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451章 极限救人(二十三)

第1451章 极限救人(二十三)

 热门推荐:
    对于让这些起源计划的遗留人员协助我们,其实我还是有很大的顾虑的。

    一方面是我还是对他们没有足够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点则是我害怕我们的人和这些起源计划的遗留人员碰面之后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冲突。

    而且这种冲突发生的可能性并不小,尤其是月尘在看到这些人后的反应我将很难预料的到,即便现在月尘体内的能量处于被抑制的状态,我也不能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不过很快方博山就给了我一个足够信任他的理由,他说他愿意把手下那些战斗力稍逊色的老弱病残交给我当做人质,如果他们做出任何不利于我们的举动,我可以随时处理人质。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得考虑到有关月尘的事情。

    然而方博山等人其实也早就知道月尘在我们中间了,他告诉我对于月尘的事情不用担心,因为事实上他以前对月尘的态度和对待芊芊是一样的,月尘是不可能对他有太多恶意的。

    对此我表示有些怀疑,因为在我看来,月尘的思维根本就不能用常人的方式来理解,她甚至连基本的世界观都没有完全形成,对于善恶的概念更是一塌糊涂。事实上,她就连对自己的姐姐月灵有的时候都会做出一些反抗的举动,所以说方博山的这个猜测我本身就是不认同的。

    接着我又回头询问月灵她妹妹是否真的认识这个叫方博山的人,月灵虽然摇头表示不知道,但她却可以肯定在起源计划里的确有一个叫方博山的人担任了重要角色。

    “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月灵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尽管带着他走,我妹妹那边的事情交给我,我不会让她乱来的。”

    既然连月灵都这么说了,而且从短期来看月尘对于自己的姐姐态度也比较正常,所以我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此时方博山又拿出探测器查看了一番,然后告诉我们现在已经无法追查到袁玉妻子的能量了,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已经遇到了危险,这大概率只是超出了探测器的最大范围而已。

    方博山说袁玉是个头脑很清晰的人,他既然选择了带着妻子朝北面的海下基地方向撤退,那肯定是有周密计划的,而且这个计划起码会让他自身的安全达到最大化,只要我们现在也第一时间朝着北面接近,那这个探测器就会继续发挥作用,到时候我们定位袁玉他们的位置完全就是易如反掌。

    此时欧阳硕和欧阳菁菁两人也纷纷对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便再一次确认了这些起源计划遗留人员的确没有任何武器装备之后,这才开始和他们一同朝峰底行去。

    方博山明显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他直接带我去了最近的一个控制室内,然后当着我的面详细演示了一遍如何控制升降台还有利用现有的系统来进行这个山峰建筑内各个区域的监控转换。

    不过这些东西之前月灵已经演示过了,我并不感兴趣,我趁着他调度升降台的时候,故意从侧面询问了一下他们是否知道这山峰建筑内之前几批闯入这里的袭击者是谁。

    “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方博山说道。

    “我不知道。”我故意说道。

    “是从兰里岛来的缅甸蛊师,这些人已经被蛊虫病毒高度侵蚀了,以至于连面貌都发生了变化。”方博山解释道“不过这些人现在已经被楼内的寒气控制了,如果他们身上没有强的蛊性,其实这些寒气也没那么容易控制他们。”

    方博山这话倒是提醒了我,到现在为止,寒气所控制的的确都是那些高度蛊化的生物,无论是月灵的比丘鸟,还是我的小巨蜥,以至于后来的“狼人”都属于这一类。

    这也就是说,对付王-丹的寒气,我们其实可以用反向思维,只要找一队完全正常的人就可以避开这些寒气最大的威胁了。

    而满足这个条件的人……貌似也只有这些起源计划的遗留人员了。

    感觉这些起源计划的家伙们很可能也知道自己将来会是对付这些寒气的最佳人选,他们不想参与到其中才在刚才提前表明自己不会去往兰里岛的。

    此时方博山已经把升降台调了回来,我们一行五十多人通通站了上去。

    这从的升降台速度要比我们刚才乘坐的时候快了许多,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就一口气沉到了建筑底部。

    降落途中方博山一直开着探测器观察着附近的能量变化,我也同样在细心感受着,结果证明这个山峰建筑内现在所有的能量气息,无论是寒气还是其它的大部分能量全部都消失了。

    唯一留下来的也就只有以我为主的这些杂乱能量了……

    没错,现在静下心来之后,我才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简直可以用“杂乱无章”来形容了,我能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些能量正在互相激烈发生着冲撞,虽然还不至于对我本身造成影响,但是这些能量如果继续这些冲撞下去,最终的结果很可能也会被同化成一种能量!

    这种感觉随着升降台下降的过程中越来越强烈起来,我心里很惊奇,因为我体内原先就已经同时存在着三股能量了,而且这种现象也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它们都是“和平相处”的,怎么现在却产生了如此激烈的冲突呢?

    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到底是哪一股能量占据了上风,不过我试了几次却发现没法感觉出来,似乎这些能量在“交战”的过程中同时还干扰了我对能量的感应力。

    此时升降台已经完全降到了底层,我之前其实一直都以为底下是没有出口的,所以在一开始我一度以为升降台会在中部停留,不过事实证明底下其实还是有出口的,只不过并非是正常的出口,而是这些起源计划的遗留人员在后期自己改造挖掘的。

    出口其实很简陋,就是通过碎石枪从非承重的墙体位置开辟了一条隐蔽路径,然后他们又在这隐蔽路径的位置用血融石进行了填充。

    方博山之所以不从半山腰的正常出口离开,是因为这个出入口毕竟是整个山峰建筑的常规通道,他有点担心那里会被安排人特别监视。

    虽然我对他的这个担心觉得有点多余,不过鉴于我们这样可以省下下山的时间,我也就默许了。

    从通道出来之后,我便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回到了最开始朝山峰上攀爬时候的地点,这里之前留守的我们的人已经全部不见了,不过我却在地面附近发现了相当多的枪弹痕迹,包括了常规武器和碎石枪在内的几乎所有武器类型都能看到。

    看来这里之前的确发生过我们的人和“狼人”之间的战斗,月灵没有撒谎。

    现在由于岛上的所有寒气几乎都消失了,所以正如我之前在峰顶上所看到的,整个四周的环境都给人一种无比舒畅的感觉。

    我心说假如岛屿地面部分的寒气消散一空,那么海下基地会不会也是同样的情况呢?

    我打心眼儿里希望是这样,因为以我们现在的处境,我实在是不想在这种不了解更多王-丹信息的情况下和她的寒气发生冲突了。因为在应对王-丹的事情上,虽然我知道机会不大,但我还是希望能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如果王-丹可以放下仇恨加入我们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欧阳硕和月灵对于我们人员的停留位置都是一致的,就在靠近海下基地附近的林子中。

    不过我们为了把安全最大化,还是选择从视野更为开阔的海边行进,毕竟我们这些人里有相当一部分是体质孱弱的起源计划遗留人员,这些人虽然战斗经验丰富,但是在这种密林环境下一旦遭遇袭击肯定会大量减员。

    我现在还指望着从这些家伙口中套出更多有关于芊芊的信息,尤其是那个据他自己所言曾经专门负责芊芊事物的方博山,在这个人和我们坦白之前,我并不希望因为他身边的人员伤亡问题而影响我们之间刚刚建立的微薄信任关系。

    也正是因为我们选择沿着海岸线进发,才使得我们第一时间发现了海边的异常。

    我们在海边居然看到了更多的船只残骸!

    这些船只残骸和我们之前第一次看到的那些一模一样,很明显是同一批船被摧毁后留下的。

    船只应该是在海上被摧毁的,这些残骸只是后来被风浪带到海边的。

    除了残骸之外,还有少许的人类尸体也跟着一起被冲了过来,我立马将几具尸体拖到岸上,很快就发现这些家伙也是缅甸蛊师了。

    之所以能确认,是因为这些尸体脸上也戴着面罩,被我揭开之后,面罩下的脸和我之前遇到的那个面罩女是一样的,也是具有狼的雏形,但还是保留了大量的人类特征。

    为了不引起那些起源计划遗留人员的怀疑,我只是小声质问欧阳硕和欧阳菁菁,询问他们这些一波人是不是和他们联系的缅甸蛊师。

    欧阳硕仔细看过之后便点了点头,他说虽然他不认识全部的缅甸蛊师,但是这几个尸体肯定是那一波缅甸蛊师没错,因为其他的缅甸蛊师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外形的。

    此外,欧阳硕还说这些缅甸蛊师的数量其实很多,进入楼内执行任务的只是一小部分,现在看来后续从海上赶来的其他缅甸蛊师似乎是出事了。

    我注意到欧阳硕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我有点奇怪,毕竟他们之间以前是秘密联系合作的,怎么这些人的死亡对他而言这么轻松?

    欧阳菁菁此时也提醒我说海上似乎有些不寻常的东西,并且告诫我说假如我们近期要离开这个岛上返回陆地,恐怕得提前多做准备。

    接着我便又想起来了之前白夜直升机队在海上坠毁时候的情形,要知道我之前一直把直升机坠毁的原因归咎在了那些“狼人”的身上,可现在看来恐怕不是这样了。

    为了确认这一点,我又特意询问了欧阳硕那些缅甸蛊师有没有摧毁直升机的任务,欧阳硕立马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他们的目的只是消除这楼内的寒气,白夜虽然加入我们的时间不长,但也早已是我们的一份子了,我怎么可能对自己人下手!”

    虽然欧阳硕这话不乏虚伪的成分,但是我相信他说的是事实,因为这些缅甸蛊师虽然有高超的蛊术,可是他们想要凭借这一点将那些直升机打下来实在是有点天方夜谭的味道。

    感觉……那些直升机,以及现在的这些被打散的船只都是遭遇到了另外一股不知名力量的袭击。

    接着我就又想起了那几个游荡者俘虏对我的警告,他说是一些“魔鬼”在靠近,让我们不要招惹它们。

    这些“魔鬼”难道真的不是“狼人”,而是其他敌人?

    不管怎样,我内心必须对这一点有所警觉,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未知力量恐怕马上就会和我们见面了……他们在这岛屿附近的海面上兴风作浪,必然也和岛上的能量是有直接关系的。

    如果我们真的能和这股力量在岛上决出胜负,那绝对要比在海上突然遭遇好得多。

    我们沿着海边走了这一路下来,发现船只残骸的分布相当广泛,几乎每走上一段路,都能在海边看到一些残骸碎片。

    欧阳硕嘟囔着说这些缅甸蛊师恐怕是活不了几个了。

    不过我觉得那个面罩女肯定没那么容易死,这家伙自从在楼内逃走之后还没有再露过面,我相信她现在肯定是躲藏到某个地方了。

    对于这个面罩女的问题,我也询问过欧阳硕,不过欧阳硕却没法确定我说的到底是谁,因为在缅甸蛊师里,这样的面罩人还有很多……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hexiaohuahuangdaoqihengderiz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