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后古代生活录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忆当年

第四百八十六章 忆当年

 热门推荐:
    “母亲?”甄天云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眼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最后叹了一口气问道,“老大,你真的认为她是你们的母亲?”

    甄大爷眼里面闪过一丝犹豫,最后低着头没有说话,甄二爷却跳脚了,因为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太过于让人震惊,又快的让人害怕,那根绷着他理智的神经早已经断灭,他一下子跳出来,看着自己的大哥和二哥,急声道,“父亲您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商人,也不会顾及别人的死活,但是刚刚那个被抓走的是他娘啊!他不能不管自己的老娘啊!甄二爷眼眶通红,“那个人不是我们的母亲,那我们的母亲是谁?”

    “你们的母亲是她,又不是她。”甄天云叹了一口气,“这都是我造的孽,当什么状元才子,就应该当一个普通人才是啊。”

    “父亲,你把话说清楚一点,为何她会成为我的母亲,而我们的母亲去哪儿了?”甄大爷比甄二爷要理智许多,许是因为他当初发现这个母亲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开始懂事了,而且,他和这甄老夫人的关系向来都是淡淡的,这老夫人当年也许为了不让自己对她起疑,所以对自己也不是很亲近。

    “因为当时查到你们的母亲与人有染。”

    “这不可能!”甄大爷急声道,“这不可能!我们的母亲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对,是不可能,因为当时你们的母亲才刚刚生了你们的小妹,根本不能动,所以那些想害你母亲的人可以趁人之危,但是她却根本不给我听她解释的机会,就那样去了。”甄天云双眸通红,“她就用一把剪刀,死在了我面前,你妹妹当时才生下来几天啊!”

    “所以你就让人代替了她吗?”甄大爷看着甄天云的目光也越发的冷了,“你连一个正大光明的名分都不给我母亲吗!到现在,我母亲在哪儿!”

    “难怪我从小一直觉得那老太婆对我太好了,甚至什么都惯着我,不管我要做什么都答应我,甚至我不去学堂她也会同意,甚至让人带我去玩,原来他娘的,她不是对我好,是要把我给养废了!”贺二爷也忽然醒过神来,他一脸愤怒的看着甄天云,愤怒道,“你这个老头子也是!明明知道你的儿子在她的手上会遭遇什么样的对待,你却不闻不问!甚至对我们一点都不关心!我们有今天这样的结果都是你害的!”

    甄天云一怔,整个人往后退了三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二儿子,他说得对,这一切其实都是他害的,他害怕自己沦为别人的笑柄,就悄悄地让人把夫人给埋了,然后让那个人代替夫人,成为自己的夫人,他给她在甄府当夫人的权利,她要管教自己的儿女,他不插手,却没想到这样做,是辜负了所有人!甚至说是害了所有人。

    “真没想到。”甄大夫人忽然一叹,“父亲你竟然这样冷血无情,对他们兄妹三人说不问就不问,甚至当年小妹因为婚事差点自杀了您都没有过问,如果不是小妹最后嫁给了承恩伯,父亲您就要亲眼看着小妹死在您的面前吗?”

    甄大爷瞪大眼睛,对,如果当年小妹没有嫁给如今的承恩伯,那小妹现在就是一个寡妇了!当年那个丞相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因为死了原配,膝下又没有子女,那个老妖婆可是要把小妹嫁给当时的丞相当继室的,而且父亲也没有反对!

    咳咳,虽然他当时也没有站出来说话,但是小妹要和妹夫见面,他是悄悄咪咪的帮他们守了门的!

    甄天云面对自己儿子儿媳的逼问,眉头紧紧皱起,忽然他抓紧自己衣领,一口血喷了出来,贺大爷下了一跳,慌忙上前扶着甄天云,甄天云直直的到二下去,微微睁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是我对不起你们,也是我对不起你们的母亲,我会亲自去给你们的母亲道歉的。”

    “够了!”甄大爷怒吼道,“你要是死了,就算母亲原谅了你,我们都不会原谅你,凭什么你说出真相之后自己要一死了之毫无烦恼,却要留着我们来承受这一切!你必须给我活着!否则我们兄妹三人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是啊父亲,您要活着!”甄二爷也奔了过来,扶着甄天云,“这母亲的死因都还没有查出来,您就死了?难道您不怕被母亲责怪吗?”

    “哈哈…”甄二夫人看着这个场面忽然大笑出声,“报应啊!你们看,你们不顾我女儿的死活,你们也活不了,那个老巫婆要我女儿死,接过自己牵扯上命案了,还有你们,对我女儿不管不顾,现在也要遭到报应了,真的是笑死我了!”

    甄大夫人惊讶的看着甄二夫人,赶紧让婆子把人给带下去,现在甄老夫人不在了,她自然就担上了当这个家当家的女主人。

    甄二夫人还在闹,甄大夫人却不管,冷冷的吩咐婆子不准任何人把甄二夫人放出来,又慌忙叫人去请大夫,再让人去通知承恩伯夫人。

    而这边贺海蓝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可以去见见甄勤和秦王妃两人了,走在监狱里面,这个地方很阴冷,再加上因为狱刑而哭喊的声音,贺海蓝不禁加快了脚步,唐谨锐感受到贺海蓝的不安,伸手握住贺海蓝的手,贺海蓝一顿,抬眸看了唐谨锐一眼,唐谨锐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别怕。”

    “我不怕。”贺海蓝抿嘴道,“就是觉得有点瘆得慌。”

    唐谨锐蹙眉,“要不,我让人把她们带出来给你见?”

    贺海蓝摇头,“不用,我自己进去。”

    贺海蓝松开唐谨锐的手,对唐谨锐微微一笑,“我自己可以进去了,你在这里等我吧。”

    “好。”唐谨锐看着贺海蓝,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在这里等你。”

    贺海蓝颔首,“甄府的事情就先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