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最强BOSS > 第五十一章 锦衣卫千户,岳不群!

第五十一章 锦衣卫千户,岳不群!

 热门推荐:
    “既然如此,那么岳掌门想要什么承诺,且说说看!”

    岳不群这位中年老帅哥,起身深深地行了一礼,随后严肃道:“岳某愿意加入锦衣卫,但还请大都督承诺,只要您在位一日,便保我华山派不灭!”

    “只要华山派存在,祖宗基业不在我手中丢失,岳某愿为大都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对于岳不群的要求,林诺没有多少意外。

    岳不群此人,在彻底黑化前,几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门派中,只要别动摇他的门派基业,任何事情,他都是可以谈判妥协的。

    这是个聪明人,林诺喜欢和聪明人交谈。

    这种人,只要自己一直保持实力上的优势,就无需担心对方突然脑子一抽而在背后捣鬼。

    “岳掌门的条件,本座可以答应!”

    林诺点头应允,说实话,就华山派那青黄不接的门派,大猫小猫三两只,也唯有这岳不群,还能让他高看一眼,至于其他人,不提也罢。

    至于华山派后山思过崖中的五岳剑派各种招式、剑法,林诺兴趣不大,现在的他眼光早已被九阳神功、易筋经之类的顶级秘籍给养叼了,不是顶级功法秘籍,他都懒得看了。

    虽然华山后山中还隐居着个掌握独孤九剑的绝顶强者风清扬,但这是个迂腐之人,就算是用武力强逼,对方估计也是那种宁愿死也不愿加入锦衣卫的倔脾气。

    在华山派没有灭门之灾前,哪怕是想要见他一面,恐怕都很难做到。

    至于风清扬所掌握的独孤九剑,林诺更是兴趣不大。

    因为这门顶级剑法,秀儿那里就有。

    这些年,他与秀儿间的关系虽然还没有突破到最后一步,但二人之间其实与普通的夫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

    像独孤九剑、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这几门顶级功法,秀儿早就不限制林诺观阅。

    甚至二人还经常就这几门功法的修炼而交流心得,有九阳神功那等堪称全属性加成,甚至连悟性都有所提升的功法,林诺对于剑法与掌法的掌握,每一日都有着极大的提升。

    哪怕是不用枪,林诺自信在剑法与掌法中,整个江湖能胜过他的人也没有几人。

    如今江湖中的各种所谓神功秘籍,除了少林易筋经等几门功法外,能入他眼中的,也唯有武当派的轻功身法‘武当梯云纵’以及日月神教的‘葵花宝典’了。

    至于其他的,对于他如今的实力来说,作用已经不大了。

    这边林诺答应了岳不群的请求,另一边,岳不群也是将胸中的压抑感祛除,不由长身拜道:“卑职岳不群,拜见大都督!”

    “你且起身吧,我知你爱惜名声,也不让你为难,你加入锦衣卫的事情暂时不会被传出去,暗中执行任务即可!”

    岳不群成了自己人,林诺的声音温和了些许,只见他袖袍一翻,一枚锦衣卫千户令牌出现在了手心处,随后抬手一抛,直接落在了岳不群的眼前。

    岳不群下意识的将这枚令牌抓在了手中,望着那象征着千户权力的暗黑色令牌,他心中没来由的的一阵激动。

    锦衣卫在大明地界的威势有多强,他今日已经清晰地感应到了,先不说林诺这位大都督的实力,单单只是那驻扎在不远处的三千锦衣卫精锐,便可轻易地将他虐杀!

    而如今,自己也成为了这股恐怖力量的千户,手握生杀大权,对于一心想着复兴华山派的他来说,这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机。

    “千户有哪些职责,有哪些权力,待会北镇抚使方云会告诉你,之后你要做的,便是尽快返回华山派,将门派中的事情妥善处理一番,随后赶赴江西!”

    “去江西?”岳不群一愣,江西地区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但紧接着,他面色一变,有些紧张的问道:“大都督,您莫非是要对那位大人物动手了?”

    江西地界,能被岳不群称之为大人物的,也唯有那位不老实的宁王了。

    大明一朝的王爷,尤其是在成祖朱棣之后的王爷,基本上都是被当猪养的。

    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不在话下,条件极为优渥,但这些王爷大都自小不会受到什么正规的教育,与文盲也没什么区别。

    毕竟读书多了,懂得道理多了,人的心思便也会多了起来,一个没有文化只知玩乐的王爷,才更加符合统治者的利益。

    但这位宁王不同,这是位不安分的主。

    他的学识如何,岳不群并不清楚,但也知道绝对并非文盲之辈。

    此人手段极强,明明是被当猪养的王爷,却硬是暗中成了南昌地界的实际掌权者,势力范围甚至是蔓延至了整个江西地界,成为了实打实的土皇帝!

    这位宁王,不仅暗中勾结把持地方军政,更是频繁与江湖中人联系,就连岳不群,也曾经收到过宁王的邀请。

    只是当初岳不群忙于应付左冷禅五岳合并的压力,没有时间前去赴宴罢了。

    “暂时不会动手!”

    林诺满含深意的笑了笑,言语中的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岳不群瞬间秒懂,自家大人的意思,是暂时不会动手,而非不会动手。

    这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岳不群,需要严密监视宁王府中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做好一切应对准备,在大都督想要动手时,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这是个苦差事,因为江西是宁王的势力范围,想要在人家地盘上悄无声息的监察,难度很大。

    甚至在他看来,江西地区,尤其是南昌地区的锦衣卫,很可能已经被宁王的糖衣炮弹给腐蚀掉了,自己到了江西后,只能重新开始,另起炉灶,当地的锦衣卫,根本不值得信任。

    “大人放心,卑职定不会令大人失望!”

    岳不群明白这项任务的难度,但也没有太多的压力,这些年与左冷禅暗中交锋的经历,早已使得他的心理素质变得极为强大。

    只要不是牵扯到他华山派生死存亡的事情,其他事情在他看来,都不是什么难办之事!

    “很好!”

    对于岳不群的表现,林诺很是满意。

    此人无论是权谋还是心理素质,都绝对是上上之选,若非是武功弱了一些,华山派的底子太差,当初早就没嵩山派什么事了!

    这种人,让他正面冲锋陷阵或许干不来,但若是暗中搞阴谋耍手段,绝对是溜的一逼!

    这么一分析,林诺顿时觉得,岳不群生在华山派当真是屈才了,这等人物,天生就是干锦衣卫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