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873章 瓦岗作乱

第1873章 瓦岗作乱

 热门推荐:
    “皇叔不可!”

    杨广见杨林突然出手,吓了一跳,也更是急切。他不是担心王灿的安全,恰恰是担心杨林的安全,更担心因为此事而得罪了王灿。

    可惜,杨广却阻拦不急。

    王灿脸上的神情,却是淡然如水,根本不曾移动分毫。

    杨林却已经靠近了王灿。

    他眼中,尽是喜色。

    王灿肯定是被吓傻了,竟是不躲不避。

    这一刻的杨林,内心欢喜。他之所以欢喜,不是因为能杀了王灿欢喜,是欢喜大隋不至于中途崩塌,不至于因为王灿而遭到破坏。

    杀王灿,杨林有不忍。

    可是,王灿和大隋之间,杨林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直接就做出选择。

    “砰!”

    杨林的拳头,落在王灿胸膛位置。

    以杨林的力量,一拳落下,足以活生生大肆一匹战马。但这一刻,他的拳头撞在王灿的胸膛上,响起声音后,杨林骤然面色大变。

    他的拳头,仿佛撞在铁板上。

    整个拳头,硬生生的疼。

    整个拳头,仿佛骨头都要碎裂般。

    杨林目光看向王灿,这一刻的王灿,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笑容,淡淡道:“退下!”

    一声低喝,沛然力量,自王灿身上爆发出来。

    杨林整个人,仿佛如遭雷击般,不受控制的就往后倒飞出去。杨林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足足飞出三丈远的距离,才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一刻的杨林,浑身上下,无比的难受。尤其他靠近大厅门口的位置,腰杆在门槛上撞了一下,更是浑身骨头都像是要散架。

    王灿掸了掸衣袍,淡淡道:“靠山王,还要再来一拳吗?”

    “你,你……”

    杨林盯着王灿,瞪大眼睛,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作为大隋的开国元老,杨林也是见多识广的,见惯了大风大浪,更认识无数的武道高手,知晓武道高手的厉害。

    可如今,和王灿一个照面的交手,杨林已然是大觉意外。

    王灿厉害得有些离谱了。

    太强横了。

    要知道,王灿连一根指头都不曾动一下,仅仅是胸膛上一股劲力爆发,就已经是令他难以抵挡。在这样的前提下,杨林已然被打服。

    杨林身体发力,想站起身,可身体稍稍一发力,便一下趴在地上。实在是刚才王灿的力量,即便是收敛了无数倍,但依旧是让杨林浑身疼痛,难以发力。

    杨广看着倒在地上的杨林,站在王灿的身旁,连忙道:“国师,这事儿怪不得皇叔,是因为皇叔不了解你的实力,还请国师不要和皇叔计较。毕竟皇叔他,也是一心为国。”

    王灿道:“无妨,区区小事。”

    杨林其人,忠诚于大隋。

    这是一个极为有能力,也有重心,且无私为大隋的人。这样的一个人,王灿也颇为敬重,所以他一招手,罡气流转,那趴在地上的杨林,直接就横空飞起,一下到了王灿的身前。

    饶是杨林见多识广,可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被王灿操控,而且一下就飞了起来,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飞了!

    他飞了起来!

    杨林咕咚咽下一口唾沫,他这一刻,又更是震撼。相比于先前,王灿仅仅是身体发力,使得他倒飞出去,那可以理解为力量的反弹。

    可如今,他直接飞了起来。

    这就神乎其神了。

    尤其这一刻,杨林对王灿的国师之称,也是深切体会到,还真是国师。

    不愧是大隋的国师。

    王灿看着立在身前的杨林,真气流转,一股柔和的力量,直接就进入杨林身体中。原本杨林刚才和王灿交手受伤,但这一刻,在这一股柔和内息的流转下,身体内的伤势,登时就恢复过来,甚至于杨林体内的一些顽疾,也在这一刻,彻底恢复。

    王灿撤掉罡气,杨林便立在地上。

    杨林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状况,发现自己不仅是身体伤势恢复,而且多年的顽疾,也是彻底恢复,便欢喜起来,看向王灿更是敬若天人。

    杨林双手合拢,抱拳行礼。

    他更是一揖到底。

    “杨林有眼不识泰山,更误会了国师,还出手冒犯国师,请国师见谅。”

    杨林这一刻,便开始道歉。

    他是真诚道歉。

    这就是杨林。

    一是一二是二,他真真切切的道歉,没有半点的虚假。

    杨广看在眼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好歹事情解决了。

    王灿一拂袖,杨林便感受到一股罡气托着,身体不可遏止的站起身。王灿看着杨林,正色道:“靠山王不必多礼,大隋有靠山王这样的中流砥柱,很是不错。”

    杨广继续道:“皇叔,事实上国师如今,处理政务军务很让人信服。这一次攻伐高句丽,彻底剿灭了高句丽,把高句丽作为大隋的一部分。而且这一战,我们折损很少,也赚取了钱财。这样的战争,对大隋负担很小。”

    杨林说道:“国师对高句丽奴隶的处置,老夫听到后,也是赞同。这些高句丽的奴隶,如果释放回去,必定造成极大的负担。唯有作为奴隶卖掉,才能赚取大量的钱财。”

    王灿说道:“靠山王赞誉了。”

    杨林正色道:“自今日起,国师就是大隋的国师。谁敢说国师的错,我绝不会饶了他。”

    王灿道:“多谢靠山王。”顿了顿,王灿话锋一转,便道:“靠山王,听闻你麾下,有一员将领名叫秦琼的,可有这个人?”

    杨林面上笑容,说道:“国师,老夫麾下,却有一员将领名叫秦琼。此人不仅是我的部下,也是我的义子。秦琼其人,文武双全,可谓是全才,很是出众。”

    王灿道:“既如此,可否把秦琼抽调到朝中来。这样的人,留在靠山王的麾下,终究格局有限。在朝廷中来,他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杨林道:“国师看上了秦琼,那是他的福气。老夫回去后,立刻就告诉叔宝,通知他到洛阳去,到国师身边报到。”

    “好!”

    王灿点头应下。

    对于杨林的投桃报李,王灿自是感激的,因为秦琼是一员大将。这样的人必须要拉拢到朝廷中来,不能丢到地方去,更不能让秦琼去了瓦岗。

    王灿、杨林和杨广又商议了一番诸多事情,最终王灿和杨林告辞离开。

    出了行宫,杨林看向王灿,正色道:“国师,如今的大隋,表面上看,依旧是繁花似锦,依旧是太平盛世。可实际上,据老夫所知,许多地方百姓生存很是艰难。”

    顿了顿,杨林又道:“甚至于,有许多人落草为寇,很是艰难。除此外,地方官吏也是贪污腐败,为祸地方。整个大隋,问题相当多。国师处理政务,应着重把这些问题,全部都解决掉。”

    王灿笑道:“靠山王放心,你提及的这些事情,我都是知道的。所有的问题,我都会一一的解决,不会留下后患的。大隋盛世,一定会到来。大隋,必定会万古流芳。”

    杨林道:“我相信国师。”

    “报!”

    就在此时,不远处又有哨探飞马奔驰而来。

    哨探到了王灿的身边,翻身就下马。因为如今的所有战报消息,都是送到王灿的手中,所以哨探认识王灿,一见到王灿,就立刻翻身下马,抱拳道:“国师,大事不好了,瓦岗寨反了。如今的瓦岗寨,已然是肆虐河南之地。”

    王灿听到眉头上扬,露出意外的神色。

    历史上,瓦岗寨还没有造反。

    毕竟大隋的作乱,实际上,先有杨玄感作乱,掀开了整个大隋最后的盖子,使得大隋一下就乱了起来。紧跟着,又有瓦岗寨的人作乱,使得整个大隋,无数的百姓掀起战争,越来越多的起事作乱,越来越多的人反抗大隋,以至于大隋分崩离析。

    最终,大隋彻底陷入困境。

    王灿沉声道:“如今的河南境内,可有抵挡的军队在?”

    “有!”

    哨探禀报道:“有张须陀带兵在河南,抵挡瓦岗寨的作乱。不过根据前线消息,张须陀如今的处境,并不怎么好。”

    “混账!”

    杨林听到后,忍不住低喝。

    他脸上尽是怒容。

    杨林没想到,区区河南境内的瓦岗寨,竟是出了大问题。尤其前往平叛的张须陀,竟然也是抵挡不住。

    这样的一个情况,令杨林无比愤怒。

    王灿面上神情,却也轻松。

    对王灿来说,这不是什么难题,如果王灿要覆灭瓦岗寨,只不过一只手的事情。他只需要一夜之间,就可以抵达瓦岗,然后覆灭整个瓦岗。

    不过瓦岗寨内的无数人,却也是被逼无奈。因为这些人,都是无法生活,才汇聚在瓦岗的。除此外,瓦岗内还有大批的人才。

    这些人才,也是王灿需要的。

    要治理大隋,需要这些人。

    王灿转而看向杨林,说道:“靠山王,如今瓦岗生出了乱子。这件事情,还需要请示皇上,以便于尽快做出决断。好在如今高句丽方面,已经安排妥当。有房彦谦前往主持辽东局势,皇上也可以带着大军,启程南下,早日返回洛阳主持大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