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再遇星羽 五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再遇星羽 五

 热门推荐:
    “轰!”

    天门山重阵边缘地带,仙光阵阵,将方圆百里天际照映地忽明忽暗。

    远方的深山雾霭中,不断有五光十色的匹练飞向外界,蕴着通天彻地之力,摧枯拉朽,杀意旺盛。

    乌恒从被夷为平地的山峰乱石内冲出,浑身涌动金色神光,一脸怒色,抡起上古翻天锤轰向那一道道连续杀来的匹练。

    “砰!”

    炸响声不绝于耳,震得人耳膜生疼。

    仙威不可挡!

    出手之人乃登仙级别的强者,乌恒九小步封神的实力根本挡不住,连连被震飞,长披散,颇为狼狈。

    “在老祖手下,他居然还有反抗的能力!”

    “若换做我,怕早就站不起起来了吧?”

    观战修士心中寒,这妖孽实在太可怕了,被鹤老以雷霆手腕强势镇压,不但不畏惧,反而满脸怒色,战意浓浓!

    “年轻人,你来天门山到底什么目的!”远处深山中的登仙强者出质问声。

    “没有目的。”

    “既然没有目的,那你为何要来?”

    “从天上掉下来,身不由己。”乌恒有些不耐烦道。

    鹤老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说出实话,要合情合理,便可放你离开。”

    闻言,洪脸色大变道:“鹤老,万万不可,这小子乃魔修!”

    “混账东西!”蓦然间,深山中爆出天雷滚滚般强烈的训斥声,吓得洪噤若寒蝉,面露难堪之色。

    鹤老沉声道:“这年轻人要是魔修,你们这上千人中早就死上大半了,还容你在这煽风点火?”

    深山中的老者丝毫不给洪这个外门掌门面子,当着天门上外门所有修士的面对其叱喝。

    “鹤老未免言过其实了吧?”一些封神境强者心中自语。

    就算这年轻人再如何强大,也不至于当着这么多封神强者的面杀掉现场大半修士吧?

    昭一行人也已经赶到现场,听见鹤老对乌恒的评价,昭神色幻灭不定,心知自己怕是踢到一块铁板了,实在没想到鹤老对此人居然评价如此之高

    乌恒心知自己无力对抗那登仙强者,冲远方深山处伸手拱手作揖行礼道:“前辈,既然您知道我不是魔修,还望放晚生离开天门上!”

    鹤老一口回绝道:“不行,若放你离开,岂不是放虎归山了,以你如此惊人的天赋,到时候记恨我天门山怎么办,那将是未来的一大强敌!”

    “那你想怎样?”乌恒强忍着心头的怒气,尽量把语气放的平和下来。

    “鹤老,既然此子不杀会是将来一大祸患,不如直接斩草除根!”

    “对,杀了他!”洪、昭等人眼神阴冷道。

    站在深山大雾中的鹤老摇头道:“不可,天门山乃一代仙门,素来不妄杀好人,要是因此杀他,我天门山岂不成虚伪小人了?”

    乌恒感到无言。

    这老家伙放也不肯放自己走,杀也不杀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昭冲着深山大雾中恭敬行礼道:“鹤老,此人天赋极其可怕,无需百年就可能步入登仙境,既然已结下梁子,不可心慈手软呐!”

    “不错,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一些封神境的外门长老纷纷出言。

    “老朽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鹤老沉吟片刻,开口道:“年轻人,做我天门山的弟子,以后我便是你亲传师父!”

    “什么?”

    此言一出,现场直接沸腾了。

    鹤老平生素来不收任何徒弟,今天一开口竟然就要收乌恒为自己的亲传弟子!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昭整张脸顿时垮了下来,自己不但踢到一块铁板,并且以后还要被铁板踢。

    今日之仇,乌恒不可能不记恨自己,等他成为鹤老的亲传弟子,那身份地位可比周炎渊这样的外门掌门人都要高,到时候随便找个内门的弟子来刁难自己,日子都会过的苦不堪言。

    一些天门山弟子羡慕道:“能让鹤老亲自开口收徒的,千百年来只有两个,一个是星羽,奈何被鹤老的师兄给抢去了,于是一生也没收下半个徒弟,另外一个就是这白衣少年,莫非他与星羽师兄是一个级别的妖孽不成?”

    “这小子走大运了,此乃天大福缘呐!”

    “唉,别说做鹤老的徒弟了,就是做鹤老徒弟的徒弟我等也心甘情愿呐!”大片外门弟子心怀憧憬道,那样自己就不再是外门弟子,将会进入内门,成为天门山的真正弟子,可修炼天门山无上秘典!

    “恭喜,恭喜!”甚至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向乌恒道贺,借此攀附一下。

    “这可怎么办?”余庄、周临等人一脸紧张。

    “我们完蛋了”霍元都神色黯淡,哪里能想到今天之事牵扯如此之大。他们仅仅只是对付小小一个的潘登,谁知居然会引出一个如此妖孽的少年,紧接着震动整个天门山外门,导致两位掌门出手追击,最后连鹤老都被惊动,并且鹤老还赏识他天赋,要收其为亲传弟子。

    “年轻人,你可答应?”鹤老再次出言询问。

    只要乌恒成为天门山弟子,他就算记恨今日之仇,也不至于弑师灭自家门派吧?

    “我已经有师父了,不容再拜他人。”乌恒神色淡然,一口回绝了无数人都会为之疯狂的福缘。

    “没想到那小子如此之狂,还回绝掉了鹤老!”昭紧张的神色顿时松缓下来,如蒙大赦。

    “原来他已经有师父了!”周临、余庄几人皆长松口气,万幸,万幸!

    鹤老平静道:“原来如此,那还真是可惜了,不知你师父是何许人也?”

    “雪花。”乌恒如实说道。

    “虽未听过这名字,但想必你师父也是位世外高人。”鹤老温和说着,这样的事情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能教出一个如此妖孽的家伙,其尊师自然凡!

    “可惜你不拜我天门山门下,老朽不能放你离去!”

    乌恒沉声道:“你就不怕我师尊亲临吗?”

    洪嘲讽大笑道:“哈哈哈哈,天门山乃仙门重地,就算你师尊亲临又能怎样?”

    “就是,天门山在整个仙域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号,无人敢孤身强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