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名动三大星域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名动三大星域

 热门推荐:
    “很好,我们马上启程仙域!”雪花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激动炙热的心。&bsp;

    轩辕嫣然同样欣喜不已,这些天来她也几近绝望,要不是乌恒在最后一刻把自己推出了黑洞边缘,肯定会是万劫不复的下场,有感激,但更多的是思念、担心。

    轩辕嫣然调笑道:“雪花姐,瞧把你急的,先在问问那人,或许还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嗯,我再问问,”雪花点头,随即冲那男子问道:“乌恒最终逃脱追杀了没?”

    “这个就不清楚了,毕竟仙域太遥远,如果不是此事过于轰动,压根传不到这里!”中年男子回答,随后又道:“不过最新的消息还在口口相传,不妨在等几日,倒时就有结果了!”

    之后的几天有络绎不绝的龙祭大大世家修士赶往青霞镇,都来给雪花传递关于乌恒的消息,丹药果然没白送。

    那些修士得知的东西更多,每一个细节都没放过,一五一十告诉雪花三人。

    “最后他迫不得已入了生命禁区?”轩辕嫣然看着送信修士,面露惊色。

    送信修士点头道:“是的,那是仙域的黄金龙谷,常年被混沌迷雾笼罩,十分凶险,近四千年来再无人能闯进去!”

    “那可怎么办?”轩辕嫣然黛眉紧皱,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容易得到乌恒在仙域的消息,那小子居然又给跑生命禁区里面了。

    “先去仙域在说!”雪花对乌恒信心十足,他在宇宙黑洞中都存活下来,小小生命禁区肯定难不到的。

    不过信心归信心,担心归担心,根据送信修士所述,黄金龙谷与中州生命禁区又完全不同,连进去都几乎不可能!

    “走!”大黄狗汪汪叫了两声,十分兴奋,黄金龙谷有着传说中的龙髓,那可是稀世罕见的宝贝。

    乌恒的消息同样传到了神域。

    在神域都城的皇宫中有一座高耸入云端的瞭望塔。

    天纵星辰就常常喜欢呆在这座瞭望塔中,那样能更接近天空中的星辰,借此修炼。

    夜已深沉,繁星点点。

    他被称为绝世鬼才,三大星域只有炼狱殒神可以与其媲美,是上天眷顾的宠儿。

    可很少有人知道天纵星辰是一个修炼狂人。

    他从来不放弃任何空闲时间,特别是夜晚星辰出现的时候,对于他,夜晚是最珍贵的,一定要打坐修炼。

    但今天是一个例外。

    天纵星辰没有修炼,深邃的眉宇紧锁,似乎有着什么心事。

    “没想到他会走出中州殿下应该会为此感到高兴。”他喃喃自语。

    乌恒一个很特殊的人。

    天纵星辰从来不会特别关注任何一个年轻一代修士,包括炼狱殒神。

    他修的道是一条道。

    这条道没有别人,唯我独尊道。

    除了神王外,天纵星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底,他不屑别人拿炼狱殒神来和自己相比,也不会特意把人扼杀在摇篮中,因为不在乎,成长起来也不会对自己有威胁。

    把人扼杀在摇篮中的人,都是弱者!

    他是这么认为的。

    瞭望塔中的风很大,吹得他一袭白袍作响,长飞扬。

    蓦然间,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了瞭望塔上,悄无声息的出现,似乎这个时刻他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他道:“没想到你会为另外一个人而感到担忧,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天纵星辰行礼道:“神王,我并不是担忧,只是觉得他很特别罢了。”

    “因为紫色万龙劫的出现,所以你才会担忧,因此摇动了你的自信?”神王这样说。

    “还不至于,”天纵星辰道:“我只是觉得他很特别。”

    “我也觉得他很特别。”神王面带温和微笑。

    “神王可从来没这么夸过人!”

    “你也从来没有过吧?”

    “神王您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好!”

    “是,心情挺好的,我家那宝贝女儿终于笑了,也终于吃了饭。”

    天纵星辰有些诧异道:“您好像连成为神域主宰时都没有这般高兴过吧?”

    “你还不懂,人老了,对名利就会单薄一些,反而更在乎家庭。”

    “是因为乌恒的事情,殿下才会笑吧?”

    “的确如此,那小子的消息一传入我那宝贝女儿耳朵里,她就开心的傻乐,也不怨恨我了,不过乌恒进龙谷的事情寒霜并不知道。”神王负手而立,黑袍,无形间,一股无与伦比的神威自他周身四散而出,不怒而威。

    “您打算追杀他吗?”

    “为什么要追杀他,只有他活着,才能让我的宝贝女儿笑。”

    天纵星辰道:“可是神魔不两立。”

    “是啊,他不是魔族该多好,我神族将又会得一大助力,最重要的是,我那宝贝女儿就能时常笑了。”烈阳天长叹一声。

    “您希望他能活着出龙谷吗?”

    “当然希望,他活着,寒霜就会笑着。”

    “但乌恒活着,殿下就会一直思念着,念想难断。”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这个父亲现在能做的就是只有不去干预了。”

    “您希望他成长起来,然后带走寒霜?”

    “说实话,有一点期待。”

    神王的眸光渐渐变得锐利起来,又道:“但神魔不两立。”

    天纵星辰默然,神王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作为神王,他不希望乌恒出现在仙域,也不希望乌恒再接触寒霜。

    但作为父亲,他又希望女儿能够幸福。

    这很纠结,却也很无解,纵然他称霸神域,手握至高无上的权利,拥有横行千大世界的实力,似乎无所无能,可他唯独给不了女儿幸福。作为一个父亲,他惭愧,惭愧的低下头来,不再去看那漫天繁星。

    “对了,神王想多久给殿下觉醒原始祖血?”

    “就这几天吧,寒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惊才绝艳。”神王眼睛变得骤亮,甚至情绪有些激动。

    “她也是一个特别的人吧!”

    “不,不是特别,而是很特别。”

    “因为她是你女儿的缘故吗?”

    “因为她的天赋。”

    “和我一样特别?”天纵星辰挑了挑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