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八章 半道截击

第八章 半道截击

 热门推荐:
    姒文命根本没料到取下镇山弓竟然会造成如此大的动静,一时之间不禁也有些发蒙。

    幸好这时候负责守卫祖祠的熊罴黑煞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异常的变化,冲过来对着文命发出一声爆吼,似乎是在责问他为什么要动镇族之宝?

    受到黑煞提醒,姒文命被惊雷麻痹的灵识反倒很快清醒过来,

    他“嘘”了一声道:“黑煞,这镇山弓我有急用,等用完了之后,我就还回来!你可要帮我隐瞒,不要误了我的大事儿!”

    黑煞瞪大了双眼盯着他了一会儿,黄澄澄的瞳孔之中透出一丝狐疑之色,随后又冲着他低声咆哮了几声,似乎表达着自己的不满,镇族之宝丢失,如果隐瞒,恐怕逃不过被杀的命运。

    姒文命看到它抗议,有些讪讪地道:“我也不想偷偷摸摸的,可是三叔公那个老顽固你也知道的,如果跟他说要借用一下镇山弓,他绝对不会同意的,就算我是少族长也不行,谁让父亲奉旨去治水之前,把族内大权交给他了呢?与其说出来被三叔公拒绝,我还不如悄悄的把镇山弓带走呢,我只是没想到取下镇山弓会惹出这么大的动静,好吧,你就说弓被我偷走了,最多回来挨顿揍,我甘愿接受处罚……”

    这时候,祖祠外面的竹林里忽然有嘈杂的脚步声传来,显然已经有人发现了不妥,前来查看。

    “他们来的好快啊!”姒文命脸色微变,对熊罴黑煞道:“黑煞你可得帮我一次,不然的话,我背着镇山弓肯定跑不远……你放心,只要过了这一关,下次回来我一定好好陪你玩,再说了,我今天还给你带来一个小伙伴呢。”

    黑煞伸出熊掌捂住了嘴脸,一副很无语的表情,不过犹豫了片刻,它还是同意了帮忙隐瞒,拖延时间,镇山弓被少族长拿走了,自己也无可奈何啊?总不能把他啃死不是!

    看它配合,姒文命这才放心的走入竹林,逃命而去。

    等文命从东面潜逃之后,熊罴黑煞故意跑到竹林西边,发出阵阵熊咆,撕开阵法屏障,向外面狂追去,一时间路上飞沙走石,怪吼如雷。

    带队赶来的姒襄和姒尯听到动静,以为熊罴黑煞追踪敌人,缠斗不休,顿时被熊罴吸引过去,须臾之间,让姒文命有了逃亡的机会。

    姒襄面目粗犷,估计也是从睡梦中被惊醒的,未曾来得及穿衣披甲,精赤着上半身,贲起的肌肉如同一座座起伏的小山。他怒吼一声道:“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我夏后氏祖祠作祟?”

    一旁的姒尯则要冷静的多,他披着蛟血藤甲,手中的烈焰夺魂枪凌空一指道:“追上熊罴自然一清二楚!”

    一时之间,十几名玄甲卫士杀气腾腾,纵身飞扑,将沿途的竹林成片的压倒,犹如山洪倾泻而去。

    片刻之后,他们就追上了熊罴,朦胧之中却没有看到有敌人争斗。

    姒襄怒吼到:“熊罴,到底是什么人潜入祖祠作怪?”

    熊罴则怪吼几声,伸出爪子比划了几下。

    “什么?是少族长姒文命干的?你怎么没能把他拦下来?”姒襄傻眼了,忍不住转头看向姒尯:“这个败家子到底想干什么?”

    姒尯刚要开口,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玄甲卫士狂奔而来:“族老有命,请姒襄、姒尯两位大人无论如何都要拦下少族长……”

    “三叔公怎么知道是少族长干的?”姒尯困惑不解地问道,“我们赶过来的时候,三叔公应该已经睡下了!”

    玄甲卫士愣了一下,悻悻地到:“族老……应该是猜的!”

    “猜的?”姒襄、姒尯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有些古怪的神色。

    族长离开部落去治理水患已有多年,族中大小事务都由三叔公代为掌管,尽管三叔公平日里行事从不逾矩,并未透露出想要彻底夺权的蛛丝马迹,但是三叔公的儿子姒琨却似乎另有谋算,平日里也俨然把自己当成夏后氏未来的掌权人,故而姒琨对少族长姒文命的不满几乎毫不掩饰。

    因此当姒襄、姒尯听到三叔公居然猜道少族长姒文命会在祖祠乱来,心中不免“咯噔”一下,似乎隐约嗅到了某种阴谋的味道。

    ……

    姒文命也听到了熊罴往另一个方向追逐时发出的嘶吼声,他心中松了一口气,背着镇山弓往相反的方向拔足狂奔。

    眼看着已经看到城墙的时候,路旁陡然有一阵苍凉而森冷的鸦啼声响了起来。

    随即就有一道黑影从路边的一栋竹楼顶上拔空而起,怪叫一声落在了文命的前面,硬生生地阻住去路,将文命拦截下来。

    在黑影的肩膀两侧,各站着一只眼瞳墨绿的三足腐鸦,此刻正死死的盯着姒文命,那贪婪而凶残的目光仿佛像是盯着一堆腐肉,没有丝毫的温度,令人不寒而栗。

    “姒文命,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姒文命认出了对方,他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姒琨,你怎么会在这里?!”

    姒琨阴鸷地笑道:“嘿嘿!没想到吧?从你回来的那一刻起,我就死死的盯着你了!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居然胆敢偷盗镇族之宝镇山弓,这一次抓住了你,若是不治你的重罪,恐怕举族上下都不会答应!”

    姒文命顿时气坏了,这个姒琨最近总是找他的麻烦,他看在三叔公的面子上,倒也没想过要跟这家伙计较,没想到这家伙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想抓住我?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他拔地而起,双腿连环踢蹬,翻飞的腿影矫若游龙,踹向了姒琨的小腹。

    “哼!不自量力!”

    姒琨双拳一错,势大力沉,一股热浪从拳头上汹涌而出,“砰”,这一拳正好轰在文命的脚底,将他轰的倒飞出去。

    落地之后,姒文命的脚底都有一种火烧火燎的灼痛感,几乎站立不稳。

    可是,姒文命也很清楚,熊罴给他争取到的时间不会太多,如果不能尽快摆脱姒琨的话,今天估计是没办法带着镇山弓去猎杀南山巨虎了。

    因此,他一咬牙,蓄势凌空腾跃而去,再次一脚踢向姒琨的肩膀,角度极其刁钻凌厉。

    姒琨冷笑不迭,竟然不闪不避,反而主动迎了上去,双臂猛然一抱一夹,将姒文命的小腿直接锁住,随即臂膀发力,想要直接拧断他的小腿。

    “咔咔咔……”

    声响如爆豆一般,眼看着姒文命的腿骨就要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