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六二八章 传承、不安?

第六二八章 传承、不安?

 热门推荐:
    刘士风将枯瘦的右手放在线装书上,大拇指在封面上抚摸一会,脸上带着一种名为“怀念”的神色。

    这本线装书挺厚的,大概比新版新华字典厚一些,应该是可以砸死人。

    半晌之后,刘士风才对黄崇说道:

    “本派的宗旨,讲究心与意合,以达心意统合于自然,求天人合一,需要时刻体悟天道,无论是凝练法力,或者是画符施法,都需心意合一。”

    “心意合一?”

    “对,心意合一,茅山的各类符咒,其中都凝练着数代,乃至是十数代前辈先人的心血和心得体会,吾辈后人在习其技艺之时,亦当领悟其中所蕴含的规则,以此为营养,时刻不忘悟道本源,提升自己。”

    “故而,我心意一派,对法术运用与法力掌控,都要远超寻常修士,为师亦因此习得符阵大道。”

    “以驱邪符为例,寻常修士,若是能发挥其十分威力,那为师就能发挥其十二分威力,其中差距不在法力,亦不在法术,而是对天地规则的感悟,习我心意一派秘典,不仅法术更强,还能借此领悟天地规则,为日后进军无上大道铺平道路,可谓是一举两得,故而本派修炼之法,是先难后易。”

    “原来如此。”

    依照黄崇的理解,这其中的大体道理和武道也是相通的,说白了就是重视基础,就像修炼天意四象诀,此功以一指禅为基础,如果能完全参悟一指禅的玄机,那么日后修炼天意四象诀就会事半功倍。

    相反,若只是练会一指禅,没有细加领悟,就去修炼天意四象诀,那就是事倍而功半,修习效果极差。

    修道、悟道,其核心就在于体悟天地规则,尤其是要进入得道全真境界,就需要对天地的规则有深刻理解,最后才能化天地规则以为己用。

    刘士风的意思就是,在学习画咒、法术的过程中,不能只是简单的照猫画虎,要体悟出蕴含在其中的规则运用,时刻不忘提升自己对于大道的感悟。

    这种操作听起来好像没问题,实际上却违反了修行界的常规操作。

    修行界的常识就是——修士在修炼的时候,不要强行去体悟所谓的“天地大道”,而是等要进军得道全真境界的时候,再集中时间和精力,去慢慢去体悟天地规则,以期一举破境,成就大道。

    故而,只有天赋、运气皆上乘的修士,才能悟道得全真,而那些天赋、运气有所欠缺的修士,恐怕一辈子都得停在无咒施法境界。

    心意流派,逆向而行,一开始就要求门下弟子在修习法术的同时,要去体悟天地大道,为日后突破得道全真打下基础。

    甚至,可以认为心意流派之所以要修炼法术,只是为了更好体悟大道,以便去追求更高的境界。

    如此看来,心意派的理念似乎更加先进一些。

    其实不然!

    理念就是一个理论罢了,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实施。

    类似于心意派的这种修炼之法,先人前辈也并非不是没想过,可难点在于如何操作,如何修炼。

    想法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很残酷。

    要一个修士一边修炼法术,一边体悟大道,这样的效率,太慢了,还不如先专心画符、修炼,提升修为,等日后修为够了,再去慢慢体悟大道,何况不管是修炼法术或者体悟大道,都是异常艰险的事情,马虎不得,一心两用搞不好会让修士走火入魔。

    所谓“鱼和熊掌不得可兼得”,就是此理。

    所以很显然,心意流肯定有自己的独特方法。

    “这本道典,是本派先祖吕洞宾所留,传承千年之久,当年由我师傅,也就是你师爷传给为师,现在,为师就将这本秘籍传给你。”说着刘士风双手拿着书,递给黄崇。

    这可能是黄崇印象中,老头子最郑重的一次,当初在木板上写祖师爷名字的时候,他都没如此这般郑重。

    黄崇先磕了一个头,然后高举双手,接过刘士风递来的道典。

    道典有些压手,纸质泛黄,绝对有不短的年头了,这本道典所用的纸张有些特殊,是一种黄崇从来没有见过的特殊用纸,纸张上似乎还有一股玄奥的波动,由此可见,这本书绝非凡品,如果真的是当年吕洞宾所留下来的,那就厉害了。

    在这个位面,也有八仙,不过和现实世界的八仙传说颇有些不同,这个位面位面的八仙,都是茅山派的前辈高人,按照老头子给黄崇讲述的版本,其中以铁拐李和吕洞宾二人最为传奇。

    古籍的封面中间,以小篆写着四个小字——茅山道典。

    “这本道典,你要好好研读,不可轻易离身。”刘士风强调道。

    “是,师傅!”黄崇说道,同时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这个老头,不会是要自己看书参悟吧?

    事实证明,黄崇的预感并没有错,他这个不好的预感刚刚生起,就听刘士风说道:

    “这本道典,你就自己好好参悟吧,里面的法术,你觉得哪一个合适,就学哪一个。”

    说着,刘士风伸手,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本比较小册的线装书,塞给黄崇说道:“这里面记载着为师的一些经验,还有师门前辈留下来的意见,你自己参考吧。”

    “……”黄崇接过书,心中不禁吐槽——要不要这样随意。

    “还有,这两本书都很珍贵,你可要好好保护。”刘士风说道。

    “……”

    难道你不应该来一句——“如果不懂,再来询问”之类的话语吗?

    理论上或许是需要,但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差距,很显然,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师傅,你这样放养真的好吗?”黄崇忍不住吐槽道。

    “这是为师对你的信任,相信以你的天赋和资质,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刘士风摆摆手,一副极为相信黄崇的模样说道。

    “……”

    黄崇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老头子的信任呢。

    “对了,你自从拜师,就一直呆在这里,也没见过时间,等熟悉了道典之后,你就出去阿英那里住一段时间,也顺道见见世面,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就让阿英指点你,他可是得道全真,指点你绰绰有余,不过你务必要记住为师所说的话,不能沉迷了高强的法术。”刘士风看着黄崇说道,语气颇为严肃。

    “是,师傅,那你一个人在义庄……”

    “怎么,难道你以为是我真的是个垂朽老矣的糟老头子吗,老头子在这里的时间,比你活的时间还长,担心什么!”刘士风道。

    “哦。”

    “记得,要好好向你林师兄请教。”

    “是,师傅!”黄崇说道。

    不知为何,黄崇心中,有种不安,只是这种不安究竟来自何处?

    难道是因为自己这次出门,会遇到什么劫难吗?

    “看来自己最近要突击一下了,看看能不能学会一两门法术,到时候也可以用来防身。”黄崇看着手中的道典心中想到。

    这个位面不同于此前的江湖位面,在江湖位面,对手都是人,就算黄崇的实力不行,可以用各种其他手段应对,这个位面,对手千奇百怪,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不学点法术防身,实在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