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一百零一章 活学活用

第一百零一章 活学活用

 热门推荐:
    姒文命没想到练习眼力就有这么多的门道儿,单只是飞虫入眼还能保持不眨眼他就完全做不到,更别说把一只蚂蚁用马鬃挂到树上,百步之外将其看到扭头大小,至于将眼力和全身力气宫联璧合,自己连眼力的最基础标准都没达到,或者说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眼力,更别说整劲儿了!

    钓叟胡长老的话语已经略微涉及到了东夷氏族的核心秘密,尤其是射术练习方法,如果传承出去,各个氏族就都能够培养出自己的弓箭高手来,东夷实力就会因此下降,因此,涂山娇咳嗽了几声,开口说道:“胡长老不必说的那么详细!我更想听听第二绝是什么!”

    胡长老笑眯眯的说道:“第二绝就是臂力咯!这个臂力要求不光要猛,还要稳,即便是你全身上下有一龙之力,可是不够稳,那也白搭。必须能够达到保持拉弓瞄准的姿势一天的时间,手不抖肩不颤,也就算是基本达标了!”

    姒文命再次对照自身,一龙之力自己勉强及格,可如果弓力达到几牛之力的弓箭让自己保持开弓姿态一天不动,简直是强人所难啊,就算是不拉弓,仅仅保持一个姿势,自己也坚持不到一天!通过练箭的法门来看东夷射术果然有过人之处,姒文命收起了自己的轻视心态,表情凝重了许多。

    看到姒文命变得认真而谨慎,胡长老这才满意的摸着胡子说道:“至于这第三绝腰力,那就更加严格了,东夷射手不光能原地站立射箭,而且能够在颠簸的马背上射箭,百发百中,全靠腰力指使,腰部之力不能用死,而是要活,要练到如同巨蟒缠身,动静相宜,才能保证骑马开弓!”

    涂山娇看到胡长老尽数氏族射术诀窍,忍不住打断他的话语说道:“胡长老这一番话真是深入浅出,我涂山子弟很多人都不知道练箭由来,甚至不了解其中诀窍,被您这么一总结,就能够依照方法练习,事半功倍了!”

    涂山娇面向姒文命傲然说道:“虽然说透了关窍,可是没有三年苦练,略等于无,你可还愿意与我比过吗?”

    姒文命小心翼翼的问道:“女娇首领莫非就是这么锻炼成才的吗?”

    涂山娇呵呵浅笑道:“当然,就算不通门道,可我涂山子孙都是这么练习射术的,你难道害怕了吗?”

    姒文命故作镇定道:“害怕?哈哈哈哈,还请女娇首领先射过再说吧!”

    涂山娇取下背后的长弓,飘然飞下悬崖,来到钓叟胡长老的木筏子上,江水涌动,木筏忽上忽下,女娇双脚因虚就实,腰部挺立,摘下一只飞羽箭,开口说道:“我这柄硬弓乃是用千年铁木所制而成,青蛟之筋鞣制成弓弦,弓身足有一龙之力,箭出流星,可达十里,这就献丑了!”

    她猛然拉动弓弦,未见瞄准,那只白色羽箭倏地一声离开弓弦。

    在场众人都是视力超绝之辈,涂山众人更是练习过眼力,只见一道白光划破长空,咄的一下钉在了十里之外老松树身上巴掌大小的树洞里,将一只偷食的松鼠吓的一跳,竟然掉下树干,直坠江面。

    众人连声叫好,狐心月与巫支祁则面色不善,心说这一局必然要输了!

    姒文命虽然射术不如涂山娇,可是经过钓叟胡长老讲解,对涂山射术也了解了七八分,早就动起了心思,既然射术不如对方,只能依靠实力碾压,姒文命了解自己,和涂山娇相比,自己神念有成,这才是自己的优势。

    因此,在涂山娇抽出白羽箭矢的时候,他就灵机一动,已经将自己的一丝神念附着在了羽箭之上。

    涂山娇的箭矢命中树窠,姒文命的神念也趁机飞到了松树之上,他闭目凝神,虽然距离太远,可是如果凝聚全力,依稀还能够感觉到那丝神念,尤其是那只松鼠被误伤坠江,十分可怜。

    姒文命来不及多想,他挥手取弓,拉弓开箭,“嗡”的一声,箭矢如闪电一般,瞬间划破长空而去。

    众人没想到他如此草率开弓,心说这射箭的方向似乎低了不少,只见姒文命的弓箭果然没有飞向那株老松树,反而直奔山崖下方,半空中似乎闪动了一下,随后没入崖壁之中。

    涂山娇拍手笑道:“好弓法,少族长难道也练过射艺吗?”

    众人不解这射偏了的箭矢难道还能胜过女娇首领的那一箭吗?钓叟胡长老开口笑道:“小伙子真是慈悲心肠,这一箭竟然救了坠江松鼠一条性命,了不起!可惜没有按照约定命中目标啊!”

    姒文命见到自己的箭矢凌空射中了松鼠尾巴,借力将其送到了悬崖上,免去了它淹死的命运,心中也有几分开心,若不是有神念在松鼠身上吸引,自己恐怕也射不到这么准,因此,放下弓箭,格外谦虚的说道:“我射艺不精,脚踏实地,站在山崖上,却没有射中松树,还是女娇首领弓法入神,我甘拜下风!”

    涂山娇说道:“凌空射中坠落的松鼠,比射树窠更有难度,尤其是我的箭用来杀生,你的箭却用来救命,让人慨叹,这一局还是算你赢吧!”

    围观众人这才知道姒文命为了救松鼠性命,故意射偏了箭矢,纷纷心中赞叹不已。

    姒文命说道:“既有约定,当然要按照约定来办,我射偏了方向,确实力有不逮,如果站在江面上,更没有把握射中树窠,理应是女娇首领胜!”

    连番谦让,更有溢美之词,涂山娇脸颊绯红,不敢看姒文命,却对钓叟胡长老和涂山姐妹们说道:“你们觉得谁的射术更高一筹呢?”

    不待众小娘发言,钓叟胡长老哈哈笑道:“年轻人,输赢哪有那么重要,能够化敌为友才是要紧的事情!我看不如就算平局好了!你们双方各取所需!”

    有钓叟胡长老仲裁,姒文命拱手感谢,顺便对涂山娇也多拜了一拜,涂山娇确实钦佩姒文命的射术,连忙回礼道:“少族长弓法如神,还要超过女娇不知凡几,却不知道这种射术可有什么说法吗?”

    姒文命微微一笑,莫测高深的说道:“这是我夏后氏族秘传箭法,名叫导引箭矢,女娇首领若是有意,我却不吝藏拙!”

    涂山娇点头说道:“箭术乃是涂山氏子弟的贴身功夫,文命公子乐意赐教,我当然荣幸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