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二十四章 劈山大斧

第二十四章 劈山大斧

 热门推荐:
    如果是在一日之前,姒文命绝无可能一夜奔行数百里,那个时候他才只有后天境的实力,对付普通人和野兽尚可,想要对付先天妖兽则力有不逮。

    可是如今他已经踏入先天境界,乘风踏月而行,只觉得迅捷无比,须臾之间就能跑出数十里里,就连悬崖、险谷、溪流、沼泽都无法阻拦他飞跃的步伐。

    他看准目标,四处出击,一夜之间灭杀了十多路伥鬼,数目足有百只。

    起初,他尚且需要激活镇山弓的器灵夔牛来镇压伥鬼,可到了后来,姒文命艺高人胆大,竟然突入战阵,依靠自身功法就能够和伥鬼周旋,将其一一屠灭。

    其间也曾留下数只活口,可是这些伥鬼不知道被南山巨虎灌输了什么药儿,竟然鬼迷心窍,一个个就算去死绝不肯背叛南山巨虎,死活不肯泄露南山巨虎的行踪。

    这倒是让姒文命颇有些无可奈何。

    好在经过连番大战,姒文命对自身的实力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的拳脚功夫也有了显著提高。

    黎明时分,天色最为晦暗的一刻,姒文命遇见了规模最大的一批伥鬼。

    这些伥鬼足有三十人之多,一个个身披甲胄、胯骑骏马,气势不凡,竟然是一支商队的护卫,被南山巨虎吞噬后转化为了伥鬼。

    南山巨虎这几日吞噬了数百人,全部转化为伥鬼,不过大部分只是普通人转化,只知道听命行事,对上普通的妖兽都会魂飞魄散,而这只商队护卫则是它手下最为精锐的一支队伍,寻常先天妖兽,也能斗上几百回合。

    姒文命一夜突袭数十路伥鬼,进展顺利,只觉得伥鬼实力低微,不堪一击。

    此刻,见到这只护卫伥鬼部队,竟然不顾危险,踩着树枝突兀而出,挥动手中的镇山弓,一顿抽击,就将两名伥鬼抽的魂飞魄散。

    夜色之中,伥鬼化作丝丝缕缕黑色能量被镇山弓暗暗吸食一空,竟然无人发现,镇山弓在偷吃伥鬼精华。

    发现有人突袭,伥鬼群中一名身高丈二的大胡子男人高呼一声,这些伥鬼顿时集合成了一个密集队形,围拢在他身后,向姒文命逼近。

    姒文命激活镇山弓,弓身之上带着蒙蒙的光芒,这东西正是鬼物阴魂的克星,每每被击中就会魂飞魄散,百试不爽。

    此刻他并不畏惧,脚步如飞,突入伥鬼群,抽其神弓击向那名为首的伥鬼。

    伥鬼首领狰狞一笑,说道:“我道为何这一夜手下的兄弟等少了这么多,原来是被你小子在捣鬼,如今既然遇到了我,便休想再活命!看你这小鬼细皮嫩肉的,正合我家大王的口味!”

    这只伥鬼明显魁梧不凡,它挥动手中的大斧子,竟然硬生生挡住了姒文命的镇山弓。

    只听“当啷”一声巨响,姒文命竟然被这名伥鬼击飞了三丈有余。

    姒文命落在地上,只觉得手臂如受雷亟,麻木不堪。

    而且一直以来,这些伥鬼都无法抵挡镇山弓的威力,以至于他都不曾开弓射箭,只是把镇山弓当做一把大刀,劈斩之中鬼怪烟消云散,如今这个伥鬼竟然能用武器抵挡镇山弓,委实是令人有些不敢相信。

    那名伥鬼喝喝笑道:“你这小毛孩,不过依仗手中神弓利器,才能屠灭我手下那一众兄弟,却不知我仲山长威手中这柄劈山斧也是仲山一族的神器,岂是你这小毛孩所能抵挡?小子,速来受死吧!”

    “仲山长威?听名字想必是仲山氏部落的勇士,没想到死后却沦为南山巨虎的伥鬼?”

    姒文命皱起了眉头,想到仲山氏老丈传授他《万化归元功》的交情,有些不忍心取仲山长威的性命——哪怕他已经变成了一只伥鬼。

    所以,姒文命改变了策略,脑海中灵光一闪,试探道:“仲山长威,你变成了伥鬼,形同傀儡,一心想要把我送给南山巨虎果腹,我不怪你!只不过南山巨虎向来行踪不定,你打算把我送去何处给它果腹呀?”

    仲山长威倒没觉得这话有问题,径直道:“我家大王正在碧波潭休养生息,一会儿拿住了你,便送你去给大王加餐!”

    在他看来,人族听到南山巨虎大王的威名,只可能吓得屁滚尿流、满山乱窜,哪有什么人敢有胆子去猎杀南山巨虎大王的?

    就算有,也肯定得是元胎境之上的高手,绝不会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才入先天的小毛孩。

    “原来这货藏在碧波潭?”姒文命没想到略施小计就得到了南山巨虎的位置,他挥动镇山弓笑道:“我正好去送它归西!”

    “放肆!”仲山长威大吼道,“敢对大王不敬,我先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说完他就挥舞着巨大的车轮状的斧子,扑向姒文命。

    仲山长威手中的劈山斧不愧是一族至宝,威力无穷,挥舞之中带起道道寒光,似乎劈开了夜色,劈开了风,带着三尺锐气将周遭的古木野草全部斩成齑粉。

    姒文命依靠神弓抵挡了几招,感觉弓身颤抖不已,这个仲山长威境界与他其实相差无几,力量也不分上下,可是武器却占据了太多优势——毕竟劈山斧适合近战厮杀,镇山弓只适合远程攻击,近战时不免被克制的厉害,随着几次与巨斧碰撞,弓身之上竟然出现了细小的裂纹。

    而对面的仲山长威竟然越战越勇,手中的巨斧挥动起来,如同旋风一般席卷姒文命。

    姒文命微微皱眉,他不愿取仲山长威的性命,又不愿用镇山弓硬挡对方的劈山斧,这么一来顿时落在了下风,只好借助地形和变换步伐来闪避。

    仲山长威咬住了姒文命的身影,在追击之中不断堆积气势,渐渐的从旋风变成了龙卷风,声势浩大,随时都有可能将姒文命卷入自己的乱披风斧影之中,绞成粉碎。

    狐心月被斧风吹的几乎无法站立,只能紧紧的挂在姒文命的脖颈上,它低声提醒道:“喂喂喂,小子,你不能再任由这臭伥鬼累计气势了呀,否则的话等一下就更加难以抵挡了,你必须得发挥自己的长处,拉开距离,用镇山弓射死他……”

    姒文命无言以对,他何尝不想拉开距离,可是仲山长威实力不凡,这电光火石之间,他很难全身而退。

    狐心月也觉察到他的艰辛,遂开口说道:“如果这厮还是人身,我绝对能轻松就把他放倒!可惜他已经变成了伥鬼,等同于是一个没什么感官的傀儡,我很难迷惑他的心智,最多只能定住他片刻,等一下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姒文命不禁喜出望外,能定住仲山长威片刻便足够了,他叮嘱道:“好!你自己小心!”

    狐心月仰起头来,看向仲山长威,猛然张开嘴巴,一道绿光“咻”的一声扑向这伥鬼首脑的面额。

    仲山长威追杀了姒文命半天,一通斧法施展的淋漓尽致,只觉得好不痛快,正打算将姒文命切成八块,没料到这小子肩上的狐狸竟然还会放暗器,猝不及防之下,“噗”的一声,被那团绿光击中额头,黑雾闪动之中,他的神识似乎受到了影响,身形都有些恍惚起来,收起了攻势,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姒文命趁此良机,连忙跨出百步之外,回身擎起镇山弓,拉满弓弦,凝聚箭矢,一气呵成,“咻”的一声,射出了一箭。

    仲山长威虽然被狐心月的术影响,可是他数十名手下还在,此刻发现首领遇袭,纷纷护主,驾驭这胯下鬼马狂风一样扑向了姒文命,趁他无法动弹,启动必杀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