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六十四章 攘外三策

第六十四章 攘外三策

 热门推荐:
    刘贤在心中默默梳理了一下庞统所说的安内三策,觉得照此施行,荆南四郡必定人人归心,当下心中大定,于是又问道:“军师刚才所说,都是安定内部之策。但如今荆南外有刘备、周瑜窥视,该当如何应敌?”

    庞统笑道:“单以荆州之地而论,如今我军兵力最多、地盘最大。但计算战力,则短期内刘备军队最强。计算韧劲,则周瑜有江东为后盾,其水军又强悍无敌,最能持久作战。三方之中,若有两方联手,则第三方必败无疑。若是三方相互牵制,便谁也奈何不了谁了。”

    刘贤闻言,深为赞同,道:“现在的关键是,刘备、周瑜都把我当做敌人,这该如何破局?”

    庞统笑道:“方今乱世,各方无不以利益为先。只要对己有利,便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仇敌也可把酒言欢,何况将军与孙、刘并无死仇?听将军所言,刘备与周瑜因夷陵的归属而起了争端,偏偏在这个时候,周瑜又箭疮复发,病倒在了巴丘军中。这岂不是天赐良机于将军吗?”

    刘贤道:“军师之意,是要我挑拨离间,让他两家相斗?”

    庞统道:“若能挑起两家相斗,固然最好!不过如今曹操在北方虎视眈眈,孙、刘两家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我料两方谋臣极多,虽暂有嫌隙,但必能各自克制,不会真的刀兵相向。”

    刘贤失望地道:“若是如此,与我又有何益?”

    庞统笑道:“不然!夷陵是取西川的重要据点,刘备必不会甘心归还孙权,偏偏在这个时候,周瑜病重,没有周瑜这个主心骨,江东诸将如何争得过刘备?两家虽终将言和,但江东君臣平白失了夷陵,心中也必定气愤难平。如今江陵虽还在吕蒙手里,但以形势而论,这场荆州之争,江东已处于下风了。若是周瑜万一不治身亡,则恐江东连江陵都保不住,只能将势力退往江夏去了。”

    刘贤闻言,悚然一惊,突然想到,这不就是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吗?周瑜突然病逝之后,刘备便再次向孙权“借荆州”,而最终孙权竟然也同意将江陵这等战略要地“借”给刘备。若说这其中没有刘备暗中示强逼迫,江东军其实已经在荆州难以为继的话,想来以孙权的个性,绝不会就此退缩。

    换言之,周瑜若是活着,以他的能力威望,足可保住江陵,与刘备争持。若是周瑜死了,以江东军现在的实力,一定保不住江陵,最终南郡必将落入刘备之手。

    这却不符合刘贤的利益,若是刘备拿下了江陵,实力肯定会更上层楼,到时便将全力南下,若是关、张、赵齐至,这还如何抵挡?

    于是刘贤忙问庞统道:“依军师之见,该当如何应对?”

    庞统道:“孙、刘两家皆对荆南怀有觊觎之心,但相较而言,刘备夺取荆南之心却更为急切。刘备如今地盘狭小,便如一个饿极了的人,急欲吞下四郡以求一饱。而孙权却已有江东在手,窥视荆南,不过是在为下一餐做打算罢了。两害相权,当取其轻。既然刘备隐隐势大,我军便该连结孙权,共同抵制刘备。将军可趁孙、刘此时不睦,立即断绝与曹操的关系,然后急速遣使去江东拜见孙权,陈述利害。孙权如果不想真正放弃江陵之话,就一定会扶持将军,以牵制刘备。只要我军与孙权结好,刘备便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如此,荆南四郡便可转危为安。”

    刘贤闻言,拊掌笑道:“军师之言,如拨云见日,使我豁然开朗。只是该派谁为使者,去见孙权?”

    庞统道:“我去如何?”

    刘贤忙道:“军师若去,自会马到功成。但就怕孙权见军师智计不凡,将你扣在江东,那可就遭了!以我之见,当另遣他人前往才是。”

    庞统闻言,捋了捋胡须,突然笑道:“对面院中不是关着鲁子敬么?此人虽不擅长疆场之争,但却颇知大局,深通纵横之术。若是我们能先说动他,再派一人与之同去江东,必可说服孙权,使两家结好。”

    刘贤闻言,拍了拍脑袋,笑道:“我竟一时把他给忘了!只是听说此人厚道,若放他回江东,他会不会把诸葛亮也被关了的事说出去?到时候刘备必会找我要人,我交还是不交?”

    庞统闻言,神情古怪地看了看刘贤,突然笑道:“谁告诉你鲁子敬是个厚道人的?呵呵,他学的是帝王秘术,行的是纵横之道,这可都是诈伪之术,如何厚道的起来?”

    刘贤面色一红,这一刻真觉得自己变成小白了!赧然了一会儿,这才强自若无其事地道:“就算鲁肃不说,但他与诸葛亮同时被我抓住。如今我放他出去,刘备必定会猜到诸葛亮也被我关着,还是会向我讨要的啊。”

    庞统道:“以私而论,我也希望诸葛亮能早日得到自由!但如今我既已投奔了你,那么以公而论,便巴不得诸葛亮被关的越久越好。只是如今孙、刘两军还是盟友,我军若是结好孙权,那么便不好扣下诸葛亮了。传了出去,刘备必将来攻。以我之见,要么将军就趁早杀了诸葛亮,要么将军就趁如今联盟未成,先把诸葛亮卖还给刘备。要如何选择,还请将军自行决断。”

    刘贤闻言,仔细想了想,却仍旧拿不定主意,只得道:“此事稍后再说!军师还是先与我一道去见鲁肃,只要说动了他,我军与孙权结好之事便算成功了一半。到时候荆南安稳,我才可高枕无忧啊!”

    庞统忍不住道:“安稳荆南,只是第一步而已,将军怎可就高枕无忧了?”

    刘贤闻言,惊讶地道:“军师还有妙计?”

    庞统叫道:“当然!若只是固守,何日才能一统天下,使四海宾服,名传万世?”

    刘贤喜道:“军师还有何策,请快快讲来。”

    庞统道:“连结孙权之后,荆南虽可保一时安稳,但我军仍然被困守一地,难以舒展。东、北、西三面都无路可出,短期内我军只可向南。”说着,庞统寻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指画道:“将军请看,从零陵南下,过灵渠进入漓江,可直入苍梧,抵达南~海。溯珠江而上,又可至郁林。如今交州刺史赖恭归附,将军可以之为先导,率精兵顺江奇袭,旬日之内便可夺取苍梧、南~海二郡,然后挥师向西,收取郁林。最后南下,夺取合浦、交趾。交州之地,只有苍梧太守吴巨和交趾太守士燮实力强悍,吴巨轻而无备,必被我擒。士燮虽在交州根深蒂固,但观其行事,也并无争霸之心,可以暂时笼络。如此一来,交州可得。此地虽被中原士人称为蛮荒之地,实则却极为富饶,有人口百万,山林河泽之利,珍珠玳瑁之属,稻米鱼盐之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当年赵佗占据此地,称王建国数十年之久,至今岭南百姓仍传其威名。将军若得此地,那么无论天下形势如何变换,都是进可攻、退可守了。”

    刘贤闻言,激动不已,在院中来回踱了几步,拊掌道:“好、好、好,先结好孙权,稳固荆南,再夺取交州,建立基业。如此一来,至不济,这鼎足之势,也当有我一份才是啊。”

    庞统笑着点了点头,道:“拿下交州之后,我军便可暂时蛰伏了。我听闻当日孔明曾为刘备献隆中对,其中有跨有荆、益,以成鼎足之势,最后北伐中原的构想。我想刘备日后必会西取益州,待其率领主力走后,我军便可趁便北上,袭取南郡。若能成功,他日我军未必便没有北伐中原,安定天下的一天。”

    刘贤闻言,喜不自禁,道:“军师学究天人,真不愧凤雏之名!我得军师相助,何愁大业不成?”

    庞统道:“先结好孙权,稳固荆南;再夺取交州,建立基业;最后趁虚而入,北伐中原,这就是我为将军献上的发展策略,若能一一实现,将军之志,便可得逞也!”

    刘贤稳了稳心神,道:“虽然战略已然清晰,前路已然明了,但一路之上必也多有艰难险阻,还需军师尽心为我谋划才是啊。”

    庞统笑道:“我自然责无旁贷!好了,对策已定,我们该去见鲁子敬了。”

    刘贤大笑起身,当即拉着庞统来见鲁肃。

    鲁肃正在院中踱步,忽见刘贤与庞统联袂而来,不由大惊失色,道:“你?你们二人为何在一起了?”

    刘贤笑道:“一别经年,子敬先生这一向可好?好叫先生得知,凤雏先生已经被我聘为军师了。”

    鲁肃闻言,震惊不已,愣了半晌,仍旧不敢相信,满脸疑惑地道:“你不过区区一个郎官,就算这年余以来立了些功勋,又能有多大成就?休说是你,便是你父亲刘度身为一郡太守,也难得庞统先生投效。你必是诓我!”

    刘贤闻言大笑,指着庞统得意地道:“子敬先生不信,何不亲口问问我家军师。”

    鲁肃急忙看向庞统,却见庞统也笑着点了点头,鲁肃这才信了几分,失魂落魄地道:“怎会如此?这一年半以来,天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赤壁战事如何了?周瑜都督如何了?我家主公如何了?你们谁能给仔细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