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武修 >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 杀人诛心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 杀人诛心

 热门推荐:
    “这可真是……”

    对于古王河、古天君二人的行为,夏符看得面部肌肉一阵抽搐,太过耻辱了,连他这一位古族的盟友都感到羞愤,以后怕是和古族的交流,也必须放在暗地里进行了。

    他们神族可丢不起这人呐!

    作为古族盟友的神族夏军符都感到十足丢人,那么身至现场的古族修士自然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洞钻进去,只觉得整张脸火辣辣灼烧着,无颜面人。

    古王河、古天君作为古族现场的领头人物,更被称为是鳄祖的左膀右臂。

    如今左膀右臂在乌恒的陷阱之下,避无可避,竟只能靠重创自己陷入昏迷而破局,这是在活生生抽鳄祖的脸啊,甚至比捅鳄祖两刀还来的难受许多。

    颜面扫尽!

    想封锁消息是不可能的,现场可是有足足五十万修士,来自各盟,虽他们会忌惮古族强盛,不敢在公开场合说什么,但谁也清楚,此事将会名扬天下,或者说笑扬天下。

    没有很滑稽,只有更滑稽。

    这样的事迹传播出去,只能让人惊叹,世界无奇不有。

    作为目睹了全场整个过程的烟斗老师,此刻已经笑开了花,吧唧吧唧的抽着烟草,吐出一大片烟雾来,才默默满意的点头嘀咕道:“看来这小子鸿宇星一战后,又长进了不少!”

    薛小凡与书痴一行人则只觉得简直太过解气了,乌恒的算计,比直接动用镇杀古天君来的更为凌厉。

    天下间最悲哀的事情,就是以彼之道,还施毕生,让人有苦难言,有恨难发。

    演戏自然要演全套,乌恒见古天君、古万河二人自伤经脉重创昏迷过去,顿时睁眼说瞎话,却还极富有感情的面向众人道:“两位古族大将,因担忧谷州城内五十万同胞的性命,如今伤心过度,昏厥了过去,此情义金坚,大义凛然,让人佩服,二位古族将军,实乃我辈之楷模呐!”

    薛小凡也顿时来到了现场中心,与乌恒唱着双簧道:“不错,二位将军高义!忧国忧民,心系天下苍生百姓,堂堂一位大仙王巅峰境的盖世强者,在末世战争中应对的游刃有余,从未受过战伤,如今竟因为同胞之难,而伤心导致五脏六腑经脉尽断,这乃是何等的重情重义!”

    说完这一段话,薛小凡只感觉自己浑身血脉都通畅了,感到无比舒心,估计还能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原来埋汰人,还能这样埋汰的!

    句句夸赞,却也是句句嘲讽,句句诛心!

    杀人不过头点地,诛心却是折磨一辈子难忘……

    一位准圣王,因为伤心过度就昏厥到底?这不是纯属扯淡么!

    那样的话,末世战争多少生灵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像古天君、古万河这般“善良”之人,早就应该悲痛而亡了才对。

    现场中,青无叶、赵元秋面面相觑,而一众人也是神色古怪,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腮帮鼓涨,不少人都因此满脸通红。

    “噗”

    终于在一众想哄堂大笑的人群中,诗雨小姑娘隐忍不住了,忽然噗嗤一笑,紧接着更是捧腹大笑起来。

    笑声一出,现场的古族更是感到难堪到了极限,然古族的颜面还是需要挽回的,至少不能随意仍人践踏,其中站出一位中年男子怒瞪着诗雨道:“你?你又是那里来的野丫头?”

    “这位古族道友,不必动怒,那小姑娘乃是花神的亲传弟子,也是无心一笑罢了!“

    乌恒站了出来,替诗雨挡下一波怒火,随即又无比热切的拉起了那名古族男子的手,紧紧握在手中道:“眼下当务之急,应该是想着照顾安置古天君、古万河两位将军的伤势,不过伤病易医,心病难愈啊,到时候就还多劳烦古族的道友,好好开导二位将军,毕竟在末世战争面前,他们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歹毒!

    简直太歹毒了!

    世间简直没有比乌恒此刻更为歹毒的语言……

    伤病易医,心病难愈,这是不争的事实,古天君、古万河都是自伤经脉,虽也是下了狠手,可肯定不会致命的。

    如果他们愿意去死,大可奉献出元神么。

    归根结底这二位都是无比惜命之人。

    而心病嘛!

    可不是古族大军被困谷州伤心所致,心病就在乌恒身上,在这众目睽睽下的耻辱上。

    纵然他们二人脸皮再厚,也得落下心病的根子,终其一生难以破解。

    乌恒后面的一句话,就更为歹毒了,人才!末世战争中不可多得的人才……

    人才一般也是指特殊人物。

    二位古族将军此刻重伤遭遇也的确够特殊,自然当的起“人才”而字!

    明明是赤裸裸的嘲讽,偏偏明面上,这名被乌恒紧握住手的中年男子又无可奈何,毕竟人家可是一口一个关心二位将军伤势,又夸奖他们是人才,让自己如何去恶语相向?

    古族男子“咕隆”了一下干燥的喉咙,脸色铁青,只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一般。

    对此,乌恒在心中冷笑连连,古族既然选择要和自己玩手段,耍心眼,他是绝不会客气的。

    花神见此场面,只能是哭笑不得,虽然也因此解了一口恶气,但毕竟古天君此时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副手,她这位统帅也脸面无光呐。

    眼下星辰日月图已经完全覆盖了谷州,想破解也来不及,花神当即下令撤军道:“二位将军昏迷,乌恒也再无元神自然不可能施展一念万域,看来只能暂时撤离断崖关了。”

    至于谷州城?

    想也不用想,大家都能够猜测到,谷州城内几十万联军的命运。

    有了日月星辰图的星空王,必如虎添翼,更加上谷州城内可是还有七十万谷州修士呢!

    尽管乌恒的第三剑一剑斩杀了谷州三十余万守军,五十万守军也因此不同程度受伤,可归根结底,七界修士战斗力水平都要强于千大域。

    几十万被困在谷州内,就如做困兽之斗,被围杀剿尽,只是时间问题。

    这或许就是命数吧。

    因为古天君的好大喜功,又因为古族骨子里的骄傲,不听从花神的指令,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