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五章 阴谋诡计

第五章 阴谋诡计

 热门推荐:
    姒文命不敢说出回来盗取镇山弓的事情,唯恐被族人听到。

    仲山氏老丈也笑了笑,没有吭声。来的途中,姒文命曾经提起过这个三叔公脾气固执、食古不化,若是直接开口借用镇山弓的话,三叔公是肯定不会借的。

    “文命啊,你又跑去哪里了?”三叔公姒赫缓慢地踱步过来,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十分不悦地道,“你是少族长,按理说,已经到了跟着你几位族叔学习处理军政族务的年纪了!可是你却整日都不见人影?再说,你先天不足,不好好在族中休养生息,整天外面乱跑,如果出了事,日后待族长治水归来,你让我这把老骨头怎么去向族长交待?”

    “知道啦,三叔公,我明天开始就跟着姒琨、姒襄和姒尯等几位族叔学习!”姒文命不耐与三叔公啰嗦,眼前就有让自己实力提升,达到炼体境界的功夫,他心里和猫抓一样。

    因此,趁着三叔公姒赫还没开口,就想逃走。

    姒赫身旁面目阴鸷的姒琨却冷笑了一声,满脸厌恶之色道:“如今这世道洪水泛滥、衣食不足,所有的族人全都在为部族的存续尽心竭力,就只有你姒文命这个败家子,整日跑去崇山峻岭之中与禽兽嬉戏。若不是因为你是族长的儿子,恐怕早就被赶出部落,让你自生自灭了!”

    旁边的一些守卫闻言也露出了一丝忿忿不平的神色。

    仲山氏老丈愣了一下,微微有些讶然,显然没想到这个姒琨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毫不掩饰自己对少族长的不满。而且,三叔公和其他族人似乎也并不觉得姒琨这么说有什么不对,可见必定是平日里数落惯了。

    姒文命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不过却没有发作,他指着仲山氏老丈道,“我可不是在外面闲逛的,这次在崇山脚下碰到了这位仲山氏老丈,他的族人和商队都被一只妖兽杀死了,我看他孤苦无依,便将他带回来了,烦请三叔公招待一下,免得被人说我夏后氏不懂礼数……”

    三叔公姒赫不禁有些同情地看了仲山氏老丈一眼,在这妖兽遍地、凶族四起的时候,还敢组织商队外出的部落,要么是身强体壮、战斗力惊人,有所依仗;要么就是实在没有活路了,才会舍得冒此风险。这个仲山氏显然是属于后者,真是可怜。

    仲山氏上前向三叔公行了一礼,苦笑道:“仲山部落丧家之犬,给贵部添麻烦了!”

    三叔公见他礼数周到,便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是吩咐身边的人到:“带仲山氏老丈下去歇息,好生招待,不可怠慢。”

    “是!族老!”

    待仲山氏老丈离去之后,姒文命趁机道:“三叔公,我还有事先走了,回头再来聆听你的教诲!”

    说完他便一路狂奔而去。

    气得三叔公姒赫板着一张老脸,眼珠子瞪的比铜铃都大,胡子更是的翘起来了。

    一旁的姒琨冷笑一声,十分不客气地道:“爹,你何必给这败家子好脸色看?”

    三叔公叹了一口气,皱眉道:“琨儿,你不要张嘴闭嘴就是败家子,让族内其他人听到,大家只会说我姒赫教子无方……不管怎么说,文命他总归是我们夏后氏部落的少族长!”

    “狗屁少族长!”姒琨满脸厌恶地道,“他既不去校场练武,也不下田稼穑,整日里就只会往跑去崇山老林里去寻那些鹰隼、花豹、狸猫、豺狼、麋鹿玩耍,他若是能把这些野兽猎回来当食物也就罢了,却偏偏说要跟这些禽朋友……爹,你觉得他说的这是人话吗?是一个有担当的少族长能说出来的话吗?今天又带回来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头回来吃闲饭,我们族内的粮食也不宽裕了,怎么能用来养闲人?”

    三叔公瞪了他一眼道:“够了!你以后别再说这种话!”

    姒琨眯起眼睛,瞳孔内寒芒一闪而逝:“爹,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我们派去蒲坂的人已经回来了,舜帝对族长这些年治水毫无进展一事十分恼火,说不定哪天就会怪罪于族长!真到了那一天,爹你这个代掌族权的族老,就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族长!难道族人们还会将阖族上下命脉交给姒文命这个败家子不成?”

    “住口!”三叔公姒赫怒了,“这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无端揣测罢了!自昔日共工氏与黑帝颛顼争夺帝位失败后撞断天柱不周山以来,这水患便经久不歇,时常泛滥,极难治理,舜帝英明,又岂会因此而罪责我夏后氏族长?”

    姒琨冷笑不已道:“爹你若是惧怕那些流言蜚语,姒文命便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你别乱来!”三叔公大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

    姒琨知道老头已然心动,他瞳孔深处一丝得意的光芒一闪而逝,充满自信地道:“爹爹请放心!我也不会故意坑害他姒文命,我只需让更多族人看清这败家子的真面目,到时候,一旦有大事发生,族人们自然不会再站在他那边……”

    且不说姒琨这边暗藏杀机,姒文命一路狂奔,但却并未回家,而是直奔夏后氏部落的祖祠而去。

    祖祠位于西北一处竹林内,四周溪水环绕,修竹掩映,俨然是一片世外桃源。

    冲进竹林后,姒文命顿时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起来,这竹林中的阵法威力极大,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触动机关,会被竹枝化作万箭穿心而死。

    当他踏足竹林中某条小径之后,空气仿佛水波一样晃动起来,面前显露出一扇若有若无的拱门。

    他深吸一口气,刚刚迈步走进去,耳畔就传来一声低吼咆哮声,一只黑白相间的熊罴像他猛扑过来。

    这熊罴额突嘴獠牙,巨掌如蒲扇一般,浑身虬曲的肌肉充满了强大的爆发力,很轻松地就将姒文命扑倒在地,张嘴就要咬他的头颅。

    “别闹了,黑煞!我这次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姒文命抱住了熊罴的大脑袋,止住了它不断靠近的嘴巴。

    熊罴黑煞伸出舌头,恋恋不舍的舔了姒文命几口,本想和小主人一起玩耍,没想到他有事要办,闻言,停了下来,稍后又有些不甘心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文命的脸颊,口中发出阵阵呜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