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四八六章 交流、朋友(大章求订)

第四八六章 交流、朋友(大章求订)

 热门推荐:
    对于黄崇的这个意外发现,陆小凤还是比较惊喜的,就算是换成他,也不一定能够发现得了,因为太隐秘了,如果不是黄崇提醒,加上他的眼力不错,也看不穿这点,而且按照黄崇的说法,连薛神针也没有看穿这一手。

    如果没有这个发现,那么他就会将目标放在女人身上,认为绣花大盗是女人假扮的,为了掩人耳目。

    如果真正的绣花大盗是个大男人,那结果就真的是南辕北辙,谬之千里,他就要丢脸了。

    至于薛神针关于“这朵花是女人绣的”这个判断会不会出错,这点陆小凤压根就没有想过,因为在刺绣方面,薛神针的判断绝对不可能失误,就像花满楼的鼻子一样,她说是女人绣的,那么就一定是女人绣的,连不男不女都没有可能。

    “对了,能和我说说金九龄这个人吗?”黄崇突然说道。

    “金九龄?”

    “对,我挺好奇的,看模样的话,他应该是个很讲究的人,为了找到这个绣花大盗,我也稍微了解一些布匹方面的东西,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金九龄身上穿的应该都是上好的布料,而且他似乎是一个颇为高傲的人,很难想象,他这个六扇门的捕神,竟然会主动请你陆小凤帮忙,这似乎有点太掉价了。”黄崇说道。

    这话倒是半点不假,黄崇询问金九龄的情况确实是出于好奇,他被手指封印了相关的记忆,根本想不起相关的剧情。

    黄崇怀疑所有人,出于好奇,便出言询问金九龄的情况。

    “说实话,其实我当时也挺诧异的,金九龄是少林俗家弟子,苦瓜大师的师弟,武功、智谋均属一流,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找我帮忙。”陆小凤说道

    “而且你说得没错,金九龄确实是个讲究人,他身上的衣服,质料永远最高贵,衣服的式样永远最新的,手工自然也是最精致的,另外,他刚才手里的那柄拆扇,也价值千金的精品,他喜欢收藏各种珍品。”陆小凤着重介绍这些事情,看起来似乎是很羡慕,其实言语之中并无半点羡慕的意思。

    “能以扇子做武器,想必他打穴的功夫也是一流。”

    “对。”花满楼说道“他不仅是认穴打穴的功夫一流,实际上他无论什么事情都是第一流,不是第一流的酒,不会进他的肚子,不是第一流的女人,他绝对看不上,不是第一流的车,他也绝对不坐。”

    “那真是好享受啊,这种生活,给个皇帝都不换呢,如此说来,他一定是个一流的有钱人咯。”黄崇道。

    “不,这点你错了,他并不是个一流的有钱人,但是他有两项本事也属于第一流,一为相马,二为古玩字画鉴定,凭借这两样本事,他可以过一流的生活。”陆小凤解释道。

    黄崇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这两样本事,他也会,逍遥派的传承就是如此杂,只是真的那么赚钱吗?

    “恐怕这位金捕头也不一般啊。”黄崇心中暗暗想道,嘴上却说道“而且他还是个第一流的捕快。”

    “不错,金九龄是六扇门三百年来最出色的神捕,绝对算得上是第一流的捕快。”陆小凤道。

    “第一流的捕快,却主动找你帮忙,还算是第一流吗?”

    听了黄崇这话,花满楼和陆小凤沉默了一会,陆小凤才说道“或许是因为他等不起吧,他毕竟是吃公家饭,与自己的性命相比,‘第一流’这三个字倒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你还真是有自信。”黄崇笑道。

    “当然。”

    “或许,他只是想邀请陆小凤也加入这个案子,然后自己提前将绣花大盗给捉拿归案,以此来证明自己并不比陆小凤差。”花满楼说道。

    “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黄崇笑道,对此,陆小凤很不愉快。

    抛开玩笑成分,两人的推断都有道理。

    只是,一个公门中人,靠着相马和古玩字画鉴定赚钱,真的能过上第一流的生活吗?

    不过,话说既然他是公门中人了,还曾经掌管着六扇门,似乎,也可以不缺钱吧。

    “如果金九龄知道,你这里有一流的好酒,他一定会很后悔没有跟着一起来。”陆小凤突然笑道。

    “不,他不会后悔的,因为我这里并没有好酒,不要说一流了,连二流的都没有。”黄崇抬抬手,摇头说道。

    “哦?难道霍休的酒,都被你给喝完了?”陆小凤问道,他没有惦记着霍休的财富,却始终惦记着霍休的酒,霍休除了喜欢金钱,还喜欢美酒,只要是好酒,他都会去收集。

    “不,我并没有得到霍休的酒。”黄崇说道,黄崇也知道陆小凤其实是在试探自己,自己可以怀疑所有人,他们自然也可以怀疑自己,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易。

    “难道霍休不是被你所杀?”陆小凤问道。

    当初三人共同去探访青衣楼第一楼,见到霍休之后,黄崇就和他们两人分开,今天是那次分别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得到证据返回的路上,陆小凤和花满楼在树林里发现了霍休的尸体,两人推测是黄崇所为,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所以陆小凤要亲自问上一问。

    “是,霍休确实是被我所杀。”黄崇点点头承认了。

    “果然。”

    虽然陆小凤和花满楼早就已经猜到了答案,可是当黄崇亲口承认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感到震惊,因为霍休的身上没有任何利器所留的伤痕,是被打碎心脉而死的,那就说明,黄崇厉害的不仅是刀法,要知道,霍休可是被陆小凤誉为当今武林六大高手之一。

    “本来,我也以为霍休死后,他的财富和青衣楼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但是有人却早了我一步,霍休的滔天财富,除了我们当初在第一楼看到的那一部分之外,其余的,都被人给提前拿走了,包括整个青衣楼的势力,都被人先一步接手了,除去第一楼的那一部分财富,我只得到一些花名册和武功秘籍。”黄崇如实说道。

    “……”

    两人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这就解释了为何前段时间青衣楼的名册会流传到江湖上,如果黄崇所说的话属实,那背后的势力,就实在太可怕了。

    陆小凤和花满楼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当初大智大通所说的那番话,难道就是那个连大智大通都惧怕的神秘势力所为?

    黄崇不知两人心中所想,继续说道“后来,我打算打造一柄绝世好刀,所以就散尽了从霍休那里得到的财富购买各种材料,只是没想到,最重要的千年玄铁却被那个绣花大盗给劫了。”

    “这个绣花大盗和那些人会不会有关系?”陆小凤问道。

    “不知道,现在我只想找回那块千年玄铁,绣花大盗最好还没有将千年玄铁处给转手理掉,否则,我会让他知道我的手段。”黄崇冷冰冰地说道,房间的温度瞬间降了一个档次。

    杀气。

    两人有些骇然,浑身寒毛炸起,没想到黄崇的杀气竟然如此可怕,虽然不知道为何黄崇会有如此可怕的杀气,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种级别的杀气,绝对不是单纯杀多少人可以达到的。

    这是一种比西门吹雪还要纯净的杀气。

    这种感觉非常短暂,杀气很快就消失无踪,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本来我还打算去找薛神针,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这个不必要了。”陆小凤说道。

    “那我们应该去拜访一下那几位当事人,包括常漫天。”黄崇说道。

    “不错。”陆小凤点点头,“绣花大盗的手脚干净,而且武功又高,我猜测,他绝不会是刚出道的新手,可是偏偏故意装上大胡子,穿上大棉袄,坐在路上绣花,为的就是要将别人的注意力引开。”

    花满楼道“一个人的伪装无论多么好,多少总有些破绽要露出来,常漫天他们也许没有注意到,也许虽然注意到,却又疏忽了。”

    “不错。”陆小凤看着花满楼道“老花,这回可看你的了。”

    “我也是瞎子,瞎子的事情,我怎能不管。”花满楼笑道。

    “花公子,你的眼睛,其实,我或许可以治好。”黄崇平静地说道。

    “什么?”陆小凤惊呼道,站起身来,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崇。

    倒是花满楼这个当事人的表现反而有些出乎意料,他显得很淡然,虽然有些惊讶,却没有像陆小凤那般,只是颇为惊讶地转头“看着”黄崇。

    “柳生,你说的是真的?”陆小凤急忙问道,他比花满楼还要着急。

    “嗯,我有九成左右的把握。”黄崇点点头说道“而且,就算失败了,花公子也不会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那太好了。”陆小凤说道。

    九成把握,就算是失败,也不会有太大的生命危险——这完全值得试上一试,因为就算失败了,顶多就是保持现在这个样子。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花满楼平静地说道。

    花满楼的这双眼睛是小时候被铁鞋大盗给划瞎的,所以铁鞋大盗一直都是他的一个心病,不过这个心病在不久之前,已经治好了,因为他识破了铁鞋大盗的真面目,并且将其擒拿,彻底解决了这块心病。

    因为是被利器划瞎的,眼珠子的结构已经完全坏死了,用医药的手段,根本不可能治好。

    “确实没那么简单,需要另外一双眼睛给你换上,只要眼睛和你的身体不冲突,你就能够重见光明。”黄崇说道。

    他继承了虚竹除大部分武功之外的所有记忆和能力,在《天龙八部》中,虚竹就用换眼的办法,让阿紫重见光明,这个操作自然也可能移植到花满楼身上,从操作上来看,难度不高,风险可控。

    或许在现实世界,这种操作,连最好的医院都不敢做出黄崇这种保证,毕竟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但在武侠位面,有些现实世界的道理在这里,是无效的,比如火影里,眼睛抠出来随便安。

    之所以说这件事“不简单”,是因为这需要让另外一个人变成瞎子,想来以花满楼的性格,是不可能同意的。

    果然,花满楼摇了摇头,拒绝了。

    对于这个选择,黄崇和陆小凤都不意外。

    因为他是花满楼。

    ……

    “果然,只要和陆小凤一起,永远都不用担心吃喝的问题,这里的风景还真是不错。”黄崇感慨道。

    对此,花满楼点了点头,这里虽然偏僻,却是也不失为一个好地方,花满楼看不见,却可以听见、闻见,潺潺的流水还有柳树的味道。

    这时候,一个伙计端着菜和酒走了上来,是个直眉楞眼的乡下人,粗手粗脚。

    就在伙计摆放酒菜的时候,陆小凤突然开口说道“嘿嘿,没想到你个小伙计,竟然是个贼。”

    “我若是个贼,那你是什么?”伙计突然大笑,问道。

    “我自然是贼祖宗了。”陆小凤笑道。

    这伙计直接将菜放在桌上,人坐在椅子上,笑道“只可惜你连做贼的材料都不够,最多也只不过能去挖挖蚯蚓罢了。”

    “下次我若挖出蚯蚓来一定塞到你嘴里。”陆小凤脸色一变,说道。

    很显然,这个伙计就是司空摘星,想他陆小凤一世英名,风度翩翩,却因为一时失误,挖了十天的蚯蚓。

    “我倒是觉得挖蚯蚓这个主意不错。”黄崇笑道。

    “嘿嘿,我也这样认为。”司空摘星笑道。

    “这次你找我,是要做什么?”陆小凤凝视着司空摘星问道,他决定不再挖蚯蚓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否则他会郁闷死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找你的?”

    “因为你不是一个好伙计。”花满楼笑道。

    沉默了好一会,司空摘星看着陆小凤说道“我们是朋友。”

    “是。”陆小凤点点头。

    “奇怪的是,有很多人偏偏要我来偷你的东西。”

    “偷什么?”

    “你身上是不是有块红锻子?”

    “……你知道我有的,我不想骗你。”

    ps网络断了,到现在才恢复,更新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