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十章 惊弓之鸟

第十章 惊弓之鸟

 热门推荐:
    姒文命偷袭得手,深吸一口气,不敢原地停留,连忙背起镇山弓翻越城墙,一瘸一拐地逃出城池,直奔黑暗中的南山而去。

    幸好有《万化归元功》助他调息,即便在奔跑的过程中,都能汲取沿途的各种灵力,片刻之后,他的状态就恢复了六七成,跑起来都是虎虎生风。

    虚空之中,一张沧桑的老脸点了点头,欣慰地道:“临危不惧,遇强则强,斗智斗勇,果然有主上昔年的风姿!”

    其实仲山氏老丈正是此前的木神句芒变化而来,想要借此机会看一看姒文命的心性人品。此刻,他见姒文命行止有矩,思路清晰,处置妥当,心中十分满意。

    老丈挥了挥手,帮助姒文命清理了他走后来不及掩盖的足迹,随后再次消失在虚空之中。

    姒文命钻入山林疾跑了半天,足足跑了几十里路,才在一条小溪边停下休息。

    他借着冰冷的溪水擦了把脸,洗去汗水,又足足的饮了一通水,灌满了肚皮,这才躺在青石板上休息。

    山野密林,绿草茵茵,灌木丛生,几株黄色紫色的细小花瓣落入溪水之中,被哗啦啦的流水推动着远去,深入丛林,不知去往何处。

    姒文命喘足了气,看着落花若有所思,

    他猛然将背后的镇山弓取到手上,细细摆弄着,若不是这东西忽然发出巨响,自己又怎么会被人发现?还差点被姒琨抓了个正着?姒琨这家伙一直对自己不怀好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以后须得多多提防。

    不过,自己虽然拿到了镇山弓,可真的能拉得动弓弦吗?

    镇山弓是以金精玄铁所铸,弓身是仿昔日后羿射九日所用的射日弓而造,弓弦则是以百年以上的成年蛟龙筋炼制,普通人就是想要碰一碰也没得机会。

    姒文命试着拨动弓弦,弓弦铁铸一般,纹丝不动。

    少年的好胜之心顿时被激起,他站起身来,弓步错立,随后鼓足力气一手持弓,另一只手拉动弓弦,这一次弓弦很给面子,被他拉开了一指长的距离。

    姒文命小脸憋得通红,心中暗道:“以我正常的臂力,根本连弓弦都拉不开,不知道《龟元功》行不行……”

    姒文命暗暗运转《万化归元功》,这门功法当真不俗,刚刚开始运转一周,镇山弓似乎感应到了他体内的万化归元力,还未开弓,就发出轰然巨响。

    “轰隆!”

    周遭的树林都随着巨响颤动不已。

    姒文命都被吓了一跳,连忙收功,开心的说道:“原来《万化归元功》真的可以激活镇山弓,没想到仲山氏部落的功法竟然如此玄妙!”

    姒文命不知道镇山弓之中的炼化的兽灵是一只夔牛,夔牛又称雷兽,能够发出雷鸣的声音,所以刚才镇山弓才会发出雷鸣般的巨响。

    ……

    恰在此刻,在丛林之中不远处的一个峭壁之下,一株翠绿颜色的“化灵草”嫩叶上,有一朵“解语花”正在孑然盛开。

    “化灵草”的旁边,一只浑身毛发洁白似雪的三尾小妖狐正在虎视眈眈的等待着,“化灵草”善能提升妖兽灵性,“解语花”则能够化去妖兽喉咙里的横骨,让它们口吐人言,对于妖兽来说,算是极好的宝贝了。

    只要等到“解语花”盛开,小妖狐就能大快朵颐。想到这里,它就一阵兴奋。

    可忽然一片乌云飘过,小白狐警惕的抬头望天,只见一只青尾鸾鸟从天空飞过,鸾鸟视觉锐利,在万仞高空就已经看到了峭壁上盛开的“解语花”,猛然俯冲而至,想要争夺这一线机缘。

    地面上的三尾小妖狐岂能任它抢夺了灵草,仰起头猛然吸气,凝结妖力吐出一个红色的火球,直奔鸾鸟而去。

    青尾鸾鸟平素里以猛兽毒蛇为食,根本没把区区一只三尾妖狐放在眼里,因此只是羽翼一拍,两道风刃凭空出现,一道风刃击中火球,发出嘶嘶响声,将火球分割破碎,另外一道风刃袭向三尾妖狐。

    妖狐对空本来就处于劣势,何况它修行日短,不足以对抗鸾鸟,被风刃击中,背部顿时划出了一道伤口,鲜血淋漓,可它十分固执,不肯放弃到嘴边的机缘,因此与鸾鸟争斗在一起。

    兽鸟相争,受限于自身功力不足,修炼不久,无法飞翔的劣势,三尾妖狐屡屡受伤,可依旧死战不退,它悲鸣一声,不肯放弃面前的灵草,后足一蹬,扑向三米外的“解语花”,想要趁它还未成熟,先行吞入腹内。

    青尾鸾鸟后发先至,猛然拍动翅膀,一道旋风袭来,将妖狐卷飞出去,鸾鸟则站在“解语花”的旁边,发出一阵“咯咯咯”的声音,似笑非笑的看着不远处的妖狐,

    鸾鸟拍动翅膀随时准备击杀了这个小东西,确保“解语花”成熟结果,由自己享用。

    这花十分奇特开花结果只需一时三刻,所以很少有野兽能够得到这种机缘。

    三尾妖狐四肢抓地,看着青尾鸾鸟心生恨意,它明知道自己可能不是鸾鸟的对手,可依然伏在地上不肯放过这丝机缘,绕着鸾鸟寻找漏洞,随时准备偷袭。

    片刻之中一鸟一兽扑打在一起,三尾妖狐身形瘦小,行动敏捷,青尾鸾鸟唯恐它祸害了“解语花”,因此站在地面,死守不退,只能依靠翅膀防御之下,双方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多次争斗下,三尾妖狐伤痕累累,鸾鸟也羽毛凌乱,双方都显得狼狈不堪。

    不过妖狐发现对方对自己并无一击必杀之力,于是越战越勇,纠缠不休,青尾鸾鸟却心浮气躁,连声鸾鸣,想要吓跑这只小妖狐。

    眼看着花开欲败,果子就要成熟,三尾妖狐心中焦急起来。

    借助鸾鸟发声的空隙,三尾妖狐再次鼓足全力猛然扑向峭壁,四爪在岩壁上攀行跳动了几次,竟然来到了鸾鸟身后,凌空直下,两只锋利的爪子挠向青尾鸾鸟的翅膀,嘴巴也尖牙铿锵,想要咬住它的脖颈。

    可是论及这凌空扑杀的本领,妖狐怎能及得上鸾鸟?

    青尾鸾鸟早就在等待着这样一个机会,只见它翅膀微动,一个鹞子翻身,瞬间飞起了十几米高,随后如电光火石一般扑向空中的狐狸,双翅一拍就有两道风刃击中狐狸的雪白毛皮,划开了两道巨大伤口,强大的风顺势将狐狸拍飞十几米。

    妖狐受伤不轻,跌在地面溅起一地尘土,这一次它冒险出击,被摔的够呛,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三尾妖狐偷袭失败,躺在地上,露出毫无防御的肚皮要害,鸾鸟经验丰富,再次在空中翻折转身,两只利爪带着青色锋芒抓向狐狸的心腹要害。

    小白狐挫伤筋骨,无暇翻身,眼看就要身死殒命,正值此刻,忽然一阵犹如雷音一般的弓弦鸣响声从不远处传来,惊得青尾鸾鸟心神一颤,下意识地就要闪避。

    它少小时曾经受过严重的箭伤,对弓弦鸣响之声一直心有余悸,此时陡然听到雷音般的弓鸣,唯恐被人偷袭,顾不得三尾妖狐和“化灵草”,一扇翅膀,立即远遁。

    它凌空遥望,不远处果然有一个人族少年正在操弓弄弦,刚才那雷鸣般的巨响正是从此发出。

    姒文命也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会有一只体形如此庞大的青尾鸾鸟猛然腾空而起,下意识地调转弓身,瞄准青尾鸾鸟。

    他运足《万化归元功》,只觉得地下无数力量滚滚如江水一般涌入自己的臂膀,片刻间,就将弓弦拉动了一尺有余,这种幅度百丈以内已经足够射杀普通的飞禽走兽了。

    青尾鸾鸟对秦朗手中的镇山弓十分畏惧,几百年前,在它幼年时候,就曾经在类似的巨弓下吃亏,被射伤了翅膀,还险些被射透了肚皮,如今再次见到这弓形的宝物,恐怖旧事顿时翻涌上心头。

    它不敢再次对抗镇山弓,甚至没有顾及对方其实有弓无箭,顿时哀鸣一声,振翅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