来夺伯钧帝子的权,让牧公子出场,给伯钧帝子压力,借此通过天庭的察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