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七一二章 麻麻地抓鬼

第七一二章 麻麻地抓鬼

 热门推荐:
    “你,就是当初那个风水师吧。”看着眼前这团没有现出原型的黑气,麻麻地突然说道。

    “……”

    “咔咔咔……”黑气从传来一阵笑声,犹如机器卡壳般,黑气翻滚,逐渐现出了原型,鬼王的面目狰狞而干枯,一副十足的鬼样只要见到,也都不尽觉得毛骨悚然。

    当然,黄崇和麻麻地对于鬼类都见多了,却是不以为意,也就这个样。

    “看来贫道并未猜错,你是故意将此地伪装成所谓的‘聚宝之地’,实际上是个名副其实的‘聚阴之地’,你不过就是为了让这些镇民帮助你看守这个地方,而你自己好在这里修炼。”麻麻地说道。

    很难想象,在九叔口中那个不堪的麻麻地,竟然有这种水准。

    “在这里,我的修炼速度至少提升了四倍,咔咔咔……你这道人,倒是挺聪明的,可惜,你还是不够聪明。”鬼王说道。

    “哦,怎么说?”麻麻地抠了抠鼻子问道,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咔咔咔,你既然知道了本王的存在,就最好是离得远远的,而不是急着来这里送死。”鬼王说道。

    “咔咔咔,这世上啊,就是有一些活腻的人,贫道恰巧就是其中之一。”麻麻地也学着鬼王的笑,说道。

    “哼,既然你活腻了,那本王就大发慈悲送你去轮回走一趟吧。”鬼王说道,声音很冷。

    他并未将麻麻地身后的黄崇放在眼中,因为黄崇看起来很年轻,身上也没有穿道袍,鬼王以为黄崇是麻麻地的徒弟,因此鬼王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麻麻地身上,他生前是个风水师,也算是个圈内人,对于茅山派也有所了解,看到麻麻地身披道袍,它也不敢大意。

    “咔咔咔,贫道也对地府好奇得紧呢,如果能走一遭,那倒还要好好感谢你一番呢。”麻麻地笑道。

    “找死。”说着鬼王手在怨气、阴气所形成的黑雾当中一捞,只见一把大砍刀入了手中,而他身旁的那些小鬼也扑向麻麻地和黄崇。

    面对扑向自己的小鬼,黄崇并未动手,脸色不变,只是手中不知何时拿除了一张符咒,符咒对着这些小鬼,若是开了法眼,就会发现一道若有若无的金光披在黄崇身上,好似穿了一件衣服。

    这些小鬼并不识得黄崇手中的驱邪符,一个个张牙舞爪扑了过来,黄崇身上的阳气,就是他们最佳的补品。

    只是黄崇所画的驱邪符,又岂是它们这些小喽喽可以随意突破的。

    恶鬼靠近之后,只见符纸放出一道金光,这道金光照射到人身上,没有任何的影响,但是照在鬼的身上却就好似化作了泼在身上的一勺沸油般灼烫,顿时让恶鬼一阵惨叫,连连后退。

    一群恶鬼绕着黄崇,面目狰狞,却又无可奈何,或许如果这群鬼一同涌上来,可以破开黄崇的驱邪符,可是那根本就不现实,因为这群恶鬼不是傀儡,它们有自己的思想,谁都不想死,鬼也惜命,只能绕着黄崇身旁打转,不停地发出声响,希望能够吓到人。

    黄崇身处其中,脸色无变,注意力放在麻麻地和鬼王身上。

    鬼是一种很奇特的存在,它们的形态可以在虚无与凝实之间自由地转换,凝实时已经完全与正常人无异,虚无时又好似空气,不可捉摸,而且在这个地方,鬼王还有着一个令麻麻地颇为无奈的能力,那就是他可以隐于阴气和怨气所形成的黑气之中,令人难以寻见。

    即便是开了法眼,麻麻地也难以确定鬼王的行踪,好在这头鬼王的经验并不丰富,招式和手段都太过简单,麻麻地也是走南闯北的人,经验丰富,应对起来,还算是游刃有余。

    此刻,鬼王已经完全的隐匿在黑气中,在这弥漫于空间的滚滚黑气里,不时的有着一柄大砍刀劈向麻麻地,不过麻麻地的目光没有一丝的慌乱,脚踏禹步,身形腾转,用木剑轻轻一挡,便将鬼王大刀给弹了回去,而后桃木剑顺势在黑气中一搅,带着驱邪符的桃木剑,每一下都会为鬼王带去一道伤痕,令他在黑其中翻腾咆哮。

    鬼王虽然恼怒,却也没有太多办法,他的攻击太没水准了,不仅没能给麻麻地造成太多的麻烦,反而还会让麻麻地顺藤摸瓜,找到他的所在,鬼王越来越暴躁,反而导致他的失误越来越多。

    鬼王只有连番怒吼来发泄自身的怒意与不满。

    “不能留你。”看了眼天上的月亮,麻麻地心中暗道,他其实也是有苦难言,虽然看起来他占据了上风,但是却极为耗费法力。

    其次,若是到了子时三刻,也就是十二点整,天地阴气就会达到最盛,到时候鬼王就会更加不好对付。

    麻麻地和九叔一样,都是极为爱面子的人,他可不想在自家师弟面前出大丑,所以必须将这个鬼王解决掉,而且还要漂亮。

    想到此处,麻麻地也就不再犹豫,只见左手从法袋之中翻出数张符纸,猛地向着再次攻来的鬼王一抛,顿时符纸皆是在空中引燃而后化作道道金光,遁入了黑气之中。

    只听得‘滋滋滋’的异响之声不断响起,而黑气也是翻腾不休,随即传来的还有鬼王的痛吼之声。

    麻麻地趁着这个空闲,手上掐起手印,手印掐完又猛地将手指向了右手的桃木剑,桃木剑变成了血红色,另外,因为疼痛,鬼王现出了身形。

    “茅山正法,妖魔万邪,尽伏诛!”

    言罢,手中的桃木剑脱手而出,射向鬼王,桃木剑入了黑气之中,顿时黑气就像是沾水的沸油一般,沸腾了起来。

    这些怨气、阴气所形成的黑气也是渐渐地消融着,一缕缕消散颜色也从纯黑色开始慢慢的变得淡了起来。

    没有了黑气掩护,鬼王自然也是露出了身形,他的胸口插着麻麻地的桃木剑。

    “收!”麻麻地从法袋中取出一个黄色的口袋,将开口对准鬼王,将鬼王收起之后,麻麻地立即扎紧口袋。

    他本想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不过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他没有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