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杀戮英雄 > 第二九三章 这一日天下怎可亡两个英雄

第二九三章 这一日天下怎可亡两个英雄

 热门推荐:
    向鱼白小心翼翼的来到他所确定的目标厢房房顶,然后他用手中墨刃划开瓦下密封的封泥,接着拿掉瓦片,透过皓洁月光看向里面。

    “呼!呼!……”

    而向鱼白看到厢房里面的场景后,便目光一凝,因为他发觉房中已经熄灯,只有他这房上月光透下,而里面名贵的金丝楠木雕花大床铺那里鼾声大作,虽然确定是有人,但是却看不到人在哪里。

    向鱼白看到了这精雕细琢的金丝楠木床铺便有信心认定黄关午是在这床上,因为金丝楠木异常珍贵,再富豪的人,除了皇家外,也是舍不得在厢房里放置金丝楠木的床铺的,除非是黄关午占领这座豪宅后,在正房中搬来的。

    此时此刻向鱼白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他确定了黄关午就在这房中,那么他就得下狠手出手,并且现在距离他那来处的那处厢房墙角暗哨换防的时间差不多,正是当断不断必收其乱。

    所以向鱼白开始一块块拆下瓦片,屏息静气的准备进行他必杀一击。

    此间在黄关午厢房外亲兵听到黄关午的鼾声越来越大,不禁相互交头接耳道:

    “督军大人今夜也不见如何劳累,为何鼾声如何之大?”

    “是啊!就算是都督大人以前在营帐中睡觉,我们在外面听得也没有如此真切。”

    “是吗?…不对!糟了!”

    “快进督军大人房中!”

    就在此刻,向鱼白来处的那处厢房墙角暗哨开始换防了,那换防来的亲兵到了被换防的亲兵处一看,发觉这个亲兵已经倒地身亡,身下鲜血一滩,顿时惊慌的大叫道:“有刺客!”

    “有刺客!”

    “有刺客!”

    顿时,全豪宅处响起了亲兵们报警的声响。

    哒!

    就在此时,向鱼白由厢房房顶跳了下来,落到了厢房地上,传出了一丝声响。

    京!——

    然后向鱼白挥墨刃龙吟一声,如狂风般全力刺向床上熟睡的黄关午。

    咚!——

    咚!——

    此刻,两个亲兵分别一脚踹开厢房房门,闯了进来。

    “哇!——”

    此间,黄关午已经惊醒,看到向鱼白向他冲来,但是已经躲闪不及,被向鱼白一剑命中心口,顿时大声惨叫一声。

    呜!

    但是虽然黄关午被向鱼白一剑命中心口,他却还是能一拳如暴风般发着声响打向向鱼白,将向鱼白打飞。

    而向鱼白忍住一口气一声不吭的被打飞,但是没有跌倒在地,而是半跪在地,目光死死得望着黄关午,但是他却不能动分毫,因为他此时受了黄关午临死关头的全力致命一击,能够保持神智不倒已是非常悍勇了。

    “督军大人小心!”

    而到了这个时候,那闯进来的一个亲兵才开口提醒黄关午。

    黄关午虽然刚刚惊醒,但是却已是看清了刺向自己的一把漆黑无光的匕首,由于他毕竟也是士族出身,所以知道是白墨巨子刺杀的自己,便忍着疼痛说道:“咳!刺中我的竟然是墨刃?你是当代白墨巨子!

    想不到我黄关午英雄一世,竟然会因为杀草芥之民,被你墨家所杀。

    咳!咳!

    罢了,罢了,你竟然有勇气杀我黄关午,这一日天下怎可亡两个英雄?

    咳!咳!咳!

    传我将令,放这个白墨巨子走吧!”

    噗!

    “哇!——”

    说罢,黄关午一把拔出刺中胸口的墨刃,然后大吐一口鲜血,最后朗声道:“痛煞我也!”

    说完这句,黄关午便倒毙在床上,鲜血直流,而他手中墨刃则掉在了地上,不过这墨刃掉在地上后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响声。

    “督军大人!”

    “督军大人!”

    ……

    看到黄关午倒毙在床上,黄关午的亲兵立刻跑到黄关午的面前,而此时门外的亲兵也纷纷进了房中如此惊慌到。

    “是你刺杀督军大人?”

    “废话什么,杀了他!”

    ……

    而刚进房的亲兵们,则立刻暴怒着大叫着冲向向鱼白。

    “等一下,督军遗令,说‘这一日天下怎可亡两个英雄?’,督军说这个刺客是白墨巨子,要放这个刺客走。”

    但是此时,先头进房的亲兵则向后进房打算杀向鱼白的亲兵们这么说到。

    “你说什么?督军大人竟然会放杀死自己的仇人走?”

    不过但见黄关午的亲兵师领兵,走进了房间向那个向大家传黄关午遗令的亲兵,如此目光夺人的望向他询问到。

    那亲兵见亲兵师领兵向他如此郑重其事的询问,心中一横立刻向亲兵师领兵抱拳作揖说道:“领兵大人,督军大人临死之前的确这么是这么说的。

    督军大人最后的遗命是‘放这个白墨巨子走吧!’”

    亲兵师领兵见那亲兵肯定这么说,便皱了一下眉头,冷眼的看了看被黄关午一击打伤,半跪在地上调息压制内伤的向鱼白,然后朗声命令道:“既然督军大人遗命如此,那放他走吧!

    传令,奉督军大人遗命,放刺杀督军大人的白墨巨子走!

    不可伤此人分毫,全督军大人最后的仁义。”

    “奉督军大人遗命,放刺杀督军大人的白墨巨子走!

    不可伤此人分毫,全督军大人最后的仁义。”

    “奉督军大人遗命,放刺杀督军大人的白墨巨子走!

    不可伤此人分毫,全督军大人最后的仁义。”

    ……

    顿时,整个豪宅里都响起了如此的传令声。

    向鱼白见那亲兵师领兵竟然听从了黄关午的遗命,便站起了身形向那亲兵师领兵抱拳作揖道:“谢了!”

    然后向鱼白走到黄关午床前,擦着几个亲兵的身边弯腰捡起了刺杀黄关午后,被黄关午抛落在地墨刃,便走过亲兵师领兵身边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亲兵师领兵见这向鱼白竟然大胆的由他身边而过,牙关紧咬手牢牢得把着腰上宝剑,恨不得一剑挥出刺死此人,但是还是忍耐住放他离开了。

    亲兵们见向鱼白如此离开了这房间,便一个个看向亲兵师领兵,其中一个胆子大的亲兵便向亲兵师领兵询问道:“领兵大人,现在督军大人身亡在此,我们以后怎么办?”

    亲兵师领兵此时望着倒毙在床上的黄关午,想到今天还在不可一世的黄关午,现在竟然就如此被白墨巨子所杀,真是天下事吉凶祸福难预料,所以他向黄关午的遗体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地。

    梆!梆!梆!

    亲兵师领兵先是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身形,向身边的亲兵道:“通知副督军大人来此。”

    “喏!”

    立刻便有亲兵领命,往门外而出,去向黄关午麾下这支原北道镇戎军的副督军禀告此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