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七一零章 麻麻地

第七一零章 麻麻地

 热门推荐:
    “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待久了,出来外面走江湖,竟然还有些不习惯。”黄崇自嘲道:“我这算是退化了吗?”

    “人啊!”

    黄崇终于正式出来闯荡江湖,原本他早就该出师了,按照茅山派的规矩,门人弟子达到无咒施法的境界,就应该出师独自闯荡,不过黄崇这个正字辈的小师弟得到了厚待,大家也没有用教规来严格的约束他,另外一点原因就是黄崇实力提升太快,在很多人看来,他实力是有了,但是江湖经验不足。

    所以黄崇在离开九叔义庄之后,又和四目道长去他的道场待了一段时间,这肯定是算不上出师。

    和九叔一起将马贼的事情彻底解决之后,两人一起到四目道长道场。

    不仅是九叔,包括石坚和几位茅山派的前辈高人都到了,另外一休大师也请来了自己师门的长辈和高手,众人打开封印一同之中,合众人之力将被镇压的那头大妖斩杀,因为大妖被封印了百年时间,实力已经大为减弱,所以众人并未花费多少力气。

    黄崇全程打酱油,因为他修为太弱,他倒也是乐得清闲,黄崇本来就是个懒人,能够懒一点是一点。

    将那头大妖解决之后,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二人看守封印的使命也算是彻底完成了,可以不用继续呆着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道场。

    只是出乎意料,两人都选择继续呆在道场,或许他们已经习惯了,当然彼此之间还会各种搞事情,这对冤家,消停不了。

    事情处理完之后,黄崇就开始遵循茅山派教规,行走江湖,斩妖除魔,捍卫人间正道。

    其实主要是黄崇自己静极思动,他发现自己的修为通过苦修,很难再有进展,故而决定到处去走一走,一来更进一步地了解这个世界,二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机缘。

    机缘这种东西,是妙不可言。

    “混乱的时代。”

    对于这个时代,除了这五个字,黄崇也想不出其他评价,这个时代出现了一些在黄崇记忆中历史书上不曾记载的人和事,显然,这不是一个完全符合黄崇记忆中那部分历史的时代。

    或者可以看成一个平行空间吧。

    但是“军阀混战,内忧外患”这八个字的评价,是没错的,目前这个世界所处的时间段,大致就相当于是辛亥革命过后,袁大头死后的那段时期,怎一个乱字了得。

    因为世间的混乱,导致妖邪肆虐。

    很多地方都出现了鬼怪作祟的情况,而修行界的修士显然是不够用的,因为鬼怪太多了,黄崇这一路走来,就看到不少镇子传着闹鬼的传闻,黄崇也出手收服了几头厉鬼。

    当然也遇到了一些招摇撞骗的道士,这些道士,好一点的就是身上有些修为的,虽然不强,却也足够应付一些小鬼,还有一些根本就是冒牌货,完全就是靠演技。

    不过黄崇却不得不吐槽一番,黄崇这一路上遇到的所有假道士,没有一个实力是强过茅山明的,可是他们基本上混得都被茅山明要好。

    茅山明简直是给骗子丢脸。

    ……

    “还真是熟悉的义庄呢。”黄崇站在一个义庄门口,这个义庄的大体环境和到处刘老头那个残破义庄差不多,破旧得很,不过黄崇知道,里面有人,虽然还只是傍晚,不过黄崇可不想继续赶路了。

    “叩叩叩……”黄崇伸手,敲了敲大门。

    “谁啊。”声音中气十足。

    “在下茅山派黄正崇。”黄崇说道。

    不说客气话,这是行里的规矩,因为如果是遇到假冒的道士,通常会说几句客气话,比如什么“想要借宿一宿”、“打扰”之类的话,因此为了分辨真假,就衍生出了这样一个不成规矩的规矩,尤其是在义庄借宿的时候。

    “师弟。”

    “嗯?这声音是?”黄崇眉头一簇,稍作思索,便开口问道:“麻麻地师兄?”

    “哈哈,果然是师弟。”这时候大门也打开,一张黑脸,正是麻麻地,自从当初老头子的事情之后,黄崇就没有再见过他,据九叔说,麻麻地是独自到北方去闯荡,他希望闯出自己的事业来,至少也得有个道号啊,可能是老头子死对他的影响。

    “师兄,你怎么在这里?”黄崇问道。

    麻麻地说道:“我也是不久前才回来的,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师弟,实在是巧得很。”

    “来,快进来。”

    义庄残破的模样和此前刘老头子的有得一拼,甚至还更加不如。

    “师兄,你怎么在这里?”黄崇问道。

    “这个义庄的老王是我朋友,这次他家中有事,可是义庄中的那些东西又不能没人看管,就请我来代为看管几天,师弟,你来得正好,我正打算煮食,你若是晚些来,那可就没晚饭咯。”麻麻地笑道。

    “不过话说回来,师弟,你这是,已经出师了?”麻麻地言语中,还有些迟疑,他不敢相信。

    “是。”黄崇点点头。

    “佩服佩服。”麻麻地拱拱手说道:“看来师弟已经是修道有成了,否则林正英那个家伙,可不会那么轻易让师弟出来行走江湖。”

    对此,黄崇笑了笑,没回话,麻麻地和九叔两人性格不合,经常闹矛盾。

    “师兄这次是回来,还是?”

    “回来了,不出去了,这次到北方去见识了一番,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麻麻地说道:“师弟,你也可以寻个机会,到北方去见识一番,我中华地大物博,南北之差异极大。”

    “嗯,必定要走上一趟。”黄崇点头说道。

    “那好,我先去煮食,客房的话,说实话,我也没去看过,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我也就不和师弟你客气了,师弟你自己去看一下,自己布置打扫一下,如果有什么需要,再来和我说。”麻麻地起身说道。

    “好。”黄崇点头道。

    原本黄崇以为客房怎么说也应该不会很脏,毕竟这是义庄,偶尔也有修士经过歇脚。

    结果黄崇错了,客房简直是一团糟,灰尘比纸都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