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六十四章 放血解毒

第六十四章 放血解毒

 热门推荐:
    姒文命知道姒道询问的是什么,他轻轻点了点头,姒道将震惊之情压在心底,没想到少族长竟然有成为巫祭的天分,要知道很少有人能够坚持几十年,只为等待凝聚神念的那一刻,相比巫祭凝练神念,武修们修炼自身更为简单,只需要不断精纯净化天地元气,慢慢提升就可以。

    可是成为武修总有极限,会局限于资质无法提升;可是巫祭们却没有极限,只要允许,他们的精神能够无限增长下去,最终修成不灭神魂,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辉。

    就好像是刚才他召唤而来的那些天地精魂一样,最古老的那个精魂,存在不止数百万年,只是作为精魂再无人生乐趣,就好像是一个纯粹的旁观者,记录者!常人恐怕也无法享受这样的生活。

    姒文命不知道姒道此言何意,但是他依旧担心姒咒的伤势,于是开口说道:“巫祭大人,还请您先帮姒咒治病吧!”

    姒道按下心事,开口说道:“病因已经找到了,他中了血煞之毒,治疗方法你可知道?”

    姒文命回忆了一下巫祭过程,开口说道:“莫非是要放血治疗?”

    姒道点了点头说道:“你果然参与了全过程,就是需要放血!”

    姒魁跟随巫祭一起归来,一来一去数千里,早已超越了自身极限,可此刻满脸疲惫之色,可依旧坚持着不肯休息,默默守卫在门口,听到二人探讨病情,开口问道:“血煞之毒是什么毒?”

    姒文命解释道:“地下矿脉散发的一种煞气毒素,不知不觉侵入生灵体内,让他们变异发狂,最终走向灭亡!只是咒三叔被发现的早,逃离出来,否则早就魔化堕落成为杀神了!”

    姒魁惊道:“那么厉害?那这矿脉氏族岂不是无法开发了?还要把入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免得那些毒素泄露。”

    姒道通过祝由术,找到了治疗姒咒的方法,此刻默不作声的从怀中取出几根骨针,钉在姒咒的十根手指上,随后念动咒语。

    轰隆隆……

    姒文命顿时感应到虚空之中,元力变化,似乎有大量的木元力和土元力聚集,木元力进入了姒咒的身体,土元力则在护持着他的同时,也在不断挤压他……

    姒文命顿时忍不住问道:“如此运用木元力和土元力,难道其中还有其他的玄机吗?”

    “多看少说!”

    姒道微微有些惊讶地看了姒文命一眼:才短短三天没见,这孩子竟然已经能够感应到不同属性的元力?而且神念参与到自己的巫祭过程之中,显然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他又有了显著的提高啊!

    ——说不定将来真的可以继承自己的衣钵,成为上古大巫级数的存在。

    随着姒道施以治疗,躺在床上的姒咒忽然痛哼一声,十个手指指间的孔洞慢慢流出黑色的血滴,一点一点滴在地面上,发出一股刺鼻的臭味,

    这些血液之中的毒素被浸入体内的木元力驱赶,不断流出体外,姒文命忽然开口说道:“不能任由这些血煞之毒挥发掉,找些容器来将毒血收集起来!”

    姒道点头,深以为是,这些血毒对修行中人或许伤害不大,但是对普通人会有极大的影响,随着他的吩咐,自有随从找来黑陶瓦罐收集血毒。

    足足收集了半罐子毒血,姒咒流出体外的血液才变得鲜红起来,此刻他的面色苍白无比,但是已经恢复了神智,并且睁开了眼睛,虚弱的说道:“师父,你怎么来了?我这是怎么了?”

    姒道看他苏醒,开口说道:“你中了血煞之毒,幸亏文命舍命救你,否则恐怕就会沦落成为妖魔!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姒文命虽然神念有成,可是感知力不足,只能感应虚空元力变化,却不知道元力在姒咒体内如何发挥作用,此刻听到巫祭发问,连忙回道:“我们在这个村子发现了大妖呲铁水牛,两位叔叔认为那牛在此地居住,周边定然有铁矿存在,而且那牛的粪便能够铸炼精铁,是氏族缺少的珍贵物资!所以就在此地查探究竟!”

    听闻三人试炼远修途中依然关注氏族发展,姒道暗暗点头,果然都是夏后氏部族的中流砥柱!

    姒文命继续说道:“我们发现有妖兽甲虫能够吞噬精铁粪便存活,与其交战,咒三叔出手将其降服,随后我们探入地下,查询究竟,地下矿脉很多,深入其中,竟然有一种神奇的红色晶石矿,与火元灵石极为相似,随后那只甲虫忽然失控,咒三叔也中毒昏迷,我不敢继续深入,将其背了出来!”

    姒道听闻事件的全过程,点头说道:“你处理的很好,否则魔化的不止是姒咒,你也可能失陷在地下!发现矿脉这件事情你们处理的很好,三人各记一功,矿脉开发利用的事宜交给氏族处理吧,我会向族老会通报此事!”

    听闻立功,姒文命感觉无比荣耀,他身为少族长却从未给氏族发展贡献过力量,所以才会一直被人质疑地位不符。如今总算是略尽绵薄之力。

    要知道夏后氏部族自有功勋榜,积累一百小功才能变成一件大功,自己三人只是探查一条矿脉,就能够得到一件大功,乃是十分侥幸的事情。

    姒文命少年心性,此刻并未意识到这件事情其中的凶险,从头到尾只有姒咒中毒受伤,就换来一件大功,当真是轻松无比。可他没想到,如果血煞之毒挥发,恐怕氏族领地又要滋生出无数妖魔来!相比而然,提前发现凶险并找到治疗血煞之毒的良策,才是这件功劳的重点所在。

    姒道略微沉思,开口说道:“姒咒此次深受重伤,失血过多,需要回到族内修养,文命的远修,就交由姒杰陪同守护吧!”

    姒道身边的一名黑脸男子对着姒文命点头示意,显然就是姒杰本人。

    姒文命刚刚和姒咒建立友谊,就要分别,心里有些不乐意,可是姒咒受伤,自己也不能耽误了他的治疗啊,于是哭丧着脸嘀咕道:“咒三叔曾经许诺,要我寻找到五元奇物就传授我咒术入门,他若是离开了,承诺还算不算数?”

    姒咒看到姒文命小孩脾气,居然牢骚满腹,忍不住呵呵轻笑,牵动了伤势,顿时又皱起眉头,开口说道:“师父在此,没有他的同意,我岂能轻传秘法!不过文命确实天赋异禀,师父不如收一个关门弟子,传承衣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