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天纵星辰

第一千零三十章 天纵星辰

 热门推荐:
    第一千零三十章&bsp;天纵星辰

    “神王,我现了咱们族人的气息!”

    “嗯,本王二十年余前来中州时,也的确现这里还存活了一些神族的分支,你能感受到神族族人的气息并不奇怪。&bsp;”

    “可都死了,被屠的很干净,不过他们的神族血脉已经很稀薄,谈不上是真正的神族一脉,实力不济被灭也很正常,但终究是神族一脉,不容外人践踏,神王,我们是不是要主持下公道,把中州那些修士都灭了?”

    高天之上,一中年人与一青年继续对话,口吻很平淡,似乎情绪并无太大波澜。

    青年人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要灭现场十余万修士的言论,那种毫不在意的口吻,那种平静的神色,蕴着无与伦比的气势。

    若是平日里听见一个毛头小子扬言说要把中州修士都灭了,人们绝对会哄堂大笑,认为此人脑子定然有问题,可如今这句话从那名青年人口中说出来,却仿佛变成了很容易实现的事情。

    自信!

    此人有强大的自信气场。

    那是一种让外人见到了会感到自卑的自信。

    现场修士呼吸为之一屏,那些人来自域外,有着登仙境的强者,如果真杀起来,自己一方还真的会有被覆灭的可能性。

    但中年男子随后说出的话,让大家都长松一口气。

    只听那名被年轻人尊称为神王的神秘人物出言道:“中州当年是诸神并起之地,定然有它的神秘之处在,必须抱着敬畏之心,我们只是外来者,在这个地方还是不要大开杀戮,以免惹出什么祸端来。”

    此言一出,自信温和的青年面露凝重之色,没想到神王居然会对中州这样的荒土报以敬畏之心,神王说的话定然不是空穴来风,看来,自己还是收敛点比较好。

    二人一步步从九重天走下,仿佛虚空中立着阶梯。

    他们的步法极其玄乎,明明以闲庭漫步的姿态前行,但一步千百丈,很快就自九重天中走下,来到了一重天的世界。

    直到此时,站在魔神谷外荒原中的修士才看清了二人的容貌。

    那名年轻人青衣,相貌不凡,面如冠玉,鼻若悬胆,剑眉星目,黑色长随意披散在肩,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俊逸潇洒之感。他神色温和,眸光古井无波,并未对中州的修士露出鄙夷之色。因为他不在乎,那些人根本不值得自己露出鄙夷之色。

    乌恒看得出来,那人已经目空中州的一些,对于这里的东西,他完全看不上眼,就更别说对这里的人进行一番鄙视了。

    拥有如此强大自信心的年轻一代,乌恒倒也是头一回看见。

    而且此人到了恐怖的封神境界!!

    不可思议,年轻一代中居然已经有人封神,虽说不属于中州,但乌恒以后就要步入星空古道,所以这个修为惊世骇俗的年轻人马上也会出现在他的对比之列。

    那名年轻人从虚空中渡步,一阶梯一阶梯的往下走,浑身披浴着蓝色的幽光,那光芒来自星辰,是星辰的力量,看起来恍若天神下凡一般蕴着一股无敌之姿。

    “星辰之力?”

    乌恒看到这里,双拳不由一阵紧攒。他想到了自己那天门山兄弟星羽的一句话,“他出生时,方圆千里的空间都被星辰照得通亮,乃先天道体胎,觉醒上古七大道魂之一的星辰道魂,于是他自出生就有了星辰这个名字,后来在三大星域间惊艳崛起,被称为天纵星辰!”

    此人莫非就是神域的天纵星辰?

    乌恒犹记得星羽告诫过自己,那个人是年轻一代中不可战胜的存在,最好不要贸然找他报仇,可能你一生都难以追逐上这个天纵少年。

    当年天纵星辰在域外战场杀乌恒父亲的时候是六岁,如今二十一年过去,已经到了二十七岁,看此人的样貌,和这个年纪很符合!

    恨!

    他心头涌动起无尽的杀伐气息。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今仇人以傲慢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乌恒怎么可能因忍得住!

    雪花与冷寒霜皆现了乌恒有些不对劲,他浑身居然在抖,眼睛有红光闪现,双拳死死攒紧。

    “不行,如果我现在暴露了绝对是一死,乌恒,你给我争点气,先再隐忍一段时间,如今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通天境修士,拿什么和他比?”乌恒在心中呐喊,极力平复着心中的仇恨,慢慢将紧攒起来的拳头又松开了。经历那么多次生死,他已经能把情绪控制拿捏的很好。

    “乌恒,你怎么了?”冷寒霜挽起他的手臂,柔声询问道。

    雪花也关切看来。

    “无妨,没事,以后再与你们详细说来。”乌恒摆手道。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万万不能暴露。

    而自天空中渡步而来的天纵星辰披星戴月,神色温和,紧紧跟随在神王的身后。他并没有关注到乌恒的情绪起伏,也不会去在意那个连封神境都没抵达的年轻人。

    对于他而言,这里的一切都不重要,只是人生中匆匆路过的一条小道,一条根本不起眼的小道路,于是也就不会记住什么,更别说记住小道中站着多少行人,以及那些行人中看着自己的目光。

    “都死光了,一个不剩,中州这一脉分支竟弱到了这等地步。”名为星辰的青年人一直在感知现场神族族人的血脉,现很多的气息都是残留,已经没有鲜活的了。

    如今也只有神族分支能引起他的注意力。

    可惜没有一个是活着的。

    现场修士面面相觑,但都自觉闭上嘴巴,生怕答上任何一句话都会惹来杀身之祸。

    尽管他们很看不惯那两个人傲慢无视自己的态度。

    咱们中州一方可是有十余万修士在这魔神谷外的荒原,他们二人却一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态度。

    如果是十万普通修士也就罢了,可现场都是中州最强大圣地的精英,代表着中州的山巅,有紫衣书生、麒麟大圣那样传奇级别的存在。

    忽然间,被星辰尊称为神王的中年男子眉头一皱,眼中绽放骤亮的光芒,情绪略微激动道:“还有神族分支的人活着,并且蕴着很纯净的神族血脉!”

    中年男子身穿白衣,浑身并无强大气场,可在他双眼亮起的那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跟随亮了起来!

    他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