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步行万里

第七百七十六章 步行万里

 热门推荐:
    ( ),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轩辕月一见昊天塔,瞬间两眼发亮,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摸摸,却被乌恒抬手一挥,巧妙躲了过去。

    “快给我看看!”丫头撅着嘴,着急跳脚,心中涌现出强烈占有**。

    而其余人则比较关心这昊天塔怎么落在乌恒手里的。

    “你偷了这日月宫的圣兵,就不怕那三个凶巴巴的老姬找你麻烦吗?”孙义清这人内心比较阴暗,先入为主道。

    “这家伙思想怎么那么龌龊,一想就想到是偷来的。”轩辕月鄙夷看了孙义清一眼,随后义正言辞的道:“这叫拿你懂不懂,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别人东西,是门艺术,艺术你懂不懂!”

    “艺术个屁,我看明明就是偷来的。”孙义清抱着膀子,连翻白眼。

    昊天塔赫然位列上古十大神兵中,又是日月宫的至宝,如今到了乌恒之手,他们唯一能想到的途径,自然就是偷了,不然人家脑袋秀逗,会借给你?然后傻到天真的认为这等无上至宝借给你,还有还的时候?

    乌恒阴沉着脸,就知道这两个家伙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他道:“昊天塔,是日月宫宫主借我的,事成之后,自然归还。”

    轩辕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让乌恒感到欣慰,觉得总算有人相信自己了,殊不知随后她很认真严谨的点头道:“有道理,我也觉得与其说偷,或者拿,都不如说借来的好听。”

    “借,也是有借无还。”孙义清在旁搭腔,当然如果换成是他,那也肯定不会还回去,这等好东西,当世唯独一件,拥有浩大无俦之力,可镇邪压妖,且蕴含大道仙音,玄乎其玄,能出奇制胜。

    轩辕青云没有多加评论,只是露出一脸暧昧之色,如果真是倾城雪自愿借给乌恒,这两人的关系可就非同一般的,不是伴侣,怕也距离不会遥远。

    “你们别多想,倾城雪借我昊天塔是用来对付南宫尘的。”乌恒没有卖关子,直入主题道,免得轩辕月与孙义清在多加猜测。

    此言一出,现场气氛凝重起来,南宫尘可是一代魔体,手中掌控吞天魔功,对付他,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听闻答案,雪花这才缓缓开口道:“乌恒,你真的决定好要去对付南宫尘了?”

    “恩。”乌恒点头,没过多解释什么。

    轩辕青云收回暧昧之色,严肃道:“对付南宫尘风险很大,我看还是请来二姐在说吧,她已经在家族中拿到了真正的轩辕剑,有她帮助,想必如虎添翼。”

    “人太多,他反而会龟缩魔神谷内不出来,而我一人前去,他自会迎战。”乌恒摇了摇头,魔神谷乃生命禁区,除了南宫尘这种体质,圣人去了也要多加几分小心。

    “也是,如果他不藏身险地,早就被中州的一些大教派给灭了。”轩辕耀天出口。

    孙义清与南宫尘交手数次,知道这人的可怕,他道:“就算南宫尘不藏身险地,凭他如今的修为境界,也少有人可以镇杀。”

    言下之意显然是在告诫乌恒,更何况魔神谷是南宫尘的地盘,上门找他,胜算不会很大。

    雪花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不拼命,我可以全身而退,若论胜算,原本五五开,但有了昊天塔,几率会增上几分吧。”乌恒如此回答,让他们无需担忧,自己这一次前去魔神谷,会很理智,如果无法战胜对手,将立即退回来。

    虽然是乌恒一人出战,但大家都是浑身热血在随之沸腾,因为他便代表着大家,代表轩辕家为六叔轩辕天报仇!

    秋风起了,许多落叶都在尘中飘摇,小镇房屋大多为一层,古香古色,平凡而亲切,几位小孩儿在街上追逐着被秋风卷起的树叶,发出阵阵欢声笑语,像银铃般清脆,天真烂漫,没有烦恼,但最后都因为跑的太快,摔了一个人字形,痛哭流涕着。

    “咦,你们快看,有很多神仙在哪儿呢。”一名摔倒在地,还挂着鼻涕的小孩童指着前方道。

    然而当小伙伴都坚强拍去身上灰尘,站起来往前方望去时,“神仙”已经飞走了,只留下一位一身书卷气息的大哥哥,他面容很清秀,好像还是个秀才呢。

    雪花,轩辕青云等人一一离去,赶回轩辕家,没有打扰乌恒,让他静下心来,专心去对付南宫尘。

    有的战斗,需要独自解决,没人帮的了他,更何况有上古翻天锤与昊天塔,就算无法将南宫尘镇杀,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所以也就无须担心。

    乌恒见几位孩童都歪着脑袋打量自己,嘴角微微一笑,平淡不语。

    “呀,大……哥哥,你哪儿来又哪儿去,以前镇子……没见过你。”挂着鼻涕的小男孩询问,声音很稚嫩,咿咿呀呀的,口齿不太清晰。

    乌恒想了很久,忽然觉得有些惊悚,无法回答那年仅三岁挂着鼻涕小孩的问题。

    自己从哪儿来的,最终又要到哪儿去?

    许久,他如一木桩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孩童们见乌恒不给回答,很快失去兴趣跑别地玩儿,镇子人来人往,都用好奇神色打量着这名年轻人,心想他究竟怎么了。有三个时辰前去砍柴的樵夫如今回来,发现乌恒依然还在,甚至都没有移动的痕迹,如活见鬼一般。

    樵夫靠近前来,用颤抖的手推了推乌恒肩膀,道:“年轻人,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三个时辰过去,乌恒第一次动了,神情很平和,他感谢了好心的樵夫一番,待其离开前,还问了一个问题:“您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吗?”

    面对这个重复三岁小孩童的问题,年过半载的樵夫也不仅愣神片刻,给出这样的回答道:“当然是从阴曹地府来,最终要往阴曹地府去,人的归属如此,无法改变。”

    “如果能改变,你会选择去哪儿?”

    “生老病死,无法改变,除非能成为天上的神仙,不过年轻人,神仙只是传说,别胡乱瞎想,好好过日子吧。”樵夫回答道。

    “哦,谢谢您。”离别樵夫,乌恒心中豁然有些明悟,脑海中浮现出来最终要去的地方不再模糊,已经有了清晰概念,证道登帝,那是他的路,这些时日来,腥风血雨的闯杀,让他很迷惘的陷入一个困镜,道心差一点就要扭曲,现在总算扶正回来。

    夜色已晚,乌恒没有住宿,而是一步一步的朝着魔神谷迈进。

    是用普通人的步子,面对眼前那遥遥万里路程,就算不眠不休,按照一日三百里来算,那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他走的不快不慢,一小时可行十二三里路,如此一来,一日就可行三百余里,一个月左右应该能抵达魔神谷。

    中州大陆,广袤无垠,风景秀丽,有诸多的大山大水,陆地上,乌恒有时会乘坐马车歇脚,大河中,可以搭坐船舟,一路下来,他都如一个最最普通不过的凡人,以凡人的速度前往魔神谷。

    算是一种磨练,一种体悟。

    如此行走半个月下来,他下巴长满了胡渣,平添几分粗犷,像风尘仆仆的赶路人,甚至途中有一些修士也认为其是一个凡人,并非乌恒故意隐藏了修为,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化凡,让他不在瞩目,卸去一身光环。

    到了魔神谷方圆千里地段,人烟渐渐稀少起来,生命禁区的阴影让凡尘人不敢靠近,在他们看来那个地方就是阴曹地府,经常会有鬼差出来抓人,离的越远越好。

    在往前,已经没了车夫,乌恒只能靠脚力前行,化成凡人赶路的第二十六天,他来到了当初的一个小镇子里,青塘镇,两年前,人族神体就在这里崛起,一跃登上斩杀古尸积分头榜,震惊大陆。如今城内还有不少他的塑像。

    不过塑像很模糊,据说普通的匠工是画不出那等伟人神韵的,只能雕刻一道背影。

    最近,魔神谷外的村镇越来越少了,都渐渐搬走,乌恒在镇子里找人询问一番才得知魔神谷安静了两年,又出现了许多古尸夜袭人类村镇事情,甚至不惜路途遥远,去了方圆千里之外的地方,它们在收集人类精血与儿童的心脏。

    听到百姓一番讲说,乌恒紧皱眉头,自语道:“看来南宫尘是真的丧心病狂了,开始大量吸食人血精华与吞吃儿童心脏。”

    他本想依然按照凡人的脚力前行,奈何找不到敢前往魔神谷附近的车夫,于是只能徒步前行。

    乌恒很迷恋这种感觉,每一步都脚踏实地,感悟着大山与大水。

    这就是通天境,通天强者与化龙截然不同,化龙修士更多的是在福地灵山修炼,而通天强者基本在外行走,感悟一些事俗之物,在细节中悟道,也称之为化凡。

    原本化凡是通天三境巅峰修士做的事情,但乌恒想早点体验,到时候也就不至于临近桎梏,久久无法突破。

    前往魔神谷的路很贫瘠,大多都是荒山野岭,百里之内,怪石矗立,偶有风声似鬼厉,非常萧瑟瘆人,他以天眼探测,也难找出一种生物来。

    “到了……”当新的一轮太阳缓缓东升,乌恒止住步伐,整整行了三十天,终于看见生命禁区,真可谓是步行万里。

    …………

    (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