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震古烁今 四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震古烁今 四

 热门推荐:
    “以人族身份占据血脉榜榜,这是绝对要记载史册的节奏啊!”

    众修士摇望血脉榜,前一千名少有人族修士名字,而前一百本来一个都没有,此时因为乌恒才终于有了一个名额,而且那是分量最沉重的一个名额,排在高高的第一,连天纵星辰的名字都为之黯然之色。&bsp;

    相对而言,以人族身份登顶血脉榜的难度最大!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又是什么特殊体质?”

    大家不明所以,这完全越了常理,小小人族本就不应该在血脉榜绽放异彩的啊,他们的领域是仙法榜,而仙法榜单中,人族的名字也是最多的,要不是炼狱殒神那个仙法鬼才自创出“弑神”之术,如今仙法榜第一名也是人族的至强者!

    乌恒以人族身份占据血脉榜第一,着实令人想不通。

    “他莫非不是人族?”

    “是龙族吧,否则怎么能把龙王术演练的如此如火纯青呢?”

    乌恒的人族身份再度遭受质疑,而且是讨论声最大的一次,三大星域为之沸腾,毕竟以人族身份越天纵星辰占据血脉榜第一太惊人了,高贵的神族,无敌的神族,他们怎么能被人族给碾压?

    这几日,人族可算是扬眉吐气,你看,以后谁还敢说我人族血脉之力弱小?如今三大星域星河榜血脉第一强大的可就是我人族修士!

    诸多古族都不敢说话了,事实就摆在面前啊,人族为何可诞生出如此异类,简直不让人活了。

    对于古族来说,血脉之力就是他们的强项,如果连血脉之力这一类都给人族越,那么古族还能有什么地位?

    “其实不必危言耸听,乌恒未必就是人族,就算他是人族,那也只是个别异类,要知道血脉榜也就这么一个人族修士!”有老修士出来辟谣。

    然而这样的言论并站不住阵脚,虽然血脉榜只有一个人族修士的名字,可那个名字排在最巅峰,这让古族产生很大危机感。

    有魔域的人站了出来,口口声声称道:“其实乌恒并非人族,他体内流淌的是我魔族血脉!”

    “呵呵,魔族一群低贱蝼蚁,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出了个大人物,于是便不要脸的说是自己族派。”神族一方对此嗤之以鼻,高贵的神族向来不惧一切,就算乌恒排在血脉榜第一,他们也不会去出言附和。

    不过神族很快被打脸,有神族的修士称:“乌恒其实就是神族的修士,他与天纵星辰水火不相容是因为曾经天纵星辰遮住了他的光芒!”

    关于星河榜的排名替换不但震惊三大星域,连三大星域外都有修士赶到,前来一观乌恒名字的风采。

    站在星河榜前看到“乌恒”两个大字可与听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有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那两个字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仿佛太阳般刺眼。

    “血脉榜第一,天赋榜第一,含金量极高啊。”

    “史无前例的人族血脉榜第一……”

    事件不断酵,有仙主人物一一前来星河榜前观望,其中有仙域的仙主,他们一个个观望过星河榜后脸色都变得不大自然,宁愿相信自己是眼睛花了看错了。

    让那妖孽登上星河榜的巅峰,日后仙域该何去何从?

    乌恒是仙域诸神令上面的人,几乎在仙域举世皆敌,待其成长起来,仙域肯定会遭受天翻地覆的重创。

    第六日,有仙域的仙主人物表出了一分声明,“我白虎山与乌恒只是生了一些误会,并非死敌,白虎山从诸神令退出,不再追杀乌恒!”

    相继有不少仙门退出联名过的诸神令……

    “一个个仙门都如此忌惮他吗?心甘拉下脸面撤销亲笔签名的诸神令……”

    “呵呵,不要小看星河榜的分量,能够进入其中前一百的,哪一个不是后来成为了震古烁今的大人物?”

    “是啊,而且乌恒还是双榜第一,不得了了……”

    赞扬的感叹声不断,乌恒一战惊世,留名两大星河榜,引得很多老怪物出山。

    第七日,神族来了一艘战船,战船中一名白衣中年男子缓步走出,气息平凡,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过当中年男子来到人群中时,那些围拢成一排的人流会不由自主的分开,给其让道通过,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那家伙是如此的普通,为何自己会心生敬畏?而且是自然而然的感到敬畏,不敢怠慢。

    当魔域的修士看到白衣男子出现在此,一个个吓的双腿软,一溜烟跑到了远方。

    白衣男子并无波澜,没有去理会魔域那些虾兵小将,就像人与蝼蚁的区别,可以随手碾死,但你未必会去碾死那只蝼蚁,因为并不会过多关注。

    他负手而立,抬头遥望着星河榜中的排名,目光锁定在“乌恒”二字上面,一双平静的眼睛此刻炽烈如阳,不怒自威!

    白衣中年男子的神色更多是复杂,嘴里喃喃自语道:“没想到你不但出了中州,还会夺得这星河榜的第一,当初不杀你,是我的错,还是……”

    他找不到其它的答案,陷入思考中。

    其余人呆若木鸡,大气不敢喘,因为他们已经认出这位气息看似平凡的中年男子,此乃惊天动地的大人物,神域神王烈阳天!!

    当初烈阳天在中州本要灭了乌恒,可最终因为对寒霜的亏欠而停手。

    “不管你如何努力,都不可能了……”他这般轻叹,双眼锁定着乌恒的名字。

    周遭的修士木纳,这是什么意思?

    看这架势,神域神王似乎认识乌恒啊!

    “毕竟神魔不立。”神域神王自言自语着,但这一句话无人可以用读唇这术看出,或者用耳朵听闻。

    银色的战船悬浮在古道的领空,不久后走出一名年轻人。他青衣,相貌不凡,面如冠玉,鼻若悬胆,剑眉星目,黑色长随意披散在肩,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俊逸潇洒之感。他神色温和,眸光古井无波,对于一切都很淡然,没有古代天骄身上的傲骨,可是他站在那儿就会给人一种目空所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