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二章 古巫句芒

第二章 古巫句芒

 热门推荐:
    那土龙以身躯纠缠护住了姒文命,随后长啸一声,昂首张口,鲸吞蛇噬一般将那一片火海吸入了龙嘴,然后猛然咆哮一声,龙吟震荡,竟将那山魈的眼耳口鼻全都震出血来,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身怀先天龙鳞,又是五行厚土之体,莫非真的是主上回归了?”树干上苍老的面孔陡然间兴奋起来,整张脸竟然从树干内脱离出来,向着远处山巅的一块巨石飞了过去,

    巨石巍峨,高达百丈,居于崇山之巅,受日月洗礼,坚固远非想象。

    可老人丝毫不顾,一头对着那块巨石猛地撞了过去,硬生生地在巨石上撞出一张凹陷的人脸来,焦急的说道:“华盖老儿,华盖老儿,速速出来,我有急事相询!”

    受到老者气息感应,顷刻间,那块巨石颤抖了几下,冒出一股股白烟,转瞬就化作一个矮胖的白须老者。

    白须老者冲那苍老的人脸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句芒老鬼,你不在树洞里面打盹,却跑到这里来扰我清梦?这是撒的什么疯?”

    句芒一脸急切地说道:“少说废话,你是崇山之神,且看看我化身的那株万年古树树洞里的少年,你可认得?”

    白须老者华盖神目放光,远远望向句芒寄居的那棵参天古树,片刻之后,点头道:“自然认得!这少年就出自不远处的夏后氏部落,姓姒,名叫文命,其父乃是崇伯鲧,黑帝颛顼的玄孙。此子近年来常在我这崇山各峰戏耍,附近山头的猛兽基本都被他慑服了……”

    句芒的面孔顿时激动起来:“那此子心性如何?”

    白须老者华盖怪异地瞥了他一眼道:“句芒,你这老鬼为何对这少年如此上心?莫非这少年身上有什么古怪?”

    “他身怀先天龙鳞,且是五行厚土之体……”

    “句芒老鬼,你怕是得了失心疯了!”华盖哑然失笑,“你不会以为这少年是昔日那个人转世吧?”

    句芒振振有辞地道:“有何不可能?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千百年后又让我遇见一个身怀先天龙鳞且是五行厚土之体的少年?”

    华盖翻了个白眼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姒文命是黑帝颛顼后裔,自然也是你主上之苗裔,偶尔出现血脉返祖的迹象又有什么奇怪?”

    “这……”句芒哑口无言。

    华盖老儿精通星象,擅长卜筮,昔日主上还在世之时,曾亲临崇山华盖峰拜他为师,学习天象观测之术——既然华盖老儿说那少年文命是血脉返祖,想必是不会看错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华盖陡然间双眸中闪过一道璀璨的光芒:“不对,这少年的神魂十分怪异,似乎设有层层壁垒,以我的神力竟然看不通透,怎会如此?!”

    “这就对了!”句芒闻言却是精神一振道,“普通人的神魂岂会有神力都穿不透的壁垒,这叫姒文命的少年必定是昔日主上转世之身,五行之中,厚土载物,修行不易,需要吸纳无穷无尽的灵气才有寸进,我须得将主上的《万化归元功》传授给他,或许还有让主上灵魂苏醒,忆起前世的机会,也免得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机……”

    不过句芒好歹也是上古天地巫神之一,当然不可能轻易将功法送出去,他心思暗转,“我还得再试一试这少年的心性!要是所托非人,只怕是要造就无边杀孽……”

    想到这里,句芒那张老脸顷刻间化作一缕清风,呼啸而去。

    华盖忍不住摇头叹了一口气:“这老家伙执念如此之深,只怕是魔障了!”

    句芒乃是上古辅佐太昊的巫神之一,掌管草木和各种生命生长,因为被各部族敬仰,奉为木神。句芒一心想要寻找太昊转世之身,如今他看到这少年有厚土之体,而且身具先天龙鳞,便忍不住怦然心动。

    ……

    树洞之中。

    陷入昏迷之中姒文命,直到山魈毙命许久之后,他才幽幽醒来。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看了看身边山魈的尸体,竟然七窍流血,骨骼尽碎,不禁吓了一跳。

    “我的身体先天不足,尽管这些年来用了无数的灵草异果补养,也始终达不到先天境界,就算能杀死这只山魈,也不可能让它死的这么惨吧?”

    姒文命有些狐疑地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他从四岁开始修炼,可是却始终突破不到先天境界,巫祭说他是先天不足。

    不过他始终有些不甘心,从十一二岁开始,就偷偷逃出族群,漫山遍野的乱跑,到山中玩耍,和凶猛的野朋友,寻找灵草异果补养身体。

    如今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连凶猛无比的山魈都打死了。

    姒文命踢了那只已经毙命的山魈几脚,再次发泄心中怒气,这才发现自己腰酸腿软,竟然也累得够呛,难怪方才会昏迷过去。

    “此地不宜久留,万一有什么山魈老婆、山魈儿子赶回来,我岂不成了它们的腹中餐?”

    他初时为报仇心中勇猛,此刻杀了山魈,反而害怕起来,也顾不得收拾战场,就连山魈体内的火腺等异宝也放弃了,想来它连续两次喷火,火腺早就空了!

    姒文命径直走到树洞深处,将花斑豹的尸体扛了出来,低声说道:“可怜的花斑豹,你虽然命丧于此,不过我已经帮你报仇雪恨!走吧,我送你回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