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冰域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冰域

 热门推荐:
    仙域东荒深处的一片神秘源地中,天门山修士振奋不已。&bsp;

    “乌恒果然杀回来了!”鹤常山精神抖擞,一改平日里的萎靡之态。

    霍真也很感慨,甚至有些老泪纵横,出言道:“当初老仙主给予乌恒守护者的身份,我们都大为反对,现在一看,老仙主真的是好眼力,单单他一人就复兴了我们整个天门山!”

    “现在的乌恒不同了,他身上所蕴含的能量远我们之想象。”一众在天门山之战中存活下来的修士开口。

    “真没想到天纵星辰会被乌恒斩杀。”星羽的心情同样是激动复杂,犹记得二人初次在仙遗见面,离开前乌恒还向他打探天纵星辰究竟是何人。

    当时星羽很震惊,非常认真的告诫乌恒道:“如果他是你朋友,我会替你感到高兴,如果是仇人,我建议你真的不要去找死,那等级别的存在,已经与你与我不在一个阶层。”

    乌恒也并没有多说,只是点头说自己明白。

    时光荏苒,一晃四年多,乌恒真的斩杀了天纵,名震千大域。

    回想起当时的种种往事,星羽无限感慨,嘴角笑意淡淡,他手中紧捏着一封书信,自语道:“九天书院考核,我定当如约而至。”

    “其实我也想去见见那个古怪的家伙了。”站在星羽身侧的凤凰美眸闪烁异彩,充满了期待。

    冰域寸草不生,表层全是厚厚的冰川,灭绝生机,是一片生命绝地,没有凡人可以在那里生存。

    它便是乌恒等人此次行程的目标地了。

    因为冰域离深蓝星不远,不出半个月时间,乌恒便成功抵达。

    待飞船落地,一股寒潮顿时扑面而来,令众多修士都是冷得一阵哆嗦,感到不可思议。

    “九天书院的考核还真是变态,第一层考核就设置在冰域这种鬼地方。”

    “也只能自认倒霉吧,谁让我们选择了来冰域考核呢。”

    冰域的严寒立即引来了不少修士的抱怨。

    “呵呵,冰域还算安全的了,其它地方的考核点更加恐怖好吧。”一名身穿蓝袍的年轻人冷笑,似乎对九天书院的考核了解甚多。

    因为末世来临,九天书院全面招生,他们在各大地区设下考核点,大多为生命绝地,冰域就是其中的考核点之一。

    另外考核是有时间限制的,只开放一个月考核时间,过期不候,所以千大域修士都只能就近前往考核点,没有别的选择。

    按理来说,乌恒是不需要考核的,他有资格直接进入九天书院。

    不过按照乌恒的原话来说,他既然没有选择答应九天书院的邀请,也没必要选择特权。另外他现在冲击十三仙脉,需要一些机缘,也许在冰域能有些收获。

    “这鬼地方天寒地冻,寒气连仙力都可侵蚀,根本难以做到以仙力驱寒啊。”刘承打了个寒碜,感到有些难受。

    倾城雪同样蜷缩的抱着双臂,瑟瑟抖,引人怜惜。

    乌恒与雪花倒是挺自在了,他们为玄冰古神体,最不惧怕的就是严寒,而且在这种严寒之地,他们的战斗力会得到一些提升。

    大黄狗一身黄毛都冻僵了,龇牙咧嘴,骂骂咧咧道:“去他仙人的,九天书院可真缺德,考核点设置在这种鬼地方,不明摆着是要刁难本仙吗?”

    踏入冰域,数百名修士一片抱怨之声。

    修士的仙力根本无法抵御此处的寒气,登仙境修士都要冻得瑟瑟抖。

    “乌琢之力真的永恒不散了吗?”乌恒望着四周的皑皑冰雪,心灵上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冰域原本是一片蔚蓝美好的星域,山水秀丽,人烟富足,但因为一条冰霜巨龙的出现,此地陷入黑暗,冰霜巨龙性格残暴,嗜杀成性,更存在接近大帝的实力,活生生将这块星域冻结,残害亿万生灵。

    从此以后,这块星域万年冰川不化,寸草不生,成为了生命绝地,被称为冰域。

    另外因为冰霜巨龙的恶行与强大实力,又被称为上古十凶之一,它也有了一个令人生畏的名字,乌琢!

    “据说乌琢的晚年就是在冰域渡过的,它的传承还留在冰域。”乌恒自语,如果能得到乌琢宝术,此行便是最大的圆满。

    上古十凶,龙王、麒麟、乌琢、赤血火凤、它们留下的宝术皆是强绝无匹,得一便受用终身。

    不过想得到乌琢传承的可不止乌恒一人,古往今来太多人因此进入冰域,要么空手而归,要么死无葬身之地,并且大多侥幸逃出冰域的人基本得了一种罕见的血液冰,一旦血液被高温暴晒,就会沸腾蒸,血液消散而亡。

    古之圣贤推测,那些人都沾染上了十凶的寒气侵蚀,常年血液处于低温,在经受爆晒自然形成很大的反差,身体承受不了。

    “冰域这种不毛之地,那里有什么银血草啊。”

    “就是,连根毛都看不见,更别说草了。”

    “九天书院简直就是在折磨人啊,说什么找到七根银血草然后在找到接引使就算通过了第一层考核,完全是在捉弄人吧?”

    上百名刚刚踏入冰域的修士都还没走散,他们一边观望冰雪,一边骂骂咧咧。

    “哼,一群智障,外围就算有银血草,也早被人摘走了,那里还轮得到你们!”这时,不远处一块山头上传来了奚落声。

    诸多修士愤怒看向山头,瞪着那名红青年,不过没人轻举妄动,敢这般言的人必定拥有一定的实力,能忍则忍吧。

    “既然外围没有银血草,那你为何还待在这外围地界?”这时乌恒反倒是开口了,望向山头上的红衣青年。

    红衣青年满脸不屑,双手抱着膀子道:“找银血草是你们考生的事情,与我何关?”

    乌恒挑了挑眉道:“你不是考生,难道你还成监考老师了?”

    “哈哈哈哈哈!”

    闻言,上百名修士一片哄笑,忍俊不禁。

    红衣青年脸色颇有些难看,他自然不可能是监考老师,九天书院何等的神圣,能有资格成为监考老师的皆为叱咤风云的人物。

    乌恒言下之意,是在讽刺他管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