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宛城之叛

第三百七十六章 宛城之叛

 热门推荐:
    生擒了曹仁,此战便算结束了,当下黄忠命众军押着俘虏回了樊城,随后写了表文向刘贤报捷。又因战俘太多,黄忠生恐洪水退后,战俘作乱,当下趁着大水未退,将之全部押往汉南的襄阳、中卢等城池看押。

    随后黄忠传令杀猪宰羊,全军欢庆一夜,酒酣耳热之际,就听黄忠道:“此次一战,赖苍天庇佑,汉昌王福泽,我军大胜,曹军已然丧胆。此时曹操就在新野,麾下仅只两万余兵马,皆已是惊弓之鸟。我欲明日尽起大军北上新野,必要生擒曹操,此乃旷世大功,诸位可愿助我?”

    此言一出,史阿、庞德、张任、张嶷、张翼、马岱、相虎、苗瓠、关平、张南、冯习、张著等人纷纷表示同意,气氛一时十分热烈。

    而在新野,曹操闻听曹仁、于禁大军全军覆没,不由气的头风发作,躺在床榻之上呻吟了半晌方才缓过神来,当下急忙询问道:“曹仁、于禁二人如何了?”

    贾诩沉默片刻,道:“详细情况还不知道,只是风传于禁临阵投敌,曹仁则是重伤被擒。不过详情到底如何,却仍旧不得而知。”

    曹操闻言,又禁不住一阵头疼,随后叹道:“于禁随我三十年,何以如此负我?”

    贾诩默然良久,道:“魏王还请稳定心神,如今大军惨败,敌军想必不日就将北上来夺新野。而我军兵微将寡,该如何抵御敌军,还要魏王早做决断啊!”

    曹操皱眉道:“以你之见,该如何应对?”

    贾诩道:“魏王可退回宛城,留曹休、夏侯尚把守新野,然后调派催调援兵赶来增援。”

    曹操点头道:“如今许都、邺城、汝南、泰山还各有一万大军,汝南之兵要监视武阳关,不可尽数调动。便命泰山太守吕虔领兵一万,满宠领兵五千,曹植领邺城之兵一万,夏侯衡、夏侯霸领许都之兵一万,共计三万五千人速速来援。此外,再从北方边地调阎柔、鲜于银一万骑兵来援。”

    贾诩道:“为防意外,还当叫各郡县加紧征调郡兵,以作长久守备之计。”

    曹操闻言,叹道:“今年此战,多依靠早就积存在边境诸城的钱粮军械,本来还以为不必征调太多民夫了。不想事到如今,还是得要大举征调。”当下曹操写了诏令,叫各地征调青壮。

    曹操治下原本在册的百姓有七八百万人,青壮占五分之一,那就是一百五六十万。以四比一的比率养兵,足以有兵近四十万人。然而随着刘贤崛起这数年来,曹操前后战败,在襄樊、淮南、汉中等地损失战兵民夫共计二十余万,再加上如今再次战败折损的六万精兵和两万民夫,以及前年疾疫而死亡的人口。

    曹操这数年来单单损失的青壮便有近四十万人,就算有些少年成长起来,但曹操治下在册的青壮数量依然仅有一百二十万人左右了,而且总的人口比率是老弱妇孺多而青壮劳力少,百姓负担极重。

    以一百二十万青壮计算,虽然也还能养兵三十余万,但新兵训练需要时间。况且人口结构不合理,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原人口都将呈现大幅度的负增长。

    这大大不利于日后与刘贤长期拉锯作战,比拼消耗。

    想到这里,曹操更觉头疼,禁不住又叹了口气,转而道:“自黄巾乱起,汉室倾颓,百姓流离失所,许多人都逃入山中,或是进入世家大族的庄园之内为僮仆。据我所知,当世世家大族之中,少则有僮仆数十百人,多者成千上万。听说刘贤平定江东叛乱,查抄了近百家江东大族,竟抄出了上万户僮仆出来。文和,以你估计,我中原之地世家大族手中隐户有多少?”

    贾诩闻言大惊,道:“魏王是想?不可啊!魏王这些年坚持唯才是举,尽力压制世家大族,但也依旧成效寥寥。世家大族仍然不断壮大,放眼朝中,还是世族子弟居多。若魏王真的动了世族根基,只恐群情汹汹,社稷顷刻之间就将动荡不堪啊!”

    曹操叹了口气,点头道:“文和之言有理。然而这么多的人口被世家大族私吞了,孤心中着实不甘啊!”

    贾诩沉默片刻,道:“按照汉时统计,中原之地在战乱之前本有三千多万人口,这些年来死于兵祸者三分之一,死于瘟疫及天灾者又三分之一,剩余人口大概还能有一千多万。而魏王手中的编户齐民却还不到八百万,那么除了逃入山中的流民之外,被世家大族侵吞的人口当有三百万人左右。”说着,贾诩看了看左右,见四周无人,这才道:“据我所知,仅只河内司马家便隐藏着僮仆五千余家,蓄养死士数百人,实力不可小觑啊。而司马家在中原大族之中,还算不上是最强盛的。”

    曹操闻言,默然良久,道:“若能将这些人口都清理出来,则我顷刻之间,便能再多养十余万大军。可惜啊……!”

    贾诩不便接话,保持了沉默,过了半晌才强行转移话题道:“以我估计,黄忠必定明日就会率领大军北上,还请魏王尽早撤退才是。”

    曹操点了点头,道:“我当留计给曹休、夏侯尚,暂时稳住黄忠之军,以待援军到来。只是此战大败,只恐朝中不稳。我想许都靠近南阳,离贼太近,不如迁都河北,以避敌锋芒。”

    贾诩道:“不可,此时迁都,必将人心惶惶,军心更加不稳,中原更加动荡,反为不美。就算魏王决意迁都,也要等熬过这一阵后,待形势稳定,再从容为之,方为上策。”

    曹操闻言,深觉有理,当下打消了迁都之念。

    次日一早,曹操召集文武,宣布留曹休、夏侯尚两万人把守新野,任命刘晔为护军。随后曹操率领三四千人精骑,打起全幅仪仗,徐徐往宛城退去。

    行至半路,忽见前方一队数十人的人马急速南逃。曹操见状,急令许褚上前查问,却是留守宛城的南阳功曹应余、长史宗子卿等。

    曹操急忙召见,询问何故奔逃,就听应余道:“启禀大王,大事不好,宛城守将侯音、卫开闻听前线惨败,当即起兵造反,夺了宛城。百姓们听说魏王命各郡县大举征发民夫,害怕被征调,也纷纷支持侯音。如今侯音、卫开拥众四五千人,又遣人去与黄忠联络,声势不小。”

    曹操闻讯大惊,道:“若是如此,则南阳不可保也!”当下曹操率军进驻了棘阳城,命许褚、董昭领兵三千前往宛城探听消息,若侯音等无防备,则就势夺城,若侯音已有防备,便设法攻打。

    许褚、董昭领兵去了,不多时传回消息,说侯音、卫开虽然造反,但也怕曹军夺城,因此把守城池十分严密,一时无法夺城。曹操闻讯,心下极为烦闷。

    此时黄忠也大催兵马北上,命樊岐、郭攸之领兵四千往攻湖阳,并一路沿唐河往北进击,命向宠、申耽、申仪继续攻打南乡,黄忠则自率主力往北逼近新野。

    因洪水尚未退尽,道路难行,因此大军都是乘船前进,速度比陆上行军快上一倍有余。不过行了两日,大水已经基本退尽,且越往北,水势越小,此时全军乘船便不合适了。

    当下黄忠命骑步军下船,先派庞德的五千骑兵为前锋,前往新野叫阵。又命张著在两河口重新建立水寨,命张南、冯习之军趁着河水水位尚高,加快速度抢过白河,避开水底的木桩。

    大军正行之间,忽听前方有人求见。黄忠急忙叫请进来,却见来人一身劲装,举止干练,显然是军旅中人。当下黄忠询问来意,就听那人道:“我乃皖城守将侯音侯将军帐下亲信之人,奉将军之命,前来献宛城于黄将军。我家将军已于两日前起兵夺了宛城,还请黄将军速速派兵接应。”

    黄忠闻言大喜,道:“我如何才能信任你?”

    那人从怀中取出了宛城的城门钥匙和南阳郡的人口田地簿册,交给了黄忠,道:“我家将军深恐黄将军不信,特命我将此物交给黄将军。”

    黄忠接过人口田地簿册,粗略翻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当下欣喜地道:“好、好、好,若我军能得宛城,侯将军当为首功。”

    当下黄忠唤来马岱道:“如今宛城守将侯音、卫开叛曹归我,你可速领麾下三千骑兵绕道北上,从速前往接收宛城,接应侯音、卫开,以免迁延日久,城池反被曹军夺回。”

    马岱接令,当下携带五日干粮,与信使一道绕道往宛城而去。轻骑兵一日夜疾行二百余里赶到宛城城下,正巧看见许褚、董昭在城下叫阵。

    马岱此时全军疲惫,但也奋起余勇领兵冲到城下。许褚、董昭猝不及防,慌忙领兵迎战,军阵却不免有些混乱。许褚急忙挥刀来战马岱,交手十个回合,马岱料不是许褚对手,正待拨马离去,就见城中侯音领兵杀出接应,许褚、董昭深恐腹背受敌,只得撤兵。

    马岱也不追赶,自与侯音一道进了城。宛城自此归了刘贤。

    马岱进展顺利,樊岐和郭攸之也轻取防御空虚的湖阳,唯有庞德大军在新野城下却遇到了麻烦。