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四六九章 讨债珠光宝气阁(求订)

第四六九章 讨债珠光宝气阁(求订)

 热门推荐:
    “看来这位霍总管倒真是个很周到的人。”陆小凤扬了扬手中的请柬,微笑着说道。

    “岂止是周道而已。”花满楼说道,他手中也有一张请柬,内容与陆小凤手中的一样,上面的字写得很端正,不过他这一张,每个字都是微微凸起来,即便是眼睛看不见的人,用指尖也可以摸得着。

    帖子上写着——敬备菲酌,为君洗尘,务请光临。

    下面的具名是“霍天青”,对于这个名字,陆花二人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在珠光宝气阁,本以为他会去抓拿柳生三严。

    难道是柳生三严已经被擒拿了?

    亦或者是其他情况。

    送来帖子的小伙子站在门外,躬身说道:“霍总管已吩咐过了,两位若是肯赏光,就要小人准备车在这里等着,送两位到珠光宝气阎府去,霍总管已经在恭候两伙的大驾。”

    “他怎么知道我来了?”陆小凤问道,他们才刚刚踏入山西境内。

    那小伙子笑道:“这里周围八百里以内,无论大大小小的事,霍总管还很少有不知道的。”

    “厉害厉害,不愧是珠光宝气阁,不愧是霍总管,这位小哥,我有一位朋友,就是不知他现在是否在这周围八百里内,不知霍总管可否为我查一查?”陆小凤说道。

    “当然可以,二位可亲自询问霍总管。”小伙子说道。

    “此人倒也好找,他虽然是个中原人士,但是久居东瀛,名为柳生三严,擅使唐刀和武士刀。”陆小凤盯着那小伙子,说道。

    那小伙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虽然掩饰得很好,却没有瞒过陆小凤的眼睛和花满楼的耳朵。

    ……

    珠光宝气阁。

    宴席摆在珠光宝气阁的水阁中,四面荷塘一碧如洗,现在正好是四月,风中带着初开荷叶的清香。

    水阁里的四壁都悬着明珠,灯光映着珠光,柔和的光线,令人觉得说不出的舒服,绝对配得上“珠光宝气”这四个字。

    除了陆小凤、花满楼、霍天青三人之外,还有峨眉派的苏少英在场。

    霍天青的声音低沉而有力,说话时缓慢而温和,是个很有自信的人,身为主人,不但殷勤周到,而且很懂得客人的心理,不愧是珠光宝气阁的总管,是个八面玲珑,却很骄傲的人物,却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苏少英,峨眉“三英四秀”之首,独孤一鹤的徒弟,剑法超群,据霍天青介绍,他是个饱学的举人,文武双全,很年轻,此刻正与几人谈论着南唐后主的风流韵事。

    比较奇怪的是,人都到齐了,但是酒菜却还没摆上来,花满楼只是觉得奇怪,却也不着急,倒是陆小凤突然叹了口气说道:

    “看来这只怪李后主早生了几百年啊,今日若有他在这里,一定比我还要急着喝酒。”

    花满楼闻言,笑了。

    霍天青闻言,不禁失笑说道:“酒菜其实早已备好,只是还有一个客人未到,另外大老板听说陆大侠和花公子二位要来,一定要来凑凑热闹。”

    “哦,还有客人?不知谁?”陆小凤问道,他其实已经猜到是谁了。

    “陆大侠贵人多忘事,刚才不是还询问过小厮。”霍天青面带笑容说道,似乎柳生三严真的是他的朋友客人一样。

    “那感情好,已经有大半年未见,不知这次我这老朋友是否给我带来了好酒,他的酒,可是好喝得很。”陆小凤感慨道,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与他所预料的一样,果然是柳生三严,只是不知道他会以什么形式出场,阶下囚,或者是客人。

    “哈哈,是谁有好酒,能否让俺也喝上一口,好酒,俺最喜欢。”突闻水阁外一人笑道。

    说话之人从阁外大步走进来,笑声又尖又细,一张白白胖胖的脸,皮肤也细得像女子一样,这人便是珠光宝气阁的大老板——阎铁栅。

    陆小凤和花满楼见人听声,心中不禁想道:“阎铁栅本是大金鹏王朝的内库总管,莫非是个太监?”

    阎铁栅走进来之后,一把抓住陆小凤的手,上下打量着,突然放声大笑,说道:“你还是老样子,跟一上次俺在泰山观日峰上看见你时,完全没有变,可是你的眉毛怎么只剩下两条?”

    阎铁栅说话时,片刻不忘带着点山西腔,好像担心他人不知道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山西人一样。

    欲盖弥彰?

    陆小凤笑了笑,学着阎铁栅的说话方式,道:“俺喝了酒,没有钱付帐,所以胡子被那酒店的老板娘刮去当粉刷子了。”

    “他奶奶的,这骚娘们一定是喜欢用你的胡子刷她的屁股蛋。”阎铁栅大笑道。

    对此,陆小凤笑了笑:“大老板虽然来了,却还有一人没到,看来这酒,我还暂时喝不了啊。”

    “你可是俺的贵客啊,你都这样说了,他奶奶的,那就不等啦,不然若是让江湖中人知道的,岂不是说俺不会待客之道,快,去把俺藏在床底下的那几坛老汾酒拿来,今天谁若不醉,谁就是他奶奶的小舅子。”阎铁栅秀手一挥,说道。

    满嘴“他奶奶的”,言语粗鄙,好像在尽量向别人说明,他是个大男人,大老粗,只是他的手很细嫩,更像是女人的手。

    “那感情好,待会我一定亲自向他道歉,我最喜欢老酒了,阎老板,你是山西本地人?”陆小凤问道。

    “当然,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辈子就没出过几次山西,上一次还是去泰山看日出,他奶奶的,俺也不知道那日出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个大蛋黄嘛,一点意思都没有。”

    陆小凤闻言,微微一笑,问道:“那不知严总管是哪里人?”

    “严总管?是霍总管吧。”一旁的苏少英说道。

    陆小凤却盯着阎铁栅说道:“我说的也不是珠光宝气阎的霍总管,是昔年金鹏王朝的严……”

    “嘭!”陆小凤的话还未说完,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砸坏了水阁的房顶,直接落在桌子上,也幸亏菜还没摆上,否则就坏了一桌好菜。

    那黑影,是个人,只是人已经没了气息。

    “这,这是关中大侠!”陆小凤认出此人身份,惊呼道。

    江湖中人身死,本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即便是关中大侠也是如此,他的咽喉处有一道血痕,显然是因此而死。

    真正可怕的是,这位靠着一双铁掌,享誉三十年的关中大侠山西雁,双掌竟然被人斩断,断口平齐,显然是被利器斩断,若是死前被斩断的,那杀他的人一定很厉害。

    “我没来迟吧。”声音落下,一人出现在水阁之中,手中拿着一柄黑色的刀。

    “不迟,不迟。”阎铁栅说道,只是面色不善,一张白脸,古怪而僵硬,目光在陆小凤和柳生三严身上来回巡视。

    一来是因为柳生三严不给他面子;二来是因为刚才陆小凤的话,虽话没说完,但是足够了。

    “你,是他们请来的帮手?”黄崇看向陆小凤,问道。

    因为遗忘了剧情,黄崇也不知道陆小凤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他们是一伙的,终究是个麻烦事。

    “不是,我是来讨债的。”陆小凤笑着说道。

    “巧了,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