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四章 万化归元

第四章 万化归元

 热门推荐:
    听到巨虎啸声渐远,姒文命这才松了一口气,脚下却不敢停留,继续背着老人往密林深处逃去,直到逃入密林核心处,再也看不到那斑斓巨虎的身影,这才停了下来,剧烈喘息。

    这一番奔跑可算是将他的苦胆都跑破了,满嘴的苦腥味道。

    他将肩膀上的老丈放在一块平整的山石上,自己也坐在一旁,掏出腰囊里的小花豹,发现这个小家伙儿竟然睡着了,这才放下心来。

    他转头看向老者,只见这老丈似乎被吓得不轻,此刻,整个人都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

    姒文命拍了他的后背,问道:“老丈,你没事吧?”

    老丈这一路上被颠簸的五迷三道,头昏眼花:“哎呦,我的腰啊!我的腿啊!我的屁……咦,我居然还活着,我竟然还活着!”

    劫后余生的老人哭后又笑,而后又“哇”的一声号啕起来,双手锤石,涕泪横流:“完了,全完了,怎么会在此地碰上南山巨虎这种妖兽啊?不但财货尽失,更是伤亡惨重,莫非真是天欲亡我仲山氏啊……”

    “南山巨虎?”

    姒文命从未听说过这种妖兽,甚至也没听过仲山氏部落的名字——因为他毕竟还是个少年,活动轨迹也仅限于崇山附近方圆百里之内,未曾到过更远的地方。

    “此妖兽生于南山,生性凶残,喜食人肉……一天能吃几百个人,不过南山距此足有数万里,为何这妖兽竟到此地来觅食?可怜我仲山氏从此将一蹶不振,唉,这崇山周围的部落想必都要遭殃了!”

    姒文命一听周围部落都要遭殃,不禁大吃一惊,刚才在山谷之中那斑斓巨虎吞噬活人的画面犹在眼前,若是这妖兽真的赖在崇山不走,只怕周围部落就要生灵涂炭了,这里可是父亲鲧麾下庇佑的子民。

    想到这里,他开口问道,“老丈,这南山巨虎有这么厉害吗?周围的部落中可不乏先天境的高手。”

    仲山氏老丈叹息道:“刚才你也看到了,这南山巨虎凶焰滔天,虎威如山,近战几乎无敌,不要说先天境的高手,就算是元胎境的强者,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杀死它。一旦被它逃走,以这妖兽睚眦必报的个性,必然会杀戮人族各部报复,到时候,死伤更大!除非……”

    “除非什么?”话有转机,姒文命立刻两眼放光,开口问道,

    老丈盯着姒文命说道:“巨虎善扑,近战近乎无敌。若无远袭的手段,先天高手靠近它都是送死,我们仲山氏的商队走南闯北,岂能没有先天境的高手压阵?可惜都不是那南山巨虎的对手啊,除非……能借助远程攻击的神兵利器,攻其弱点,一击必杀!”

    姒文命眼前一亮,说道:“我崇山夏后氏部族中正好有一柄镇山弓,乃是仿照昔日后羿的神兵射日弓所铸,可以用来猎杀这南山巨虎。可是……”

    “可是什么?”

    姒文命有些郁闷地道:“可是我肉眼凡胎,尚未踏入先天境界,就算有了镇山弓,我多半也拉不动弓弦。”

    老丈沉吟道:“老朽族中有一部残缺的炼体功法,名为《归元功》,可以让人炼化灵气,凭借强悍的肉身突破先天境的桎梏,若是你真愿拿来镇山弓猎杀南山巨虎,我便将这《归元功》传授给你,权当是替我仲山氏报仇雪恨的报酬!”

    姒文命一脸古怪道:“龟元功?莫非是增加寿命,让人像乌龟一样长寿的养生功法?那东西学来何用?”

    老丈无语道:“是归元功,可不是龟元功,和乌龟无关,是可以炼化天地灵气,提升个人修为的功法,你如果能够炼成第一层,实力最少也能增强好几倍!”

    文命毅然欣然的说道:“能够增加几倍实力?真有这么好的功法?老丈你等着,我这就回去取镇山弓,猎杀这只南山巨虎,为民除害!”

    老丈笑道:“好,豪侠义气,我信你,这门功法你且收好!”

    他取出一张似木非木、似锦非锦,巴掌大小的黄色布片递给姒文命,只见上面篆刻着无数蝌蚪一样密密麻麻的小字。

    姒文命伸手去接,那布片入手似乎感应到了厚土之体,瞬间变成一股黄色烟尘,直奔鼻窍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姒文命心中诧异,可脑海里忽然多出了一篇功法口诀,这才放心,他略略辨识,这门功法十分神奇,此刻并非修炼的时刻,于是,起身致谢道:“这功法可真神奇,竟然直入神魂,多谢老丈赐我功法之恩,我一定猎杀巨虎,为你报仇!”

    姒文命并不知道这位老者乃是句芒所化,他口中所说的《归元功》并不仅仅是一门突破瓶颈的功法那么简单。

    ……

    夏后氏部落的城池位于崇山以西,北瞰黄河、洛水,南临颍水、箕山。

    当姒文命带着仲山氏老丈跋涉了好几天,才回到城中时,没想到却恰逢族中武曲将官在校场练兵。

    校场内门楼巍然,鱼形旗帜林立,点将台前摆着两面夔牛鼓。

    随着一声令下,武曲将官擂响了夔牛鼓,校场上开始回荡起一阵宫、商、角、徵、羽的乐声,一支激越雄浑的战场古曲陡然奏响

    “锵!锵!锵……”

    刀锋出鞘,鸣响清越,振奋人心。

    仲山氏老丈忍不住点头赞道:“不料夏后氏竟有此雄兵!”

    “这不算什么!我父亲被派去治水,好几年没在族内操练了,如今几位族叔的威望不够,因此将士们士气都不算太高。”姒文命一脸不以为意道,“若是由我父亲主持校场练兵,将士们的喊杀声便足以震彻九霄。”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个须发花白、裹着狐皮领子的威严老者轻轻“哼”了一声,虽然隔了足有数百丈,但是这一声却仿佛炸雷一般在姒文命的耳畔炸响。

    文命的脸色微变,冲着仲山氏老丈挤了挤眼睛,低声叮嘱道:“那就是暂时代掌我夏后氏族权的三叔公姒赫,旁边的是他儿子姒琨,这父子俩都很顽固,等一下老丈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了,要是引起了他们的戒备,我可就没那么容易拿到镇山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