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争锋相对

第三百九十八章 争锋相对

 热门推荐:
    尹籍闻言面色一变,拱手道:“大王言重了!大王固然英明神武,但我军为了迎回军师,却也绝不会惧战。如今两家共同的敌人乃是曹贼,为两家盟好计,还请大王大发仁心,放回孔明吧!我军愿意多送金帛,以表诚意!”

    刘贤笑道:“既然机伯先生也知道两家共同的敌人乃是曹丕,便该请刘备放下执念,我们两家一起联合出兵北伐,一起匡扶汉室,岂不是好?”

    尹籍道:“大王是想要出兵北伐了?唉,可惜啊,我家法正军师突然亡故,他本是坚决主张北伐的,然而如今亡故之后,继任为尚书令的马良却主张打回荆州,而益州士人也都不愿继续北伐,纷纷建言先征讨南中,稳固我军后路。我军在诸葛军师回来之前,怕是都不能与大王一起北伐了!”

    刘贤闻言,狠狠地盯着尹籍看了半晌,道:“这么说刘备是铁了心要拖我后腿了?他不是一向标榜自己是汉室宗亲,已匡扶汉室为己任的吗?怎么如今眼看着曹丕将要篡位,他却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尹籍面色大变,道:“曹丕将要篡位?大王此言当真?他才刚刚继承了魏王之位,立足未稳,如何就敢代汉自立?”

    刘贤冷笑了一下,嘲讽地道:“有中原士族群起支持,他如何不敢称帝?机伯先生僻居益州,或许还不知道吧。颍川郡大士族出身的陈群向曹丕上了一道名为九品官人法的条陈,若是曹丕真的照此施行,则今后的天下可就都是世家大族的了。再过的数十年,恐怕便连帝王天子都要看世家的脸色才能过的顺心如意了。如此一来,中原的世家大族如何不死命扶保曹丕,让他取天子而代之?”

    尹籍闻言,倒吸了口凉气,道:“若真是如此,则汉室危也!”

    刘贤道:“世家大族全部站在了曹丕一边,首当其冲便是当今天子之位将会不保,其次便是你我两家将会受到冲击:曹丕做了天子之后,为了彰显正统,必定会发兵征讨我等。而世家大族为了在他们新主子面前表功,也一定会大力表现,全力资助曹丕之军。这一次曹丕不动则已,动则必如雷霆,其势将会有多么迅猛实在是难以预料!在这种情况下,刘备还想着要与我死磕?”

    尹籍沉默片刻,道:“那么依大王之见,又当如何?”

    刘贤道:“两家再次联合,抢在曹丕发难之前北伐,打乱曹丕称帝的部署,一举匡扶汉室。唯有如此,我们两家才都能生存下去。”

    尹籍想了想,道:“大王言重了!益州关山险固,当年我军能战胜曹军,从曹操手中夺下汉中,如今曹丕再厉害,还能强过曹操?大不了我军谨守阳平关,封锁各处谷道,负险自守。我想曹军再多,也是攻不进益州的。倒是大王要小心,曹丕见益州道路难行,多半会出兵南阳或是淮南,大王才是需要小心应对的啊!”

    刘贤闻言,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恨恨地道:“我又岂会惧怕曹丕?曹操在时,我就数次击败了他。如今曹丕便是倾举国之兵而来,我也并不惧怕!”

    尹籍静静地看着刘贤,过了许久才悠悠地道:“刚刚我忘了告诉大王,我军刘封、阎芝、邓方、郝普等部兵马已经在往鱼腹集结了,此外张飞将军、赵云将军也各率大军正往鱼腹徐徐进发。此乃我军正常调动,故此特先向大王说明一下,以免造成误会!”

    刘贤闻言大怒,起身看着尹籍道:“机伯先生这是想要讹诈我么?”

    尹籍拱手道:“不敢,大王只要愿意释放诸葛军师,则我们两家还是同盟,自当共同出兵北伐,匡扶汉室。若大王仍旧执意扣留我家军师,则两家便是敌对,又如何能同心抗曹?我家主公担心东线安危,屯兵于鱼腹以作防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刘贤怒极而笑,点了点头,道:“好、好、好,想不到如今还有人敢当面威胁我!既如此,你可回去告诉刘备,叫他速速率兵出川来与我决一死战。你看我怕不怕!当年我只荆州一地,尤能败曹操、灭孙权。如今我跨有荆扬,难道反到还怕了曹丕和刘备?”

    尹籍闻言,看了看刘贤,点头道:“大王还请息怒,我军并无与大王交战之意,只是想要回诸葛军师而已,为此情愿付出足够大的代价。还请大王三思,我将在馆驿之中静等大王的最终决定。”

    言罢,尹籍拱手告辞离去。

    待尹籍走后,刘贤转头看向庞统,道:“军师,我刚刚是不是不该将曹丕即将篡位,并可能会出兵南征的消息告知尹籍?”

    庞统笑了笑,道:“这些消息本就瞒不了多久,刘备虽在许都朝中失去了许多内应,但探子依旧不少,就算大王此时不说,用不了十日刘备也将自己收到消息,根本就是瞒不住的。”

    刘贤叹道:“是啊!坏就坏在刘备最为倚重的军师法正突然亡故了,让得刘备一时对诸葛亮极为渴望,居然压倒了北伐之心,宁愿不讨伐曹丕也要先来逼我交人。这可就麻烦了,我们如今已经基本完成了出兵攻打淮泗地区的准备,主力兵马大军在江淮,就是在南阳,军需粮草也都大量往这两处汇集。若是刘备此时真的出兵攻我侧翼,一时之间将会手忙脚乱。”

    庞统点头道:“今年秋粮刚刚收获,江淮一带的兵马自有勺陂、巢湖、毗陵等地的粮草支应,军粮不缺,倒是并无所虑。只是大王免除了南阳、襄樊地区百姓两年的赋税徭役,南阳、襄樊驻军的粮草便需由南郡和荆南供应。还要养上万官吏,上万工匠以及数万充作矿工的战俘,虽说有江夏、南漳、宜城等地的屯田粮支应,但粮食依然十分紧张,需要从交州、南中调些粮草才能支应。若是要在应对曹军的同时,突然还要去防备刘备,兵力和粮草的确都有些紧张。”

    刘贤点了点头,道:“如今在南阳、襄樊等地,我军有黄忠、庞德、马岱、苗瓠、相虎、张南、冯习、张著、樊岐、郭攸之、向宠、傅士仁、董超、董衡等各营五万五千余人,若只求据城死守的话,应该足可自保无虞。而在西线,目前有刘敏、诸葛虔两营兵马在最前线的巫县,有黄权、杜路两营兵马在二线的江陵,总兵力才只一万一千人。既然刘备开始调兵到鱼腹了,那么我也当调兵增强西线才是。如今在武昌,我军还有史阿、张任、郝昭、张嶷、张翼、爨谷、霍戈、傅俭、吕昭、吕建、薛洪、王琰、成何、张俭、高虑等各营兵马共计三万五千人。我欲从中调派三万兵马去加强西线守备力量,不知军师以为如何?”

    庞统点了点头,道:“刘备多半是想威逼大王,以求能救回诸葛亮,未必便是真的想要与我军开战。大王可将这些兵马分布在江陵、公安、夷道、夷陵、秭归等各处,刘备若真的出川,我军便可迅速增援巫县。若他不出川,我军也不必徒自紧张。况且一旦南阳情况紧急,我军驻扎在江陵的兵马也可立即北上前去增援,不至于耽搁时间。”

    刘贤闻言点了点头,道:“军师所言甚是。”

    当下刘贤命郝昭立即出发,前往增援巫县。命张任进驻夷陵、秭归,命史阿、张嶷、张翼、吕昭、吕建进驻江陵,命薛洪、王琰进驻夷道,命成何、张俭进驻公安。只留霍戈、傅俭、爨谷、高虑等五千兵马拱卫武昌。

    众将得令,当即领兵去了。刘贤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又道:“刘备既然增兵鱼腹,说不定也会打南中的主意。我当修书一封,叫南中都督李恢小心戒备,以免被刘备偷袭。同时叫李恢调拨八十万石粮草来支援荆州。”

    当下刘贤写了书信,命信使火速送往南中去了。

    却说尹籍回到馆驿,当下将曹丕用九品官人法收买士族之心,不久必将代汉自立,并大举南征之事写成书信,命人火速送回益州交给刘备。随后尹籍取出了随身携带几封书信,想了想,当下写了拜帖,先去拜见诸葛瑾。

    诸葛瑾自从归附了刘贤之后,一向谨言慎行,如今在刘贤麾下做了个侍中的官,虽然兢兢业业做事,但凡事却并不去出风头,存在感极低。当时接到尹籍的拜帖,本不愿相见,但后又听门房传话说尹籍是来商讨救诸葛亮之事的。

    诸葛瑾顿时皱了皱眉头,寻来纸笔写了几个字,命门房带出去交给尹籍。

    尹籍接到字条,展开一看,顿时点了点头。当下离了诸葛瑾的家门,转而去了城西一处毫不起眼的小院儿门前求见主人。

    不多时,门房请尹籍进去,尹籍当即整了整衣袍,恭恭敬敬地走了进去,进了堂屋,对上首座位上的一名清瘦老者拱手道:“末学尹籍,拜见黄承彦老先生。在下此来,是奉了汉中王之命,欲要求刘贤释放诸葛军师的。只是那刘贤态度坚决,无论威逼利诱,他却都毫不松口。在下实在无可奈何,闻听老先生在刘贤开设的州学之中讲学,故而不揣冒昧,特来拜见,还请老先生不吝指点:我到底要如何做才能救回诸葛军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