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六十一章 刘贤问计

第六十一章 刘贤问计

 热门推荐:
    刘贤闻听刘巴之言,似乎意有所指,当即追问道:“子初先生这话何意?”

    刘巴道:“若没有中原的援兵,你自忖能抵挡刘备、周瑜多久?”

    刘贤想了想,道:“以现在的情势推测,或许可以抵挡一年。但我就算最终败亡,刘备、周瑜也必定会元气大伤。”

    刘巴道:“曹丞相正是要你们三家自相残杀!如此乱斗下去,你必亡无疑,孙、刘两军也将无力北伐,中原自然也就安定了。”

    刘贤道:“我也知形势不妙,但刘备、周瑜领兵来攻,我除了出兵抵抗之外,也无其他办法可想啊?先生若是有良策,还请不吝指教。”

    刘巴沉吟片刻,道:“你何不向西联络刘璋,请其出兵攻打荆州,以分刘备、周瑜之势。”

    刘贤道:“这也是个办法,只是刘璋暗弱,连辖内的汉中郡被张鲁占据,他也无力收回,若要指望他,怕是最终会是一场空。”

    刘巴叹道:“我智计短浅,除了求助于刘璋,实在想不出其他良策!荆襄之地颇多才俊,只可惜大都心向刘备。若是庞德公、司马徽,甚或年轻一辈的卧龙、凤雏有一人在此,或许便能想出办法破解眼前的危局了。”

    刘贤闻言,心中一动,沉思了片刻,叹道:“我之所以在赤壁之时依附曹操,其本意是欲助他早日一统天下,使百姓能够安享太平,非为自身富贵。可惜赤壁战败之后,曹丞相却似乎对南方心灰意冷了。我多次出击,创造了许多战机,丞相都视而不见。如今我独自面对刘备、周瑜这两大强敌,疲于应对,败亡之日可计期而定,也是该为自己考虑的时候了。”

    刘巴讶道:“你想怎么做?”

    刘贤看了看刘巴,试探道:“与其日后败亡,不如举荆南而投降孙、刘?”

    刘巴闻言大惊,道:“不可!那刘备虽有仁义之名,实乃伪诈之徒也!他如今地盘还不如你多,你若投降于他,必受忌惮。解除兵权还是轻的,说不定找个借口就把你杀了,岂不冤枉至极!”

    刘贤笑道:“既然不能投降刘备,那么可否投降孙权?”

    刘巴道:“以你现在的身份,投降谁都落不到好!最好的结果无非就是用高官厚禄、良田美宅、娇妻美妾将你养起来,想要再建功立业,那是半点可能也没有了。”

    刘贤叹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只能等死吗?我之所以一直尊奉曹操,便是希望危急时刻,曹操能够伸一把援手。如今既然指望不上他,干脆反了他娘的。我也在荆南称孤道寡,过一过皇帝的瘾算了!”

    刘巴喝道:“慎言!你这是想造反吗?”

    刘贤气道:“反了又怎样?他曹操有种,就领兵南下来灭我啊!可他敢来吗?能来吗?”

    刘巴闻言,叹了口气,失望地道:“你现在心怀愤懑,言语失当,我不怪你!丞相不发援兵,是他对不起你,你心中有气也是正常的。只是投降刘备和孙权真的对你没有好处,我言尽于此,该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吧!我奉命巡视荆南,今已了解了荆南局势,便该回中原复命了,就此告辞。”

    说完,刘巴转身离去。

    刘贤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对着刘巴的背影伸了伸手,想要出言挽留,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此后数日,战场形势又发生了些变化。原来周瑜领兵攻打巴丘,然而郝昭极为擅长防守,又有魏延相助,周瑜挥兵攻打,一连月余,未有半点进展。

    忽闻刘备与刘贤在益阳以飞石互攻,周瑜大喜,当即遣使向刘备讨要投石机制作之法。

    投石机乃是军中利器,刘备当然不愿意给,不但用巧言搪塞了周瑜,反过来倒向周瑜请求调一支水军进入益水来协助攻打益阳。

    周瑜闻讯,气得咬牙切齿,怒道:“不给我投石机,反要我发兵助他?刘大耳的脸皮真是厚比城墙!”

    甘宁道:“刘备虽与我军一起攻击荆南,但他心底必定早将荆南当作了自己的囊中之物,又岂会将投石机这等利器给我们?”

    周瑜冷笑道:“荆南四郡虽不如江东水网密布,但也是山川河谷纵横,他刘备没有水军,进兵必定缓慢,我看他怎么争得过我军!”

    甘宁道:“关羽在南郡,还有万余水军,若是调来此处,刘备必将如虎添翼。”

    周瑜闻言,也吃了一惊,随即笑道:“无妨,关羽水军所用的战船全是我江东借给他的。我这就修书一封,命苏非带着战船,返回江东。”

    周瑜当即写了手令,命信使送往汉津苏非处。苏非领命,果然撤走了战船。

    周瑜正心下暗喜,谁想隔天就传来一个噩耗:驻守夷陵的荆州降将邓方,率领本部兵马千余人突然投降刘备去了。刘备已遣部将郭攸之、郝普率兵三千,入驻夷陵。

    周瑜闻言,气塞满胸,怒道:“夷陵乃进取西川之门户!今落到刘备手中,我军日后如何能得西川?”于是周瑜决定舍弃巴丘,转而领兵欲去夺回夷陵。

    大军正准备出发,忽然刘备遣使送来书信。周瑜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荆州牧刘备拜上周瑜大都督:近日荆州旧将邓方突然领兵归附,我以其为都督部将,本不欲收录。然邓方归我之心甚切,竟自行易帜。我闻贤臣择主而事,邓方既如此恳切,我只得收容,望都督海量宥之!又,夷陵之地,依山险而立,乃南郡重地。自邓方擅离之后,便即荒废无主,我故派兵进驻,非夺都督之地也。想必都督见事甚明,必不责我!”

    周瑜看完书信,勃然大怒,牵动右胸伤口,不觉大叫一声,栽倒在地。

    左右侍从急忙救起,延医诊治。甘宁也急忙将消息快船通报孙权。

    至夜,周瑜苏醒,仍旧气愤难平。欲要领兵去夺夷陵,然而伤口复发,非同小可,周瑜根本无法行动,只得将兵马停在江上,传信叫驻守江陵的吕蒙设法谋取夷陵。

    一时间,孙、刘两军剑拔弩张,有反目相斗之意。刘备也不再攻打益阳,领兵后退五十里扎营,准备随时回救夷陵。

    刘贤闻讯,大为惊喜,当下一边抢修益阳城墙,一边趁着战事稍息,准备回零陵一趟。

    于是把军务暂时交与黄忠代理,刘贤自领着邢道荣,带着三千兵马随行护卫,一路急行军到了零陵。

    刘度闻听刘贤归来,急忙来见,爱子之情,溢于言表。寒暄了一阵,刘度道:“听说你在益阳与刘备对阵,战况甚为激烈!如何有闲暇回来?”

    刘贤道:“刘备与周瑜因夷陵的归属问题而起了争端,如今战事稍息,我才能抽空回家。我此次前来,除了看望二老之外,还有两件事。第一件是想问问父亲,若是荆南有变,能否将零陵一郡完全掌控住?第二件是想回来见见关在小院子里的那三个人。”

    刘度闻言面色一变,道:“荆南会发生什么变故?”

    刘贤道:“现在还不好说!刘备与周瑜虽然有了些嫌隙,但他们毕竟份属同盟,久后必能重新握手言和。若他们合力来攻,荆南必定难以保全。我不过是未雨绸缪,想先做些准备罢了。”

    刘度道:“原来如此!其他各县倒也罢了,为父有信心能掌控得住。只有驻守灵渠的裴潜所部,他是曹丞相亲自任命的抚夷校尉,未必会真心听我调遣。”

    刘贤想了想,道:“既如此,我便以荆南都督的名义将其调往灵渠以南的始安县,让他去与赖恭做个伴,另派邢道荣领三千兵马驻扎灵渠,阻断道路。裴潜兵力不多,再失去了地利,就算生了异心,也必造不成多大危害。”

    刘度闻言,赞同地点了点头。

    安排了零陵郡的防务,刘贤辞别了刘度,独自来到太守府后院的一处僻静院落,问守卫在此的卫兵道:“诸葛亮、鲁肃、庞统都关在哪里?”

    守卫道:“靠前一个小院关的是诸葛亮,旁边是鲁肃,对面是庞统。”

    刘贤点了点头,当下迈步先去看诸葛亮。推门进去,却见诸葛亮一身道袍,侧卧于榻上小憩。刘贤看他侧影,似乎胖了不少,当下笑道:“卧龙先生倒是真沉得住气,被我关了一年半还能吃得好、睡的香,真是令我佩服。”

    诸葛亮闻言,翻身而起,见是刘贤,不由愣了一愣,随即眼中精光一闪,笑道:“原来是刘公子!公子此来,可是遇到了难题,欲要寻我解惑?”

    刘贤吃了一惊,随即道:“你果然聪明绝顶!既然如此,你可能猜出我寻你究竟何事?”

    诸葛亮微一点头,道:“赤壁之战,想必曹操败得很惨吧!他战败之后,定会领兵返回中原,只留部分兵马守卫荆州。周瑜自然会趁机进兵荆襄。我虽不知战况究竟如何,但想必曹军的形势必定不妙。否则你不会来找我。”

    刘贤点了点头,虎着脸道:“你猜对了,江陵早已落在了周瑜之手。不过你家那位刘皇叔么……,呵呵!”

    诸葛亮闻言面色一变,再也端不住架子,急忙追问道:“我主刘皇叔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