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六六三章 出师

第六六三章 出师

 热门推荐:
    “师兄,你这赶尸手段,难道不累吗?”休息的时候,黄崇啃着烧饼,问道,虽然此前就知道四目道长是这样赶尸的,但是身临其中,还是感觉有些怪异。

    “师弟,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可是将赶尸与锻炼相结合,既能够赶尸,也能锻炼,一箭双雕,要不师弟你也来试试如何?”四目道长诱惑道。

    在任家除去尸妖的第二天,黄崇就顺利地在丹田中凝聚出第五十丝法力,丹田内的法力自动的凝结成丹,黄崇走完了这条少有人走的坦途,一举踏入无咒施法境界。

    按照茅山派的规矩,黄崇可以出师了,所以九叔就替刘士风,为黄崇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出师仪式,只有四目道长和九叔师徒三人参加,黄崇披上了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道袍和法袋,都是九叔亲手制作的。

    穿上道袍,戴上法袋,意味着黄崇正式出师,从此以后,可以独自在江湖上闯荡,收徒授法,真正意义上成为修行界中的一员。

    当然,这也意味着黄崇不能继续在九叔义庄长住了,毕竟已经出师,他需要独自去开创属于自己的道场,这也是茅山派能够传承千年的奥秘所在。

    四目道长当即邀请黄崇到他的道场做客,一来带着黄崇去见见世面,毕竟刘士风已故,没有长辈看携,缺乏经验会吃亏的,搞不好会丧命,这与实力无关;其二,四目道长要将此前约定好的“斩神术”传授给黄崇。

    对此,黄崇自然是没有意见,反正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要去何处,那何不干脆和四目道长走一趟,还能学招厉害的异术,至于日后落脚于何处,走一步看一步,黄崇短时间之内,可能不会稳定下来。

    四目道长这次到九叔义庄,也是赶尸经过,离开的时候,自然也是要带上这些客人。

    “算了,我不需要这种锻炼。”黄崇摇摇头,连忙拒绝:“师兄你还是自己锻炼吧。”

    前文说过,四目道长赶尸的手段相当奇特,他手中拿着一个特殊的神龛,然后站在所有客人前面,所有客人就会跟着他一起行动,这就是黄崇会问四目道长累不累的原因,这些行尸关节僵硬,根本无法正常行走,所以四目道长也得用跳的方式前进。

    “师弟不用客气啦。”说着,四目道长想将手中的神龛强行递给黄崇,四目道长也不喜欢这种赶尸方式,但是没有其他办法,谁让这是他所在流派的“祖传秘方”呢!

    “哈哈,我可没有客气。”黄崇自然不会接,当即闪开。

    “唉,真是一点都不体训长辈。”四目道长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说道。

    “师兄,你可是正当壮年,小弟我呢,目前还在长身体,就不需要这种高强度的锻炼了,师兄你自己好好体会吧,不过以后可以将家乐带出来,也锻炼一下晚辈嘛!”黄崇道。

    被黄崇卖了的家乐,是四目道长早年收养的一个孤儿,天赋不错,四目道长不久之前将其收为徒弟,只是按照四目道长的说法,家乐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嗯,年轻人确实要锻炼,下次赶尸,就可以带上他。”四目道长点点头说道。

    “……”

    四目道长和九叔的性格虽然不一样,但是这种腹黑和坑徒弟,简直是一脉相承,不愧是茅山派的。

    似乎刘士风也是如此。

    难道坑徒弟就是茅山派的传统?

    “师兄,其实小弟我刚才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师兄轻松一些。”黄崇说道。

    “哦,什么办法?”四目道长问道。

    “师兄,请看那。”黄崇指着前面一头跳过的蛤蟆。

    “蛤蟆?”四目道长眉头一皱,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师兄,若是你能控制那头蛤蟆,让蛤蟆在前面带队,那岂不是就可以休息了。”黄崇道。

    “好主意。”

    于是四目道长就像电影中那般,制住那头可怜的蛤蟆,然后将神龛上面的符咒取下,施法之后,将符咒塞到蛤蟆的嘴里,这些客人就全部按照蛤蟆的动作来前进了,而跳跃,本来就是蛤蟆的专长。

    “哈哈,这果然是个好办法,师弟,你果然是聪明。”四目道长道。

    黄崇笑了笑,这本来就是四目道长自己的发明,黄崇只是提前将这个办法告诉他罢了。

    “哈哈,我要搭一班顺风车了。”说着,四目道长一跃而起,落在一个客人身上,躺在两手之间,因为关节僵硬,所以也不用担心自己掉下去。

    “师弟,要不要上来?”四目道长看着黄崇问道。

    黄崇摇摇头,没有去搭所谓的顺风车,倒不是黄崇担心出现什么意外,而是行走,对于黄崇来说,就是一种修行。

    无咒施法,对于修道之路,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之上还有得道全真、天师、仙人等多个境界,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黄崇自然要尝试一番冲击一下最高境界。

    黄崇,一刻时间都不愿意浪费。

    或许只有到最高境界,识海中的手指才会有动静吧!

    自从来到这个位面之后,黄崇识海中的手指就像是和识海合为一体,没有任何变化,也无法再去“触碰”这截手指。

    就像是在陆小凤位面一样,手指再次被“封锁”了。

    “好吧。”四目道长也没说什么,他很佩服自己的这位师弟,但是换成他是做不来的。

    也正是因为做不来,所以才佩服。

    ……

    “嗯?”闭目养神的四目道长突然睁开眼睛,和黄崇对视了一眼,两人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没想到竟然有人盯上了这一批客人,还真是够大胆的。

    四目道长换了个姿势,继续闭目休息。

    “咻……”一道轻微的破空声,一道白色从队伍后面的树林中射出,袭向了队伍最后一位客人。

    “好胆!”黄崇一声暴喝,突然转身,不知何时,桃木剑已经拿在手中。

    黄崇没有斩断那道白色,而是用手抓住,用力一拽,将偷袭者从树林之中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