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七章 炼体夺弓

第七章 炼体夺弓

 热门推荐:
    姒文命平素不爱修炼,就是因为他修炼起来比龟速快不了多少,夏后氏族虽然也是轩辕黄帝后裔血脉,可是家族中传下来的功法《元胎宝诀》,需要人勤练神识,以后天之体凝聚元神,直入先天,成就元胎境界。

    可巫祭大人却认为姒文命先天不足,对《元胎宝诀》并不敏感,修炼速度极慢。事实上,就算姒文命这些年日夜不停的修炼,也追不上族中的那几个天才人物,一直都是部落中被讥笑嘲讽的对象。

    此刻,他修炼起《万化归元功》,却有了从龟爬到飞翔的跳跃式感觉。

    虽然他不懂功法上的上古文字,看不明白“土为万物之母,既生于土,复归于土,生息往复,绵延不绝”的经文内容,可是在数蝌蚪的过程中,他的灵识已经与蝌蚪们合而为一,一旦数清蝌蚪的数目,这些蝌蚪就会分裂,让他再次计数,偏偏姒文命乐此不疲,决不放弃,偏要数个清楚明白。

    这种专心致志的状态,正好契合了《万化归元功》的主旨,因此修炼速度反而因为心神和一,更加快捷起来。

    姒文命潜心修炼,他数蝌蚪的过程中,不知时间流逝,功力倍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灵识耗尽,眼前发黑,无数蝌蚪挤成一团,变成了一个漆黑大嘴,向他扑来,将他吓了一跳,一激灵,从修炼之中醒了过来。

    只见此刻满天星斗,月满人间,光辉旖旎,清爽宜人。

    正是入夜之后,万籁俱寂的景象。

    姒文命迈步来到门外,看着天空中静寂祥和的景象,一时间天人感应。

    无数天星光芒汇聚,照在他的头颅顶门处,受到夜色激荡,一幅令人热血沸腾的玄妙图景,悄无声息地浮现在文命的脑海深处:

    那是一副巨大的末日画卷,视角如同坐在天空的星辰上看向大地。

    只见星球震动,大地动荡,地龙翻滚,无穷无尽的赤红岩浆从地下喷涌而出,渐渐的这些岩浆在洪水的冷却下凝固,变成了山川、溪谷、矮丘、平原,又过了不知多久,无数花草树木滋生出来,无数动物慢慢衍变而出,这个星球变成了万物生息的大地。

    感受到这个画面,姒文命若有所悟,这就是生的力量。他的脚下好像生根了一般,无师自通与地脉勾连起来,无数厚重土性元气涌入他的身体中,气息陡然一变,就突破了一层境界。

    随后,又是一副画卷缓缓展开,只见天空之中暴雨倾盆,一道道电光如蛇一般蜿蜒,怒雷如猛兽一般咆哮,狂风骤雨裹挟着枯枝败叶,汇聚成汹涌的怒潮,将天地间的所有一切,所有的生灵,不论是人、兽、妖、草木精怪……都狠狠地摔打的地面上,化作一片泥泞……

    看到这幅画面,姒文命心中依稀明朗起来,万物生于斯长于斯,复归于斯。

    所谓的《百变乾坤万物化生归元戊土神功》,就是将天地间所有的气息,无论灵气、清气、浊气、甚至是妖气,所有的生命,无论是什么种族,全都收为己用,以成海纳百川之势。

    感受到这层意境,姒文命体内的功法再次一变,不光依靠双脚吸收大地的力量,他的皮肤都好似开窍了一般,甚至主动开始吸收起天地元气,万物元气来。

    这一刻,他虽然未曾主动行功修炼,但是他的皮毛骨血、五脏六腑都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开始汲取大地之中的浑厚元气。

    片刻之后,姒文命咦嘘之中,深吸一口气,挺身而起,他挥动了一下手臂,只觉得充满力量,显然这一次修炼,自己的武道修为境界得到了十分显著的提升,

    更为主要的是他的精神面貌也瞬息万变,灵识小成,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和此前的少年截然不同,稚气尽脱,却多了一份丰润如神的气质。

    “呼……”

    文命彻底松了一口气,他能够感觉到修炼了《万化归元功》之后,自己的力量增加了不少,没想到第一次修炼,自己就受益匪浅,

    虽然没有尝试,可他相信此刻自己必然已经突破了炼体瓶颈,甚至不止是一层境界,这简直是一个奇迹,以自己如今的实力,想必已经可以收取“镇山弓”了!

    姒文命转身望向虚浮在祀台上白光之中的镇山弓,似乎感应到他的视线,镇山弓白光闪烁,如同稚子寻找母亲的目光一般。

    姒文命暗蕴神功,伸手向镇山弓抓去,只觉得噗呲一声,手指探入白色光罩之中,镇山弓乖巧的贴近了他的手掌,呼应着他体内的元气变化。

    感应到乾坤百变万物化生归元戊土神功的元气,镇山弓弓身一震,祀台上的白光发出“嗡”的一声脆鸣,好似水波一般向两侧荡漾开来,一道道明灭不定的幽幻气息在祀台的表面流转而过,汇聚成有如鱼游一般的玄妙纹理。

    随后巨弓弓身之内,一只沉眠中的兽灵被惊醒,陡然颤动起来,弓弦引动一圈圈无形的波纹,激荡开去,将整座城池都笼罩在内。

    “轰!隆!隆!隆!”

    天雷滚滚,整个夏后氏的城池都被惊动了。

    代掌族权的三叔公姒赫本来已经早早入睡,此时却如同噩梦一般惊醒,怒喝一声:“发生了什么事?打雷了吗?”

    守候在门外的一名玄甲守卫听到召唤,连忙贴近门口禀报道:“族老,祖祠那边似有异动,忽然爆发一阵奇异的白光,随后就是一阵雷鸣,不过,刚才姒襄和姒尯两位大人已经带人过去一探究竟了!”

    代族长姒赫脸色骤变:“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如果是外敌入侵,肯定是城门和城墙外围先发生变故才对,岂能直接攻打祖祠。可若不是外敌的话,能够自由出入祖祠的族人可就不多了!”

    他灵光一闪,猛然想起了一个人,大声怒道:“不好!肯定是姒文命那小子在搞鬼!这小子平素就喜欢收集各种宝贝,莫不是要去偷镇族之宝?你快去通知姒襄和姒尯,让他们不惜代价把少族长拦截下来……”

    接到命令,玄甲侍卫连忙小跑着传命去了。

    待那玄甲守卫慌忙离开之后,代族长姒赫越想越觉得气不过,跺脚道:“千百年来,历代祖先披荆斩棘,好不容易才有如今这份基业啊!族长啊族长,你怎么就生了这个一个不安分的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