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攻打樊城

第二百五十八章 攻打樊城

 热门推荐:
    刘贤听了黄权之言,点头道:“此言有理!只是曹操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军歼灭江东。就如同这次一样,倘若我军不是设计祸水东引,将曹军引到了淮南的话,曹操必定会出兵攻打襄阳。”

    庞统道:“不错!而且就算把曹操引到了淮南,我军若不尽快与孙权罢兵,迅速造成两家结盟共抗曹操的事实的话。等到曹操真的领兵赶到淮南,识破我军之计,必定再次与孙权联合。到时候孙权以水师堵住江面,曹操以精锐步骑兵攻打陆上,两面夹击,我军主力必将败亡。而就算曹操识破我军计策之后,仍旧将错就错,攻打江东。在那种北有曹军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我军也不可能在放心与孙权交战。此此次东征,到此时结束,实是刚刚好。”

    黄权道:“我也认为时机刚好,我军正好可以集中兵力攻打樊城。只是从长远看,夺取江东仍然应该是优先于北伐中原的第一选择。”

    刘贤点头道:“不错!实不相瞒,我早已有一个一举攻灭江东的计划,如今已经快要完成准备了。经过这几次东征,江东的实力已经大为削弱,只要再将其削弱一些,而同时又让我军寻觅到一个短期内不怕曹军南下的战机的话,我军便可一举发动,灭了孙权。”

    庞统闻言,眼中精光一闪,随即看了看南方,脸上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黄权却有些不明白,急忙追问究竟。刘贤却并不明说,知道日后自知。

    当下刘贤道:“欲要进取江东,我军就必须先拿下樊城,彻底稳固襄樊防线。诸位都说说吧,我军此次要如何用兵,才能最终夺取樊城?”

    庞统道:“樊城城高池深,城内兵精粮足,守将曹仁又智勇双全,实非短期能够夺取。如今看来,还是要长期围困,围点打援。”

    刘贤皱眉道:“这大半年来,曹仁屡次想在樊城以北修筑卫城,都被黄忠、张南、冯习出兵袭击,使之难以建城,因此樊城的外围仍然与以前一样。我军调出三四万人便足以修筑长墙,将之困住。但樊城内存粮二十万石,足够守城的一万大军食用两年。难道我军要围城两年,才能得到樊城吗?就算我有这个耐心,曹操又岂会给我这个时间?”

    庞统也觉得为难,道:“主公信誓旦旦地与孙权约定,各自攻取樊城、合肥!莫非主公是在诓骗孙权,实则并无良策可以破城?”

    刘贤笑道:“我那么说只是想激一下孙权,好让他全力攻打合肥罢了!其实我虽然有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却又笨又慢,故而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愿出此下策。”

    庞统闻言惊讶地道:“主公有何办法,何不说来听听?”

    刘贤道:“我们调兵攻打樊城,就地掘土,挖出的泥土用来修筑长墙,而挖成的堑壕则引汉水灌注其中。如此一来,则可在长墙之外,再筑成一条宽大的沟渠。这条沟渠若是挖得足够深,足够宽,便足以在困死樊城的同时,将所有曹军援兵阻挡在樊城之外。若能如此,别说是两年,便是十年我军也能与曹操耗下去。”

    庞统、黄权闻言,惊讶地对视一眼,就见庞统沉吟片刻,道:“这倒也的确是个办法!只是主公真的愿意耗费两年时间,坐视江东孙权恢复实力,坐视曹操从容稳定中原,西取凉州,南夺汉中,窥视巴蜀吗?”

    刘贤苦笑道:“所以我才说这是一个虽然有效,但却又笨又慢的办法啊!除此之外,我却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夺取樊城了。”

    庞统想了想,道:“主公当日攻取襄阳之时,用了那个什么……咳、咳,热气球!这物虽对内对外都严格保密,但如今为了能够攻破樊城,主公是否可以再用出来。”

    刘贤闻言,叹道:“我也想用!只是限于材料太差,这热气球还难以用于实战。”

    庞统道:“不对吧,主公,据我所知,这热气球足可在半空总滞留一刻多时间,足以飞入樊城之中。”

    刘贤点头道:“不错!但热气球无法控制方向,仅能随风飘飞。士兵若乘坐热气球进城,一来兵力不会太多而又目标太大,会被守军提早发现,进而戒备,失去突袭的效果。二来热气球很难降落在同一处地点,士兵进城之后,恐怕还没等集结起来,就被守军分头擒获了。”

    庞统道:“我军其实不必进城,只需飞在半空,便能极大地打击城内守军的士气了。而且若能飞过樊城上空,便可从空中扔下火油火把,从而一举点燃全城。到时候满城俱焚,曹仁还如何能够把守?”

    刘贤闻言,惊讶地道:“军师是说焚烧樊城?!!那怎么可以?我军是要夺城,而不是要破坏城池啊?况且城中还有两三万百姓,若是纵火焚城,百姓岂有活路?”

    庞统叹道:“那就只有先围城,再设法进攻了。”

    刘贤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如今蕲春、下雉、鄂县、浔阳等地分布了两三万大军,曹操与孙权又打了起来,短期内必定难分胜负,东线暂且无忧。我军正该趁此机会围攻樊城才是。只是曹操再新野新练成了一万水军,我军攻城之时,这一支水军必定南下袭扰,对我军威胁最大,当得第一时间除去。还请军师立即赶赴襄阳,掌管张南、冯习两营水军,进入唐白河防备常雕、诸葛虔。我则率领步兵渡过汉水,围攻樊城。”

    庞统闻言,点了点头,刘贤又调了张任、郝昭、刑道荣、傅士仁、张著、史阿等迅速北上,到襄阳会齐。又命向朗、黄忠预先征调民夫。安排完毕,刘贤这才与庞统一道领着众军兼程往襄阳赶去。

    八九日后,众军终于赶到。此时才只二月初,农时未至,黄忠得以大举征调了两万民夫,而与此同时,向朗也从南郡征调了一万民夫,以运输粮草军械支援襄阳。

    眼见万事俱备,当下刘贤召集众将,简单地做了战前动员,随即开始分派任务:庞统率领张南、冯习两营水军进入唐白河迎战常雕、诸葛虔的水师,黄权、鲍隆、张著三人为救应。刘贤则率领黄忠、苗瓠、张任、张嶷、张翼、郝昭、史阿、刑道荣、傅士仁、庞德、史阿等人,领骑步军三万六千人,民夫两万渡过襄阳,来到樊城城外,准备攻城。

    又传令筑阳向宠小心防备南乡太守胡修的郡兵,传令平春太守傅彤好生看守武阳关,防备满宠袭击。传令随县郭攸之严守城池。

    各处安排定,刘贤亲自领兵到了樊城之外,再次绕城看过之后,发现上前修筑的长墙已被曹仁完全推平,当下刘贤领兵在离城三百六十步的距离上划线,随即命令民夫开始挖掘泥土,挖堑壕和筑长墙同时进行。长墙的规格为长六里,宽一丈六,高两丈二,共修筑两道。而堑壕的规格则为长六里,宽二十步,深一丈。

    预计长墙需用土石十五万方。而堑壕将会挖出土石二十余万方。以挖堑壕之土石垒造长墙,正是一举两得,两万民夫,要完成这个工程,总共需耗时二十余日。

    当下刘贤命黄忠、史阿、苗瓠在堑壕之内设立营寨,先用绊马索、鹿角等物将樊城围了起来,防备曹仁出城。又命庞德、郝昭、张任、刑道荣、傅士仁、张翼、张嶷等人在堑壕之外设立营寨,防备北方援兵。

    却说曹仁在刘贤、庞统出兵的第一时间便写了表文申报曹操,同时传令各地驻军戒备,并视情况前来增援。

    而又见刘贤领兵到来,并不攻城,二话不说便开始挖土修筑长墙。曹仁心中十分愤恨,当下领了三千骑兵出城,向刘贤挑战。

    黄忠叫苗瓠领兵保护民夫继续劳作,自与史阿领兵相迎。曹仁见史阿麾下重骑兵装备精良,又见黄忠麾下骑步兵阵型严密,当下也自心惊,不敢胡乱挥军冲杀,只叫阵道:“黄忠匹夫,自会驱使民夫,修筑长墙算什么本事?有胆的过来与我决一死战!”

    黄忠闻言,当下喝道:“曹仁逆贼,我难道怕你不成!今日必见生死,谁若逃走,便是懦夫!”当下黄忠挥刀纵马,直取曹仁。

    曹仁见状,也挺枪杀出,迎战黄忠。曹仁欺黄忠年老,将手中长枪一抖,幻化出朵朵枪花,罩定黄忠,期望以快打慢,使黄忠疲于应对,等黄忠精疲力竭之时,再一举使出杀招。

    不想黄忠虽老,却是精力未衰,手中宝刀展开,密不透风,二人交手三十个回合,黄忠依旧气脉悠长,将一柄宝刀舞的虎虎生风。

    反倒是曹仁,见黄忠刀法精妙,越打越威猛,一时有些慌了心神,强势略慢,被黄忠抓住机会,猛攻几刀,瞬间抢占了上风。

    曹仁越发心慌,当下心生一计,虚晃一枪,拨马回走。黄忠见状,大喝道:“曹仁懦夫,不要走,吃我一刀!”

    黄忠急催马赶去。前面曹仁偷眼看黄忠追了上来,心下暗自喜悦,偷偷从马鞍上挂着的袋子里摸出一个小巧的流星锤,照准黄忠猛地砸去。

    正在后面掠阵的史阿看见,急忙大叫道:“黄老将军,小心暗算!”

    黄忠久经战阵,一向十分谨慎,虽然追赶曹仁,但心中却也留着一个心眼,闻听史阿出声提醒,当即在马上仰身避过曹仁的流星锤,随后拨马往本阵逃去。

    曹仁见黄忠逃跑,大喜之下急忙调转马头追击,正追之间,就听前面黄忠突然在马上仰躺下来,手中赫然张弓搭箭,仰身往自己射来。

    曹仁大惊,急忙躲避,箭到处,正中曹仁盔缨.,吓得亡魂大冒,急忙转身逃跑。

    黄忠看见,于是挥军掩杀,当日大胜一阵而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