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金手指 > 第二四六章 登门拜访

第二四六章 登门拜访

 热门推荐:
    确定鲁彦真的离开后,黄崇开始偷偷地收拾东西,其实也没太多东西,为了逃跑方便,行李要尽量简单,随时准备实施自己的出逃计划。

    黄崇居住在一个大院之中,这是真正的豪宅大院,坐落于洪州城北,大院的面积比起李守信记忆中的太子宫也丝毫不逊色,高大的院墙将院子和外界隔开,还有专门的巡逻卫队,想要翻墙逃走,绝无可能。

    黄崇虽说“身份尊贵”,但实际上活动范围相当有限,通常情况下他无法离开这座大院,这一年时间,他离开这座大院的次数也没有超过五次,而且每次都是有人带着。

    鲁彦等人这样做的理由也很充分,现在武则天还在全天下通缉李守信,而且死活不论,不得不感慨政治面前无亲情,连自己的亲孙子都那么狠,李守信的头像早已传遍天下,一旦被发现,性命堪忧。

    另外黄崇居住的这个小院落也暗藏玄机,院落及其暗合五行,晚上和白天的摆设也有些许差异,一到晚上,院落的阵法就会全部启动,此前黄崇曾经有意闯入过一次,结果就是迷失其中,如果不是鲁成将他带出来,恐怕黄崇就得饿死在里面。

    所以黄崇将逃离的时间选在了大白天,一来阵法没有完全启动,自己才有机会;二来他们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在白天开溜,所以黄崇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至于逃离大院的办法,黄崇也选好了,这是一个很俗的办法——钻狗洞,这个狗洞是听仆役聊天的时候说起的,黄崇亲自勘察过,狗洞不大,正好可以让黄崇钻过去,至于啥尊严之类的事情,黄崇可没有精神洁癖,管他呢,能逃命最重要。

    黄崇选择的行动时间——鲁彦离开的第七天中午,之所以选择这一天,是因为这天鲁成要下乡收租,而且大中午是整个大院最忙的时候,注意黄崇的人最少,加上毒药的辅助,足以给黄崇争取到足够的逃跑时间。

    但是还是那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第七天早上,虺文忠这个此前只见过两次面的闪灵竟然来了。

    迫于虺文忠的压力,黄崇只能放弃原定计划,等虺文忠离去后再重新想办法。

    说来也奇怪,此前两次见面,虺文忠都是来去匆匆,可是这次也不知道他是中了什么邪,竟然关心起黄崇的武功来,虺文忠和黄崇讲了不少武学方面的感悟,以及一些他口中所谓的江湖经验,最后竟然还传给黄崇一套剑法。

    ……

    “袁天罡,你……好……狠。”

    ……

    洛神献碑当天,洛阳捕快在城西郊外的荒山中发现了五具男尸,经过辨认这五个人都是附近村民,据说是前几天被一个老者雇佣,但是因为洛神献碑的事情,这件事就被某些官员压下去了,并未上达天听。

    ……

    洪州。

    “洛神献碑!”

    黄崇、虺文忠、鲁成三人,对于这四个字的反应各不相同。

    关于洛水惊现八卦碑的这件事传到洪州,已经是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下午,这次黄崇也在场,勉强算得上是黄崇第一次参加他们的“集体会议”吧,虽然只有三个人。

    “据说那块石碑立于河上长达两个时辰之久,恐怕天下就要变天啦。”鲁成说道,尤其是最后几个字,说得很慢,一字一顿,整个房间的气氛也变得很压抑。

    “嘭!”

    虺文忠突然一掌重重地拍在椅子的扶手上,只听“嘭”的一声,扶手在虺文忠的重击下四分五裂,吓了黄崇一大跳。

    也不知道是不是黄崇的错觉,在虺文忠的脸上不仅有愤怒,还有些迷茫和不安的神态,是的,就是不安,难道日后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高手闪灵竟然会感到不安?

    其实这并不是错觉。

    虺文忠本名叫做“李文忠”,正牌李氏子孙,被武则天流放岭南之地并赐为虺姓,此前他和武则天之间还算是家仇,可是一旦武则天登基称帝,那就是国恨,国恨家仇,这可真的就是不共戴天。

    另外,虺文忠并不知道“洛神献碑”的内情,以为真的就是上天降兆,认为武则天是上天选定的天子,这让虺文忠感到迷茫和不安,毕竟这是上天的意思,其实不要说虺文忠,连狄仁杰在从武则天口中知道真相之前也认为这是上天降兆。

    “……”黄崇低着头没有说话,心中默默盘算。

    看过电视剧,黄崇心中很清楚,所谓的“洛神献碑”其实是袁天罡的一个把戏。

    袁天罡乃是一代奇才,一身所学真可谓是贯通古今,他精通天文历法,对于自然变化之数能够算得十分精准,他提前算准了大漩涡出现的位置,提前将刻好的石碑放置在大漩涡出现的位置,这才有了这次的“洛神献碑”。

    而这次的“洛神献碑”其实是为了十几年之后的“洛河神异”做准备,不得不说日后狄仁杰对袁天罡的评价很到位——妖人,除了这两个字,黄崇也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袁天罡。

    “说不定我的机会来了。”想到电视剧中的一些细节,黄崇嘴角不禁微微翘起,因为低着头,并未被察觉。

    鲁成和虺文忠又当着黄崇的面聊了一些对于这件事以及武则天的看法,当然都不是什么好话,黄崇也偶尔插一两句,极为明确地表示对武则天这个祖母的憎恨。

    ……

    “这……这……什么可……能……”

    鲁成口中喃喃自语,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退了一步,手中的一张白纸从手间滑落,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双眼变得湿润,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怀疑和悲伤,他甚至连吐字发音都不准确。

    在知道洛神献碑事件的当天,鲁成收到了一份来自长安的飞鸽传书,他本以为是鲁彦传来的,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他,但应该不是太重要的信息,因为重要的消息蛇灵内部有一套专门的通信体系,不会就靠着一只信鸽,这样风险太高。

    书信中的内容并不复杂——鲁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