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六七一章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第六七一章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热门推荐:
    “哇,你们干什么!”寻一休大师不得的四目道长回过头,却看到穿着破烂衣服的一休大师正笑眯眯地望着他,箐箐也在身旁,怒视着四目道长,四目道长被吓了一大跳,心中虽慌,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强作镇定问道。

    “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邻居,邻居嘛,就是要常走动嘛。”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音落下,一休大师突然将藏在身后的手猛地拿出来,手中拿着一面奇特的镜子。

    这镜子就像是个放大版的八卦镜,中间是一面大镜子,和八卦镜不同的是周边的条条杠杠都换成了较小一号的镜子,镜子中都端坐着一尊佛像,佛像造型不一,却都是悲天悯人的模样,一共九个。

    这面镜子是何宝物黄崇不得而知,只见一休大师突然向前迈一步,用镜面罩着四目道长的脸面,吓了四目道长一条,然后再退回原位,也不知施了什么发,四目道长顿时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你,你这是干什么?”四目道长惊呼道。

    一休大师此刻正是一肚子火,不想和四目道长多说什么,只见一休大师手腕一抖,镜子便快速地旋转起来,随着镜子旋转,四目道长那僵硬的身躯,就像是发了羊癫疯一般,也随之一阵抖动。

    “刚才贫僧送了道友一个泥人,有道是礼尚往来,现在也请道友送贫僧一物吧。”一休大师笑眯眯地说道。

    一休大师也是气急了,否则也不至于说出这般如此无耻的话来。

    “你要什么?”四目道长惊恐地说道,他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但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送我个布娃娃吧。”说着一休大师从徒弟箐箐的手上接过一个精致的布娃娃,这个布娃娃有四肢,有身体,就是少了五官。

    一休大师笑着将布娃娃在四目道长面前抖了抖,而后便将这布娃娃的脸往这镜面上一贴,竟是发出了一阵滋滋的声响,布娃娃与镜面的交合处有一阵青烟冒出。

    过了一会,一休大师才将布娃娃拿下,那原本没有面目的脸部的布娃娃,这时竟有了五官,而且这五官还跟着四目道长有着些许相似。

    四目道长脸色一变,他不由得想到了一个古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道友,刚才你在做什么呢?”看了看旁边的法坛,一休大师问道。

    “在,在祭拜祖师爷啊。”

    “祭拜祖师爷啊,原来如此啊,箐箐,这个布娃娃挺好玩的,给你玩吧,为师先去换一身衣服再过来。”说着一休大师将手中的布娃娃扔给了箐箐,若无其事地背着双手离开了。

    “这两个老顽童。”看着这一切,黄崇摇摇头轻笑道,这下子四目道长有苦头吃了,可千万不要被箐箐那看似秀气的外边给欺骗了,箐箐整人的手段可是不少,此前家乐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她,被整得很惨。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和尚,老和尚,你回来。”四目道长喊道,他也知道箐箐的性格。

    “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的长辈!快点放开我。”看着面带笑容的箐箐,四目道长硬着头皮呵斥道。

    “哼。”箐箐冷哼了一声,根本不吃这一套,问道:“刚才是不是你在捉弄我师傅?”

    “怎,怎么可能,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四目道长矢口否认道,他怎么可能承认。

    社会我箐姐,人狠话不多。

    箐箐也不再废话,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个鞭炮,直接就塞在四目道长的嘴里,尺寸一致,让四目道长发不出声音,四目道长惊恐异常,想要挣脱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鞭炮在自己的嘴里引燃。

    嘭!

    鞭炮在四目道长的嘴中爆炸,黄崇犹如感同身受般的抽了口凉气,以手扶额。

    炮仗这玩意,虽然看起来挺可怕的,但实际上伤害非常有限,即便是普通人,除非是射到眼睛等薄弱部位,否则不会造成太大伤害。

    可是在嘴里爆炸,这种酸爽。

    恐怕现在四目道长的牙齿、舌头和鼻子应该都不好受吧。

    “说,到底有没有?”箐箐再次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哼,你这个坏人,整蛊我师傅,我要将你射上天去!”见四目道长依旧不承认,箐箐拿出一个窜天猴,真不知道她是将这些东西藏在哪里的。

    “喂,你干什么。”四目道长惊呼道,这是要搞事情呢。

    箐箐没有回答,将手中的布娃娃绑在窜天猴上,一休大师的这个法术和四目道长此前所施展的人偶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箐箐手中的布娃娃就像刚才那个草人一样,四目道长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将布娃娃绑好之后,箐箐将窜天猴对准墙壁,还将布娃娃的头扬起,让脸对着墙壁。

    “师弟,师弟,师弟,快来救命啊,师弟,师弟!”四目道长见状,大声喊道。

    “……”黄崇完全当做没听见,这叫做咎由自取,而且看看热闹也挺好玩的。

    箐箐可能是担心黄崇进来,直接将窜天猴点着。

    砰!

    跟随着窜天猴一起飞出去,四目道长的脸狠狠地砸在墙壁上,砸得是面若重枣啊,尤其是鼻子,红透了,四目道长欲哭无泪。

    家乐急忙跑出来,制止箐箐道:“箐箐,快放了我师傅,不要玩了。”

    箐箐扭头哼了一声,道:“不行,谁让他这么坏。”

    说着,她竟然拿出了一个更大的窜天猴,这玩意要是放上去,绝对能够窜天。

    这时,一休大师换好衣服回来了,黄崇也假装是听到动静,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黄崇故作不知,一脸懵逼地问道。

    一休大师制止了箐箐的再次恶作剧,看着四目道长说道:“四目,今天我们就算是扯平了,好不好?”

    本来黄崇以为四目道长应该顺势同意了,没想到他却不愿意,只见他咬着牙道:“你做梦。”

    “那好,箐箐,送他上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