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界大富翁 > 第199章 人人都想分羹

第199章 人人都想分羹

 热门推荐:
    第199章人人都想分羹

    白小树看着眼前的司马家主,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问:“司马先生,你我的赌注,可否算数?”

    此时此刻,司马家主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看着白小树,脑中迅速闪过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于是,司马家主二话不说,一把就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算数,算数!只要你,放了我,我的所有资产,都给你!我已经61岁了,没多少剩下的岁月了,我愿意,退出江湖,去老家养老!”

    这家伙,倒当真是枭雄。

    白小树点点头:“好,那咱们下去,你当着下面所有人的面,和我立下字据,条约,把你的财产,转移给我。”

    他并不在意司马家的财产,但赌就是赌,赌徒,终究,是要死在赌场上的。

    得到陌子的命令,北海巨眼龙妖兽伸出触手,把白小树和司马家主,从头上,放了下去,同时也把那艘船,重新放入了水中。

    那船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因为下方是分舱的关系,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完全沉入水中。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之后,船上的那些人,都差不多苏醒过来,虽然身上的血毒之毒还没有完全解除,但起码保住了命。

    见到司马家主和白小树,从高空现身,所有人都是惊住。

    “诸位,之前,我和司马家主,有过一场赌注,现如今,胜负已分,还请诸位,做个见证。”白小树看着匍匐在旁边,战战兢兢的司马家主,朗声开口,说。

    见那北海巨眼龙妖兽,似乎是受白小树的控制,这些人,顿时稳住了心神。

    一个个的,指着司马家主,就骂了起来:“狗东西,老不死的!”

    “你野心倒是很大,想要把我们一锅端!”

    “枉费你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朋友!”

    “垃圾!狗!”

    ……

    等等漫骂之声,此起彼伏。

    司马家主,便犹如一只过街老鼠,根本不敢抬头。

    “好了。”这时候,杨立群站了出来,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

    杨家,是澳门赌场三大家之一,现如今,司马家已经是过街老鼠,而花家又是女人当家,一直以来都处于“明哲保身”的状态,杨家这一出现,所有人,立即把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三分天下的格局,瞬间被打破,再加上之前白小树为杨家出战,所以所有人内心深处,都认为白小树是杨家的人。

    此时此刻,杨立群这么一开口,大家立即安静下来。

    杨立群面朝八方、拱了拱手:“之前,白先生,确实和司马家主,打过赌,我们都亲眼亲耳、看见听见的。而赌行,都赌行的规矩,不论司马家主如何作恶多端,也得愿赌服输,偿还赌债。”

    杨立群的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公平公正,场中众人,纷纷点头。

    “既然司马家主,答应,要把自己家的资产,全部输给白先生,那也应当,履行承诺才对。”

    “没错。”

    “只是,”有人提出质疑:“司马家,是我们澳门三大赌家之一,这白先生,应该是内陆的人,他没办法,接手司马家的资产吧?”

    “好像是的,澳门有自己的独立制度,白先生想要接手司马家的资产,除非,先把他的户籍,迁移到澳门才行。”

    “要不这样,我倒是觉得,既然白先生和杨家,是一起的,倒不如,让司马家主,把资产转移给杨家主。这样一来,也能结束赌场一直三足鼎立的局面。”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不过,要看白先生,愿不愿意了。”

    场中众人,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已经开始替白小树,商量帮他资产转移的事情了。

    这时候,杨立群看了看杨思琦,给她使了个眼色。

    杨思琦立即来到白小树的身边,低声和他解释:“白先生,澳门这边,有这边的规矩。但凡从赌局之中,赢得超过1亿的资产,想要带着离开澳门,要么,承担百分之70的税率,要么,加入澳门籍,这样的话,就只用承担百分之20的税率。”

    我靠!

    白小树的心底,顿时升起一个字:黑!

    没错,就是黑。

    意思是,赚1亿的话,上税就要上七千万,最终只能带千万回去。

    而加入本地户籍的话,则到手八千万,2千万用来上税。

    之前杨立群也说过了,司马家族的财产,足足有好几百亿,这他么的,相当于损失了几百亿的资产啊!

    “而且,司马家的财产,大多以赌场为主,白先生虽然赌术超群,却未必适合经营赌场。”

    白小树,已经隐隐明白了杨思琦话里的意思,问:“那,依你的意思呢?”

    杨思琦看了看杨立群,略显尴尬:“以我的意思,倒是觉得,白先生可以把这司马家的赌场,交给我们杨家,帮你打理。至于是按股份制,还是按收购制,我们大可回去谈。”

    “哈哈哈哈!”

    就在杨思琦说话的时候,司马家主却是朗声大笑起来,面目之中,闪过一丝厉色,开口:“你们杨家,赌的时候,不敢跟我赌,现在到别人赌赢了,你们倒是凭空来分好处了。要脸也不?!

    这事情,跟你们杨家,有半分钱的关系?!”

    司马家主的这番话,让杨立群的脸有些挂不住,他走了过来,喝道:“白先生,是我们杨家,聘请的利官,先有我们杨家和司马家的赌局,才有白先生和你的赌局,这事情,有个前因后果,又怎么可能,没有我们杨家的关系!

    再说了,白先生在澳门,并无熟人,我们杨家一片好意,我想,白先生肯定能够理解的。”

    “是么?”司马家主冷笑:“是好意,还是歹意,只怕也只有你自己,心里明白了。”

    “你!”杨立群只气得脸青一阵,白一阵,他看向白小树,拱了拱手:“白先生,这赌局,是你赌的,钱,也是你的。你自行决定便是,省得外人,说三道四。”

    白小树又不是傻子,冷眼旁观,已经知道,杨家确实有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打算。

    不说什么收益啊、股份啊什么的,只要司马家的资产,真的被杨家掌控,这些东西,那还不是他说了算。

    白小树好歹,也是和何薇薇接触过一段时间,知道公司的资产套路,到时候,杨家只需要做一个空账,用不了几年,就能把朱家的资产,全部转移走。

    心中想着,白小树已经有了一个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