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八十二章 三方会谈

第八十二章 三方会谈

 热门推荐:
    行至苍梧郡广信城时,刘贤进城巡视了一遍,发现从桂阳郡来的商队早已离去了,当下只得会合了留在此处的孙尚香等人之后,继续溯漓江而上,经灵渠入湘江,返回荆南。

    在半路之上,刘贤遇到了奉命而来主持交州大局的刘巴,当即与之长谈了一番。对其分析了交州形势:如今交州民心归附,商业兴旺,财货极多,单是三个市场,每年便可收市税三千万钱,又有灵渠和横浦关两处关津,把持了一州商路,每年可收千万钱(刘贤自己的商队是不交税的,这就占了大头了)。

    如今南海郡有吴砀、曾夏两营兵马四千人,苍梧郡有原属吴巨的五六千降兵,郁林郡有廖立、裴潜两军共计五千余人,合浦郡有高翔一部千人,郝昭的陷阵营千人和新募的蛮兵五千人。

    四郡合计兵马二万二千人。

    而四郡如今在册的百姓共有一百六十万人,其中汉民仅有三十余万口,六万余户,因地广人稀,故而每户都能分到足额的百亩田地。即便按照我军政策,减免了赋税之后,计算钱粮,每年也可收粮税三十余万石,收户税三千万钱。

    四郡钱粮,加上市税、关津税等,刚好可以养活这两万余兵马。

    此外,在册的蛮夷百姓有近一百三十万人,约二十五万户,每年可收二十万匹布的赋税。以此时一匹布值二三百钱的价格,取其中间数,二十万匹布,大概价值五千万钱。

    此外还有蛮夷君长每年的贡赋,大概也能价值四五百万钱。

    这些布匹,除去一部分用来做士兵衣甲,一部分留作岁赐,赏赐给各级官吏将士之外。余下的部分,刘贤决定全数拨付给刚刚成军的海军。

    如今海军才千余人,船只也才几十艘舢板,这些钱已经足够使用了。但随着时间推移,所需经费将会逐年扩大。不过不要紧,刘贤麾下的两只商队将交州的对外贸易占据了大半,每年能带来庞大的利润。况且,不久之后,正在零陵郡湘江边上的秘密研发的造纸、蜡烛、瓷器、玻璃、烈酒等各类商品也将陆续制造出来,到时候行销天下,所获利润必将难以想象,想必建设一支海军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刘贤将交州事务,事无巨细地向刘巴交待了一遍,叮嘱他对内要施政宽和,继续深结蛮夷之心,对外要警惕士燮及其他未归附的徼外蛮。同时要继续推行办学、兴商、编练海军三大政策,只要长期坚持下去,不出数年,交州必定百姓富足,府库充盈,兵甲强盛,足可为自己争霸天下,提供源源不断的助力。

    刘巴也没想到短短数月之间,刘贤竟然已经将交州治理的如此兴旺,当下一一应下了刘贤的嘱托,表示绝对不会擅自更改刘贤的施政方略。

    刘贤知刘巴身具大才,见他已领会了自己的方略,也就不再啰嗦,只再叮嘱了一句,道:“交州之地,汉蛮杂处,汉人少而蛮夷多,此非长久之计也!为促进汉蛮融合,当努力消除族别观念。如今汉民与蛮民虽同是编户齐民,却是分册登记管理,颇为不便。今后可鼓励双方百姓联姻,凡所联姻,生下子女一律登记为汉民,如此下去,不出百年,交州汉蛮百姓便将血浓于水,渐渐不分彼此了。”

    刘巴点头应下。

    刘贤这才设宴,送刘巴南下赴任,随后又巡查了湘江边的各家作坊,命邢道荣在看守灵渠的同时,严密保护作坊安全,防止被人偷窥。一切安排完毕,刘贤才又领兵上路,顺湘江直抵长沙。

    庞统率领樊友、樊建、阎晏、赵范、史阿、魏延、张南、冯习等文武将校出城迎接,安顿完毕,庞统道:“如今周瑜屯兵江陵,刘备屯兵公安,双方皆秣马厉兵,虽名为西进,但也随时可能会南下,攻打巴丘、益阳。二人连番来信,催逼主公一同入川,无论我怎么推脱,二人也都不理会。无奈之下,我只得加强了益阳、巴丘两地的防务,以防万一。如今主公回来,此事究竟该如何应对,你我正该好生商议一番。”

    刘贤道:“难道真的推脱不过了吗?”

    庞统道:“刘备、周瑜态度十分坚决,大有主公若不随同入川,便要联合相攻之意,怕是难以推脱!”

    刘贤沉吟片刻,道:“以军师之见,该当如何?”

    庞统道:“无非是同意和拒绝两条路。若是同意,我军仅有武陵地界与益州接壤,且其间崇山峻岭,皆是蛮荒之地,道路深远难行之处足有两三千里,我军又不明益州形势,若贸然进入益州,倘刘备、周瑜突然翻脸,则主公孤悬千里之外,必无幸存之理。主公身负全军之重,万万不容有失。故我以为,此策绝不可行。”

    刘贤道:“可若是拒绝,刘备、周瑜为了能够放心西进,定会先起兵联合攻打我军。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荆南四郡,转眼间可就会再次陷入战火之中了。”

    庞统道:“那也比主公轻身犯险要好的多。况且我军也有数万之众,且人人战意高昂,即便刘备、周瑜联合来攻,我军也未必抵挡不住。”

    刘贤想了许久,道:“然而这却与我们当初设想的立足荆南、交州,潜伏待机,趁虚北进的方略相悖了!这样吧,既然刘备、周瑜邀我共取益州,我便干脆邀他二人见上一面,当面把事情讲清楚。或许能够打消二人顾虑,让他们放心将我留在荆州。”

    庞统道:“主公欲要请他们在何处会面?”

    刘贤看了看地图,道:“就在洞庭湖以西的长亭吧,此处乃是三方势力交汇之地,到时候三家都只带一千士兵,均不用担心自身安危。”

    庞统点了点头,当即写了信函,分遣使者送与刘备、周瑜。

    刘备、周瑜得知刘贤从交州返回,也自吃了一惊,不知道刘贤在短短数月之内是否真的已经拿下了交州,狐疑之下,纷纷同意会面。

    数日之后,刘贤领着黄忠、魏延,刘备领着赵云、陈到,周瑜领着甘宁、蒋钦,三方各带一千士兵,在长亭聚会。

    亭上摆了三张案几,三人分坐,周瑜坐在东边,刘备坐在西边,刘贤坐在了南边。将领站在身后,士兵皆分散在长亭之外。

    周瑜代表江东,身为盟主,当仁不让地道:“今日三家会面,乃是为商讨进兵西川之事。我已准备了战船千艘,精兵三万,择日便将西进。你们两家都需派兵随行,此乃盟友之义,望你们切莫推辞!”

    说着,目光炯炯地盯着刘贤。

    刘贤笑了一笑,转头问刘备道:“刘皇叔竟然也会赞同三家一起入川?这可是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

    刘备道:“贤侄此言何意?”

    刘贤道:“听说当年诸葛孔明曾为刘皇叔献上隆中对,其中有跨有荆益,以成鼎足之势的规划。如今皇叔却邀请周大都督和我一起入川,这不是平白将西川拱手相让么!皇叔当真舍得?”

    刘备面色自若地道:“益州此时又非我所有,自当有德者居之。”

    刘贤追问道:“不知皇叔以为,谁才是有德者?”

    刘备淡淡地道:“总之绝不会是你!”

    刘贤被噎了一下,气得心内冒火,当下不理刘备,转而对周瑜道:“当日我与江东结亲之时,曾经说过日后江东若要西取益州,我当全力相助,江东若得益州,我便绝不觊觎巴蜀之地。言犹在耳,我岂敢违背?今周都督既然有意西进,我自当调拨些钱粮军械相助。至于随同出兵么,还是不要了吧。我实无觊觎益州之心,若是领兵西进,万一打下土地,到时该归谁所有?若平白献给都督,则恐麾下将士生怨,反为不美。若是自己占据,又会违了誓言。还请都督体谅我之心意,不要勉强于我。”

    周瑜闻言,笑道:“刘将军乃我家主公妹夫,又曾救我性命,我又岂会让你吃亏?这样吧,我们三家既是共同入川,也就不要执着于先前的誓言了。入川之后,谁攻取的地盘就是谁的,如何?”

    刘贤道:“西川距离荆南数千里,我要那些飞地干嘛?不妥,不妥。”

    周瑜闻言,点了点头,道:“既然刘将军真不想要西川之地,这样吧,倘若刘将军入川之后,真的打下土地,便可与我或刘皇叔置换成荆州土地,如何?”

    刘贤闻言,心下一动,道:“不知如何置换法?”

    周瑜道:“以人口土地广狭而定,大县换大县,小县换小县,或是以二三小县,换一大县,如何?”

    刘贤笑道:“若我时来运转,一举拿下了两三个郡,那又该如何?”

    周瑜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若真能如此,那也是刘将军该得的。我便做主,将荆州南郡、江夏、武陵等地全部换给你,也无不可。”

    说着,周瑜转头看向刘备,道:“刘皇叔对我的决定没有意见吧?”

    刘备迟疑了一下,转念一想,他两家进入益州,便将坠入罗网之中,此时做个空口许诺,有何不可?况且三家入蜀,刘贤就算再能打,又如何能抢在我军与周瑜之前,拿下大片土地?顶天了拿下几个小县罢了,于是刘备点头道:“边鄙之郡,取易守难,自当不在交换之列。若以巴、蜀、广汉、犍为等地来交换,那么我也没有意见。”

    周瑜闻言大笑,转头问刘贤道:“不知刘将军现在还有什么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