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五五三章 悠闲、监视、异常

第五五三章 悠闲、监视、异常

 热门推荐:
    “黄生,真是好本事,又是一头上等的好鹿。”

    “那就老规矩,一……”

    “我知道,一壶黄酒,一碗面,一碟熟牛肉。”

    “对。”

    “好嘞,这是纹银十两,拿好,菜马上就到。”

    澜溪镇,位于汉中平原偏西位置的一个小镇,因镇前流过一条清澈见底的澜溪而得名,澜溪经过澜溪镇之后,便汇入汉水,最后流入长江,虽然澜溪镇并不位于交通要道上,也没有大型港口,不过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也吸引不少往来客商,使得澜溪镇颇为繁华。

    识香居,澜溪镇最大的客栈,以善于烹饪各种野味而闻名汉中地区,偶尔会有来往的豪商为了一尝美味,往往不吝于钱财,一掷千金。

    需求决定供给,澜溪镇及其附近有不少猎户,专门以猎杀各种野味贩卖给识香居为生。

    小半个月前,这里来了个健壮的猎户,每隔四天,就会扛一头新鲜的猎物贩卖给识香居,识香居也总愿意以更高的价格收购,之所以如此,一来是此人贩卖的猎物都是上等货,其次就是他所带来的猎物都是活的,只是年轻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猎物不能动弹,新鲜的好货,自然受到欢迎。

    每次卖掉猎物之后,年轻人都要吃一碗识香居的特色面,再品一壶汉中地区特产的黄酒配上一碟熟牛肉,如此就能坐上大半天。

    此人自然就是黄崇,当日与冰皇一战后,他便离开乐山大佛,一路北上,到汉中之后,改头换面定居于此,希望能安稳一段时间,将此前所学所悟好好整理一番,寻求新的突破,虽然战胜了冰皇,但是帝释天和冰皇却不是一个等级的,这点黄崇很清楚。

    黄崇又拾起当年在魔剑生死棋位面的活计,以打猎为生。

    澜溪镇的繁华中,保持着一种难得的宁静,在动荡的江湖中,这是极为罕见的,是澜溪镇百姓所特有,一种深入骨子里的悠闲,正是看中这点,黄崇才隐居于此,闲暇时,品一杯上等黄酒,看街上人来人往,观天上云卷云舒,也是一种极为难得的体验。

    至于天门,黄崇自认为此前行事一向谨慎,多次伪装,依他想来,天门的人想要找到他,绝非易事,另外天门又出了冰皇这个叛徒,想来帝释天现在是没空来理会自己,先铲除叛徒更要紧。

    冰皇是个老江湖,经验丰富,实力强横,而且又是天门的元老,对于天门的各种手段,知之甚详,天门众人要找到他,恐怕也需要耗费不少时间,等冰皇的事情解决了,说不定天门早就将自己的事给忘了。

    这也是黄崇能如此悠闲的原因所在,他打算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找个地方为自己锻铸兵器。

    乐山大佛事件至今,已经半个月过去了,黄崇也没发现天门的任何踪迹,这让黄崇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

    只是这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

    黄崇显然是低估了这个位面的手段,如果此前不是机缘巧合,先随身携带龙脉,后又吞服麒麟血肉,受到了天地的庇护,黄崇的底细早就被神判推算出来了,如今,神判不惜耗费大量精气神,终于,将一切都推算清楚,只是对此黄崇不知情。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黄崇没有彻底查清楚。

    澜溪镇的百姓,之所以能如此悠闲,是受到汉中魏家的庇护,魏家是一个江湖势力,明面上的实力不弱,这才能保汉中一地平安,来往的江湖豪杰,都给魏家三分面子,澜溪镇整个小镇的土地都属于魏家,澜溪镇这才能够如此悠闲。

    魏家,据说起源于三国时代的蜀汉镇北将军魏延,也就是《三国演义》,那个脑后长反骨的魏延,在历史上,他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将领,为蜀汉镇守汉中十数年,数次抵御北方曹魏的进攻。

    此事真假,不得而知,反正对外是这样宣传的,在这里,魏延也受到许多百姓的供奉,视其为保护神。

    传言真假,倒是不重要,也不可考了,重要的是,魏家其实早就投靠了天门,而这点,黄崇并不知道,他现在所处的这个识香居,就是魏家,也就是天门的产业。

    换句话说,黄崇的一举一动,都在天门的监督之下,还是黄崇自己送上门的。

    黄崇也知道识香居的掌柜和两个店小二有武功在身,只是黄崇没有多想,毕竟在这个位面,有武功傍身,就像在美国家里有枪一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何况镇里面的其他人都很正常,是普通的居民,因此,黄崇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其实话又说回来,在整个神州大地,类似于澜溪镇这样的存在并不少,如果不是天门的眼线,就是凤凰谷的势力,总之都是徐福(帝释天)的势力,要找到黄崇,对于天门来说,并不难。

    黄崇按照以往习惯,在识香居坐了大半个早上,慢慢悠悠将壶中的美酒品尝一番,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陆小凤位面记忆的影响,黄崇发现自己在这个位面,喜欢上喝酒。

    “嗯?”黄崇的眉头突然一皱。

    不是黄崇察觉到有什么异常,而是黄崇刚才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兴奋了一下,或者说,好像是感应到什么东西在不远处呼唤自己一样,不过这个感觉只是一瞬间。

    “西边嘛,是有什么东西吗?”黄崇看向西面,刚才那种一闪而逝的感觉就是来自于西面。

    黄崇此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不过,既然被自己感觉到了,黄崇还是打算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和正在端菜的店小二打了声招呼,黄崇就离开了识香居,然后朝着西方而去,速度并不快。

    “今天澜溪镇的人似乎有点少,是因为天太热吗?”

    也幸亏自己修为有成,要是换在现实世界,这种大热天,黄崇打死也不可能出门的,还是呆在空调间中凉快些。

    离开澜溪镇之后,黄崇立刻施展轻功,朝着西面而去。

    半道上,黄崇的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