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八十一章 东夷剑狂

第八十一章 东夷剑狂

 热门推荐:
    姒杰一直没有加入战斗,其实是躲在外围施展咒术,驱动万千植物发动攻击。

    巫祭们的咒术诡异非凡,擅长以少胜多,所以姒魁才有勇气反杀一波,而不是趁乱逃走,毕竟远修的目标以保护姒文命的性命要紧。

    此刻,姒杰的咒术完成,这才加入战团,只见战场上树藤野草都好似活过来一般,倏忽来去,或捆或缚,或割或刺,顿时为偷袭而来的东夷人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好几名没有经验的剑手都被突如其来的草叶割破了衣裳,一个倒霉的家伙甚至被草叶刺中了左眼,顿时变成了一个瞎子。

    姒魁那边铁棒如风,兼之武功娴熟,片刻就咂翻了三个夷人,一名死亡,另外两名骨断筋折,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在他身边还围着四名夷人,受其牵制,就算是想要离开他的身边,回身对付姒文命也不可能。

    虽然东夷剑客剑法如风,可是对于同样熟悉这些剑法的姒魁来说,这些不过是小菜一碟,他只需拼着受些轻伤,就能完全将这四个人玩弄于鼓掌。

    来袭之人各个都是先天境界,足有十五个之多,可没想到遇到姒魁这样的高手,一个人就拖住了七个刺客,姒文命偷袭击杀了三名,当面对战杀死两名,姒杰出手又弄瞎了一个,剩下二人战战兢兢的面对姒杰和姒文命,胆气不足,只求拖延片刻,等着姒魁那边战斗结束。

    姒文命挑选了一个气息慌乱的,挥动斧子朝其扑去,呵呵笑道:“怎么,连杀人都不会吗,我来教教你!”

    那人横剑阻挡,却没想到这斧子虽然被人挥动起来风扇一般,可劈斩下来重量超过了万斤,顿时将剑身砸成了弯钩,斧头的锯刃劈入肩膀,这还是因为他略微卸力、侧了侧头,否则一样被斩破头颅而亡。

    他挥手丢下了手中的残剑,尖叫着做到低声,捂着肩膀连连后退,滚了一身的泥土。

    姒文命摸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狰狞一笑,说道:“纳命来!”

    姒文命挥斧就劈,那名剑客“嗷”的一声嚎叫,随后倒在地上,裤裆里湿了一片,再无气息。

    姒文命的斧子停在他的脑门之前,呵呵笑道:“没想到东夷还有这样的胆小鬼!”

    他转身看向姒杰,凭借出其不意的咒术手段,他的对手早就被无数枯藤捆住,面色铁青,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沫,明显中毒不轻。

    姒文命正要去帮助姒魁清理余匪,姒杰忽然拉住了他说道:“小心,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东夷剑客也有自己拼命的手段!”

    话音未落,只见一名剑客忽然挥剑刺入自己的腹内,随后剑身渐渐融入他的身体之中,那名剑客身体暴涨三尺,陡然从身后的背囊中取出了一柄一张长短的大刀,挥舞着扑向姒魁,口中却喊道:“速速逃离,回禀族老,任务失败,非战之罪!”

    这人显然是一个首领人物,他以一己之力抵挡住姒魁的攻击,身旁三人高高跃起,跳出战圈,就想要钻进灌木丛中。

    可惜“嗖”的一声,其中一人被羽箭射中胸膛,另外两人吼道:“还有弓箭手埋伏!小心!”

    姒杰撇嘴笑道:“人剑合一,也只有这帮剑疯子舍得如此自残!”

    他若无其事的捏动咒法,那空中落下的三个人就噗通一声跌入乱泥塘中,污泥瞬间埋过了脖颈,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沼泽吞没其中。

    看到他神乎其技的手段,姒文命长舒一口恶气,说道:“不用去帮着魁叔应敌吗?”

    姒杰笑道:“你看他需要帮忙吗?他是咱们氏族有名的战疯子,恐怕此时还没热身呢!”

    姒魁呲着牙嘿嘿笑道:“还是师兄明白我!”

    他猛然挥动手中的铁棒,以硬碰硬,叮叮当当一阵乱锤,火光迸射,那名剑疯子手中的巨剑竟然被砸出无数豁口,随后被他趁势贴身,一锤砸中胸口,摊在地上只剩呼吸。

    姒文命看着那名剑客,说道:“这人剑合一的手法当真了得,竟然能够将实力提升一层境界!咱们用不用救活他审问一番?”

    姒杰摇着头苦笑道:“救不活了,人剑合一本来就是必死的招数,挖个坑儿把他埋了吧!”

    姒文命好奇的问道:“这剑插入自己的身体里,境界不降反升是何道理?”

    姒杰皱眉说道:“这剑乃是他们出生之时的胎盘与精铁锤炼而成,名唤幼剑,常年贴身祭炼已经通灵,炼化到最高境界,能够修成灵剑,凭神念驱动数十里之外斩杀敌人!可惜他修为不足,只能强行炼化入体,提升境界,反遭其害。”

    看着满脸好奇,在收集战利品,尤其是这些剑客贴身收藏的幼剑,全部被他搜刮出来,堆叠到一起,显然很有想法。

    姒杰忍不住警告道:“文命,这东西是利器,可不能插进自己的身体里,会死人的!只有那些祭炼到灵剑的剑器才能达到完美的人剑合一,也只有他们血脉饲养的剑主能够使用,你可不要乱动!”

    姒文命从这些死者的怀中、背后、靴子里搜刮出了十四柄幼剑,笑嘻嘻的说道:“既然能够修成灵剑,材料一定不凡,不如我留下研究研究,说不定能够废物利用!应该还有一柄,在哪里呢?”

    苦寻不见的时候,巫支祁从黑暗之中出现,手中拖着一个东夷打扮的人,开口说道:“这里还有一个,想要趁乱逃跑,被我擒回来了!”

    姒文命连忙上前扶住巫支祁说道:“巫支祁大哥,你不是受伤了吗,可不要乱发力,免得伤势严重!”

    巫支祁挥了挥臂膀,将那个东夷男人丢在地上,爽朗笑道:“对付几个狼羔子而已,哪至于撕裂伤口!”

    姒文命低头打量地上装死的东夷人,发现竟然就是被自己吓得尿裤子的小子,忍不住笑道:“嗨,没想到你还会尿遁奇术啊,要不是巫支祁大哥谨慎,差点被你逃走了!”

    那小子眼看无法糊弄过关,翻身而起,硬挺着脖子说道:“既然被你们捉住,小爷也不废话,任杀任剐随便你们!是爷们儿的就给一个痛快!”

    看到胆小鬼冲好汉,姒文命心思一动,哈哈笑道:“好汉子,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姒文命挥动巨斧劈向那人的头颅,白光一闪,一道黑色物事斜飞八尺,那名好汉紧紧的闭着眼睛,浑身哆哆嗦嗦的哀嚎道:“哎呀,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