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楔子

楔子

 热门推荐:
    旭日初升,十万里神州如同披上一层耀眼的金光。

    游龙山的半山腰处,紫霭翻腾,黄云滚滚,将山头金顶上被云海环绕的城池映衬得犹如仙境。此城正是神州人族共主舜帝之都城——蒲坂。

    城中,一座宏伟古朴的帝殿如同漂浮在云海之上,帝殿的金色琉璃在阳光下迸起万道金芒,照耀八方,显得神圣而又肃穆。

    殿外,青兕披甲,白象长嘶,数不尽的大旗迎风招展,猎猎炸响,旗上所绣一枚烫金的“虞”字,极其夺目。

    舜帝端坐在大殿内高高的宝座上,将殿上众人的种种举动尽收眼底。

    此刻,他眼中的重瞳明灭不定,仿佛连接着一片未知的黑色深渊。

    “诸位,巡守各方的大理官皋陶,昨夜骑乘神兽獬豸从东夷星夜赶了回来。”舜帝的声音之中透着一丝沉重,“数日前,东夷洪水陡涨,十丈巨浪横扫而过,致使房屋坍塌无数,牲畜也尽被洪水裹挟而去,百姓流离失所,食物严重短缺……”

    大殿上鸦雀无声,沉默良久之后,一人出列道:“请陛下尽快拨粮救济,否则不出旬日,东夷必将饿殍遍地。”

    此人浓眉大眼,身量魁梧,浑身肌肉虬曲,充满了可怕的力量,乃是昔日曾被尧帝封为“崇伯”的——鲧。

    “崇伯鲧,东夷各部也是陛下子民,岂有不救之理?陛下自御极摄政以来,逐三苗、放四凶,知人善用,象以典刑,一改昔日尧帝晚年失德之颓唐,可谓功震寰宇……”

    说话的乃是舜帝未登帝位之前的六位旧友之一秦不空。

    秦不空正当壮年,豹头环目,眸光如刀,声若惊雷:“可是,天下苦洪水久已!崇伯鲧难道不清楚如今神州各地的局势吗?!即便是这帝都蒲坂城中,也一样粮食短缺,你让陛下上哪儿去调拨粮食救济东夷?”

    “即便无粮,也不能不救啊!”鲧不禁有些火大了,“天下百姓为何说尧帝晚年失德,还不是因为尧帝治水无道,救灾无能?难道陛下也想要步尧帝后尘,让东夷百姓怨声载道,大骂舜帝失德、昏庸无道吗?”

    鲧的话语直指当今众部落的联合首领舜帝,引起大殿之中一片哗然!

    作为尧帝旧臣,鲧如此说话,明显有忤逆之嫌,可是他为人刚猛正直,以事论事,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何不妥。

    秦不空眼地深处陡然交织出一片璀璨的雷光,猛然爆喝道:“崇伯鲧,你休得放肆!”

    “我如何放肆了?”鲧大眼一睁,眼底似有鱼龙暴起,闪现摄人的寒芒,他声色俱厉道:“天下各族为何说尧帝晚年失德?又为何不愿奉丹朱为帝,而甘心奉舜帝陛下为天下共主?不就是因为陛下逐三苗、放四凶,知人善用,象以典刑,让衣不蔽体、饥肠辘辘的百姓能过上安稳的生活吗?如今发生了灾荒,陛下若是不知便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又岂能不救?若是今日无粮便不救东夷,明日无粮莫非便不救江淮,那后日无粮莫非连姚墟沩水也不救了吗?”

    姚墟、沩水乃是舜帝龙兴之地,岂能不救?若是真的不救,那舜帝就真的要被人戳脊梁骨了!

    鲧的这番话简直与当众责骂舜帝无道没什么区别了!

    舜帝被激怒了,身形暴涨,头顶一团星云旋动,一身玄赤龙袍猎猎作响,重瞳双眸中似有无尽威能向鲧压迫而去,仿佛能破碎诸天,镇压万物!

    鲧神色微变,眼眸微垂,神色淡漠道:“如今正值炎炎夏日,天气酷热难当,一旦东夷各部子民在洪水中饿死,只怕瞬间就有瘟疫蔓延各部,到时东南、江淮各部族恐怕都要遭殃!陛下莫非真的见死不救?”

    舜帝哼了一声,眼中射出一道精芒,皱起了眉头:洪水可怕,但是瘟疫比洪水更可怕。

    因此,虽然他心中对崇伯鲧十分不满,却并未当场发作。

    沉吟片刻后,舜帝再次开口道:“‘农师’后稷可在?”

    “在!”

    话音落下,一外貌儒雅,身姿修长之人从容出列。此人乃是黄帝玄孙,帝喾嫡长子,因为有相地之宜,善种谷物稼穑,故而被举为“农师”。

    “陛下,既是东夷已经危若悬卵,理当在城内征集粮食救援!”后稷的声音不疾不徐,却仿佛夹杂着传自上古先民的祭祀之声,动人心魄。

    “农师说的倒是轻巧,东夷各部是陛下的子民,这蒲坂城中的百姓难道就不是陛下的子民?”秦不空闻言不悦道:“若是征调了蒲坂城中的粮草,万一城中缺了粮引发动乱又该怎么办?”

    后稷并不理睬秦不空,而是径直看向舜帝道:“陛下可还记得,往年我曾说起过,我在野外寻得了两种灵植——稷和麦么?”

    “依稀记得。”舜帝沉吟道,“农师曾言:这稷和麦若是培育种植,或可充当主食!”

    后稷从容不迫道:“的确如此,经过数年的精心育种,今年早春三月时,我在城外游龙山的山谷之中种植了大量的稷和麦,只需十余日便可成熟,足够蒲坂百姓数月用度。所以,陛下大可放心征调城中粮食救援东夷,有稷与麦在,必不会令蒲坂城中断粮!”

    “足够蒲坂百姓数月用度?农师此言当真?”即便是舜帝,闻言也不禁十分动容。

    后稷稽首道:“臣不敢虚言哄骗陛下!”

    秦不空赞道:“此乃天降神物,庇佑本朝,可见天命在舜!”

    其余众人纷纷附和,唯有鲧不动声色地赞道:“农师教民耕种,选育良种,此举功在本朝,利在千秋!”

    这话相当于是将所有功劳归于后稷,淡化了舜帝的功绩,因此一句话就令众人为之侧目,令舜帝双目灿灿。若非是在这大殿之上,舜帝真想催动神通法相,化作一只巨掌,将鲧直接碾作齑粉。

    此时,忽然有一只额生肉角的龙翅兽振翅咆哮,从东方天际呼啸而来,龙翅兽背后驮了一位青年男子,乃是大理官皋陶次子伯翳。

    不待龙翅兽落地,伯翳便凌空飞落而下,一路狂奔,惊慌失措地冲进了大殿:“陛下,出事了!”

    “何事如此慌张?”

    伯翳惶恐道:“东夷洪水泛滥过后,臣父皋陶星夜赶回蒲坂城求援,不料昨夜子时东夷过境之洪水,陡然沿河逆行,倒灌往上游而去,泱泱不息,已泛滥于中国,逼近尧帝旧都平阳了……”

    秦不空等人瞠目结舌:“洪水逆行?岂有此理?!”

    舜帝眼中重瞳闪烁,眸光灿若星河,其中隐隐有道痕交织,化成一道尺许高的神瞳,悬在虚空之中,投射出一幕洪水滔天的画面,风雷作怪,木石轰鸣。

    “神瞳之光,照见虚空!”

    很快,滔天的洪水之中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状若毛猴,塌鼻凸额,白头青身,金目雪牙,它似乎意识到有人在暗中窥视,身形一闪而逝,消失在浊浪之中,但是消失之前,它眼中射出的凶戾的光芒却令人不寒而栗。

    “哼!难怪洪水逆行!原来水中有大妖作怪!”

    舜帝猛拍宝座,站立起来,屹立在神瞳之下,给人一种巍峨如山岳的感觉:“命皋陶、伯翳父子征调帝都粮食,命奚仲负责协同押运到东夷救灾,命商均、方相前往擒杀兴风作浪大妖,命崇伯鲧即日起治理神州水患!”

    鲧心中黯然,随着众人一起应喏。

    只是,昔日共工与黑帝颛顼争夺帝位,怒触不周山,导致天崩地塌、洪水肆虐,距今已有数百年……治理神州水患,岂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昔日尧帝曾言,治水成者功德至大,可为天下主。

    可是舜帝既让他去治理水患,又不给他一兵一卒,不亚于将他推入风口浪尖。

    此行,只怕凶多吉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