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离别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离别

 热门推荐:
    轩辕麟一直待在生命禁区中,并未追随修士大潮冲出去。

    他眸光冰冷,暗中观察场外的变化。

    轩辕麟以神念感知着现场一个个惨死的水族修士尸体,心头寒意升,双拳死死攥紧,有指甲陷入肉里划出血液来,毫不为之所动。他心中只有滔天杀意,轩辕世家,这个生自己养自己的家族,却也是自己最痛恨的家族。

    “啊!”

    他忽地仰天狂啸一声,蕴着极其浓烈的杀伐之气。随即,他将昆仑境收好,化为一道黑光冲出禁区。

    吞天魔功!

    轩辕麟全力以赴,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生怕他的爷爷轩辕乱会逮住自己。

    他一直在暗中蛰伏,等待的就是出其不意,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那束追光中,步入其中,自己就安全了!

    “好浓烈一股的魔意!”

    蓦然间,现场一个个修士感到脊背发凉,皆抬头朝虚空看去,发现黑芒掠过,直朝冰冷枯寂的追光掠去。

    “孽畜,你还想去那里!”

    轩辕乱见此一幕,连忙抬手压去,奈何还是迟了一步,轩辕麟的速度太快了,而且又出其不意,根本阻止不了。

    “刷”

    光影一闪,轩辕麟已经身置追光内,成为第一个踏入星空古道入口的古神兵主人。他眸子里杀意浓烈,瞪着轩辕世家众修士,大喝道“等我轩辕麟回中州的那一天,便是轩辕世家覆灭之时!”

    此言一出,现场修士皆唏嘘不已。

    本是轩辕世家的子嗣,如今却反目成仇,而且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你个畜生!”轩辕乱气得脸色发青。

    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爷爷,他居然敢对自己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是,我是畜生,但一切都是你们逼的,如果不是你们,我也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轩辕麟口吻冷漠,没有留给家族任何回旋余地。

    轩辕世家修士个个脸色难看。

    轩辕嫣然看着那束追光中的男人,心中五味杂陈,想必爷爷此刻比自己的心情还要苦涩才对。

    家族中,没人会希望轩辕麟走到今时今日的地步。

    可惜大家都错了。

    错的一塌糊涂。

    导致双方分崩离析,走到无法化解仇恨的地步。

    “唉……”乌恒深深叹了口气,他对轩辕麟的恨并非入到了骨子里,尽管双方是生死仇敌,经过数次生死之战,可乌恒还是有一种惋惜之意。

    奈何惋惜从来都没有用。

    无法改变的事实,就是注定要发生的事实。

    他们注定是仇人,成为不了朋友。

    “夫君……”此刻,场中还有一位孤零零的美人儿,她泪眼婆娑,她最明白轩辕麟心中的苦痛,也是最理解轩辕麟的人。

    听到蓝心的轻唤声,轩辕麟的身躯明显一震。

    这个女人,是他最重要的女人。

    轩辕麟站在冰冷的追光中,面露惭愧之色,眼中的仇恨化为了不舍,出言道“蓝心,夫君无用,无法带你去星空古道,如今水族的长老都死在战场中,水族也改变不了被覆灭的事实,你多多珍重!”

    “夫君……”蓝心哭成了泪人,心中阵阵刺痛、酸楚。

    太多的不舍了。

    连一起深情对望告别的时间都没有,便要立马远去。

    而且这一去,并非去下一个城市,下一个国度,而是要去另外的星域。

    其中不知隔着多少千万里的距离!

    这一去,蓝心也不知道轩辕麟多久才能回来,或许是几百年后,或许他回来的时候,只能在中州的某一个地方看到自己那孤独的坟冢。

    轩辕麟眼中已经有了泪光,他可以什么都不在意,唯独蓝心,是最最重要的。

    众修士都看得感到心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对年轻夫妻身上是不是显得太残酷了?

    忽然,轩辕麟面露决绝之意,把看向蓝心的目光收了回来,冲着轩辕世家众修士铿锵有力道“蓝心是我的妻子,但她从未杀光任何一个魔族修士,有仇有怨都找我,别去欺负她一个孤零零的女流之辈,我相信,轩辕世家的人这点心胸还是有的!”

    说罢,轩辕麟头也不回,沿着追光所照亮之处扶摇直上,朝着星空古道飞去!

    “唉……”轩辕火长叹,伸手拍了拍大哥的肩膀,道“大哥,莫要太过伤心了。”

    “爷爷。”轩辕嫣然已经回到了家族阵营内,伸手挽着轩辕乱的手臂,轻轻叫了他一声。

    轩辕乱望着那道扶摇直上的孤寂身影许久,那种复杂的心情,是很多外人难以体会的,随后他把目光收回,揉着轩辕嫣然的脑袋道“乖孙女,你也要走了吧?”

    “嗯,嫣然也想去星空古道走一遭。”

    “星空古道可遇不可求,错过这一次,怕再无机会,你还那么年轻,还有很大的可能性,去域外走一遭也好,早晚有一天能超越你爷爷我这老头子!”轩辕乱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孙女,满是喜爱。

    至少,自己这孙女还能与自己挥手告别。

    轩辕世家整体都弥漫着一股不舍的气息。

    如今年轻一代中,要走好多人,轩辕嫣然、乌恒、雪花、冷寒霜,还有那条经常在家族里乱处咬人的大黄狗。

    他们创造了很多的回忆,有很多的传奇,现在都要离开了,要去更广袤的天空。

    乌恒几人也没有立刻步入追光中,一一来到家族中与大家告别。

    这时,孙义清举着两大坛子酒来到了乌恒身边,把其中的一坛子摆在了乌恒面前,道“乌恒,你这一走,咱们想再一次聚在一起喝酒,就不知道得到什么猴年马月去了,如今趁着还有点时间,喝一壶!”

    “好!”乌恒鼻子一酸,却应得豪气凌云,他不希望自己离开时,是哭着离开的。

    他当即接过酒坛子,将封布扯开,立即酒香扑鼻,随后往嘴里大口倒酒。

    “好酒!”乌恒兴奋赞叹道。

    孙义清得意道“这可是我私藏许久的岭山珍酿,本打算结婚娶媳妇的时候拿来喝,如今你这家伙离开,我可是舍了血本啊!”

    “好兄弟!”乌恒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喝酒,怎么能忘了我!”欧阳西走上前来,欧阳岚微笑跟在后面。

    轩辕青云、轩辕耀天等人也围着上来。孙义清顿时成了苦瓜脸,本还想留点老本,如今只能被迫把家底都从储存戒指中掏出。

    “痛快,真是好酒!”

    “哈哈哈哈,今天大家喝个够,不然下一次,估计要到几百年后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